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鹏声音中还蕴含着爽朗的笑意,“无意冒犯。那么王妃自行在美穴上来回抚蹭够了,蜜汁沾得够多了,便可把帕子给我们了。这么说总可以了吧,这些词汇,都是对夫人玉体如实的赞美呢。”
    叶芝琴只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目眩神迷地组织不起语言,只能把湿透黏腻的手帕尴尬地迭好,递了过去。
    她看着自己下体的蜜液被五男接连轻嗅,尴尬又羞臊。
    清冷的沉神医、羞涩的卢枫和单纯的胡泰都是迅速又守矩地闻一闻。
    到了范熙,他温柔地捧起帕子深吸一口气,一脸沉醉的模样,“王妃嫩穴里的琼液好香好诱人,手帕好湿呢,夫人的蜜穴应该也是泥泞一片了吧。夫人真是激动呢,流了这么多爱液。”
    轮到最后一人,项鹏。他同样迷醉地深吸着,“啧啧,夫人蜜穴的气味真的很香呢,不知道味道如何。”
    言罢,他伸出舌头,舌尖色情地一勾,舔去手帕上透亮的蜜汁,眼眸闪闪发亮,“哇,夫人嫩穴的滋味好棒,香甜可口。王爷定是很爱吃王妃的美穴和蜜汁吧。”
    高冷清疏的沉瀚承听得也是大鸡巴淫荡地抖动,像是在点头附和一般。
    他看着王妃无助迷离的眼神,无意识地喉结滚动,不敢直面自己亦想舔她骚穴的冲动。“够了。王妃身子康健,可进行下一步。”
    他顿了顿,继续接着说,“下一步……需要王爷的帮忙。夫人的阴部需含住王爷的阳精。”
    让手下徒弟把王爷请了进来,他继续淡淡地开口,“王爷,时日不早,本谷规定,日落后除了患者,不可有其他外人逗留。含精受孕这一步,可明日进行。”
    “医谷内灵气有疗养之功效,王妃可在此安住一晚。”一旁的范熙温声补充道。
    叶芝琴一想到,自己要在谷内和五名英俊又血气方刚的男人呆上一晚,干柴烈火的刺激让她浑身颤栗。
    她不想拖到明日,同时亦觉得,如果自己的花穴里含满夫君浓稠火热的阳精,那么就能一直提醒着自己和众男不可越界通奸,不可不知礼义廉耻。
    如若她的美穴里流着王爷的白浊,亦能震慑一下那五根夸张勃起、还一跳一跳的大肉棒吧。
    她不知道,那样骚逼流精的淫景更能激起男人的肉欲,更让人想狠狠地蹂躏。
    她喊住夫君,含羞带怯地,“夫君,不若现下就完成这一步吧。”
    一天二十四个时辰,现在距离天黑闭谷只剩半个时辰,肖亦轩温润优雅地笑着,却是当着五个男人的面,和爱妻谈论起欢爱的细节。“只剩半个时辰,夫人,为夫都来不及爱抚你了。”
    叶芝琴咬咬牙,答道:“不、不需要夫君的爱抚。臣妾……已经准备好了。”
    肖亦轩有一丝嫉妒和不爽,但更多的是暗自兴奋,刚刚的诊断到底是如何进行的,为何羞涩清纯的爱妻,竟然已经开始流蜜液。
    他挑了挑眉,眼底一片晦暗,走进屏风内上了床,看着毫无端庄仪态、赤裸着玉体的爱妻,瞬间勃起、坚硬如铁。
    他掰开她的双腿,不顾外人在场,啧啧赞叹道:“夫人缘何如此兴奋,玉穴这般泥泞湿滑,当真诱人至极。啧啧,大夫们不过是隔着屏风给你诊断,为何这么敏感激动呢。”
    叶芝琴浑身酥痒无力,眼角隐隐带泪,被夫君在外人面前,点明了自己的敏感淫荡,是何等的羞愧亵玩和刺激挑逗。“夫君……哼嗯……不要、不要说了,沉神医他们都在呢……”
    王爷好像这才意识到有外人在场似地,转头道:“沉神医,失礼了,爱妻动情得厉害,玉户流了好多蜜汁,把你们的床单给弄湿得一塌糊涂地。”
    沉瀚承清冷的嗓音染上色欲的暗哑,“……无妨。吾等先行告退……”
    正当叶芝琴松了口气,她最信任的丈夫却出口,让气血旺盛的五男留下来,旁观王爷入王妃蜜穴的活春宫。
    ———分界线【本王po18首发】————
    警察局play阔以有呀
    咳咳男友这不就来啦
    图图都是谷歌百度搜刮来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