肖大哥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很严肃冷酷,但是耳根却红透了。
    “嗯……肖大哥,你的乳头也好硬呢,硌得人家痒痒的……哼啊……”
    他忍不住带点暴力地一下扯开弟弟揪住衣服的手,终于可以把骚媚的弟妹放下来了,现在腹部被裙子盖住的她,不会有理由再折磨他了吧。
    谁知道她看着青年,又娇媚诱惑地开口:“肖大哥……呜呜……对不起,我、我的骚穴太敏感了,刚刚你抱得太舒服了,人家流了好多水,把你的裤子都弄湿了。大哥你把裤子脱了吧,弟妹帮你清洗一下。”
    肖以哲内心慌乱无措,表面上却风平浪静地简洁道:“……没事,不用。”
    扮演着风骚弟妹的叶芝琴,根本不会放过他,“不可以,肖大哥,你不能裤子上粘着弟妹骚逼里的淫液就这么走出去,太淫乱了……公公、小叔子他们会误会的……他们会不会以为我在你腿上坐着,和你激吻,甚至被大哥摸骚大奶、玩小淫逼……”
    肖大哥听到弟妹的用词如此淫浪,已经心乱如麻,他只想让弟妹不要再讲话,不要再挑战自己的自制力。他清冷的声音变得沙哑:“好……不要再讲了……不要这么说你的那些部位……”
    “为什么不能这么说,亦轩哥就是这么叫人家的骚奶子、淫液和小骚逼的……”叶芝琴媚眼如丝地看着耳垂通红、额角冒汗的英俊青年。
    肖以哲根本不敢接话,咬咬牙,自顾自地脱掉西裤。
    叶芝琴看着硕大鼓包的灰内裤,帐篷最高处已经被龟头润液浸湿,她轻轻一笑,继续媚声开口:“肖大哥,你把内裤也脱了,弟妹给你洗干净。没想到人家骚逼里的蜜汁,都流到大伯的内裤上了,不知道大伯的大鸡巴有没有被人家的骚水弄湿……好色情哦……”
    肖以哲羞愧又尴尬地发现,那是自己性欲高涨而流出的男性润液。他根本不敢明说,因为那是自己的身体,想提枪肏翻弟妹的证据,只好默默地背过身去。
    青年的大手青筋暴起,紧紧抓着内裤裤腰,“别看。”接着把内裤脱下来,大伯的大鸡巴猛地在弟弟和弟妹的房间里招摇地弹跳。
    他依旧背对着少女,把内裤往后一递,听着弟妹走进卫生间地声响,这才松了口气。
    叶芝琴还顺手把之前浸湿的白衬衣一并拿走。
    他不想全裸地站在飘散着暧昧气息的房间里,拿西装外套在窄腰上打了个结,勉强遮挡住巨根和臀部。
    肖以哲帮二弟盖好被子,便一个人站到窗边,叹了口气,轻声无奈地低唤了一声弟妹的名字:“……叶芝琴……”
    却不料本应在床上昏睡的二弟,动了动身子,平淡地接上话:“哥,你也喜欢芝琴吧……”
    “二弟!胡说什么!什么……时候醒的……”一向冷静平淡的肖家长子莫名让人有种色厉内荏的感觉。
    “芝琴也很喜欢你的。不然她不会和我玩大伯弟妹的情趣扮演。还没发现吗?我们今天早上就约好了晚上要一块玩。现在她喝多了,以为你是我,所以一直在勾引你。”
    肖大哥冷静严肃的外表下,心绪波动剧烈,特别当他得知少女对自己亦有好感时,心漏跳了两拍。
    得知弟妹今夜的过分大胆热情的勾引,其实是为了二弟时,他既松了口气,心底深处又不禁有些失落怅惘。
    “我很爱很爱她,她想要的,我都想满足她。她扮演得这么投入,说明芝琴她真的很想要你,大哥。你就满足她一次吧。”温和的高智商学霸话语平静而充满蛊惑力。
    “肖!亦!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肖以哲冷着脸,即使他衣衫不整、肉棒勃起着,还能严厉斥责此刻异想天开、顽劣不堪的二弟,语气中是作为长子的责任感,“你这是要让她这么个小女生出轨、和乱伦吗?!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大哥,不用这么激动。让芝琴和你做爱,是我允许的,甚至我就在场旁观,那么就不算不忠和出轨。至于乱伦……大哥你和她又没有血缘关系,而伦理这种东西一向都是人为定的。古代、甚至是现在,有些地方还流行着兄终弟及、抑或是兄弟共妻的风俗文化。在他们的社会里,这就完全不是乱伦,而是常态。”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男友真的坏坏鸭~
    哦哦收到推介~去看看嘻嘻
    想看女主去公司实习的话,她才大一呀要等很久才行吧!梦里倒是可以有~
    今天太忙了差点忘惹。
    看到有旁友好奇男友怎么提前布局的。他没有提前知道女主的选择啦,他选什么衣服都是梦里进行的呀又不是在梦外以前准备衣服。其实就是男友在梦里,他会以为是现实,然后春梦会制造色情的巧合事件,他刚好提前看到大哥的穿着,然后刚好有一套几乎一样的。然后就穿上,骗女主说要晚上回来玩角色扮演。其实梦外的男友如果有一样的机会,也会实施一样的计划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