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妨,尔等留下静等吧。半个时辰过短。唯有让王妃更奔放骚浪,孤才可尽快泄精。而现在看来,汝等在场,可另本王的爱妻更放浪。夫人,你说对吗?”
    叶芝琴不敢作声,顺势躺倒在床上,双腿大大张开。她难以想象自己尊贵典雅的丈夫,竟然邀请别的男子,来旁听他们的房中之秘、鱼水之欢。
    而自己,想到是这么五个俊逸郎君,要见证表面端庄贤淑的她,最为淫荡妖媚的姿态。她羞愧地暗自兴奋着,嘴上却仍道:“夫君,妾身才没有因为他们变得更……那个……呜呜……”
    五人可以留下,旁听天仙王妃的颠鸾倒凤,下身昂扬着更激动难耐,心中却又充满对王爷的嫉妒。
    王爷似乎就是想要外人知道她的骚淫媚态,“夫人的蜜穴在不停地往外流水,还说不是因为他们而这么淫荡。是不是幻想着和他们出轨通奸,甚至五男一女同时交合?嗯?我的爱妻,真是有个美丽的小骚穴。来,给他们看看淫娃王妃最喜欢的交欢姿势。”
    叶芝琴震惊于夫君淫荡的话语,温文尔雅的他从来没有这样下流地说过“骚穴”这样的词汇。夫君不顾廉耻的淫邪猜想,却令小穴越发酸痒难耐。
    她只觉得向来翩翩才子、温润君子的丈夫,好像因为外人的旁观亵赏,而变得淫邪。“夫君……呜呜,臣妾没有……不要这么说话……有失礼仪……”
    “放松,夫人,这不过是助兴的话。还不是因为你非得现在含精,非让为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释精。”
    王妃羞臊不堪,根本不敢看五名医生的反应。她想着要尽快完成阴部含精这一步,只好娇软着身子,四肢触地地跪在床上,摆出了她最喜爱的淫荡狗狗势,撅着玉臀等肏。
    神医谷五名未经人事的美男子血脉贲张地看着屏风上清晰的影子。他们从不知道男欢女爱还有如此姿势。
    他们震惊又激动地,才知道原来端庄典雅的王妃,竟喜欢略带屈辱般地跪着,淫荡失态地撅着玉臀,等着王爷的大鸡巴抽插她。
    “王妃,这个姿势,你的玉臀、娇嫩的后庭和满是淫水的骚穴都一览无遗,真是百看不厌。”王爷暗哑这声线的一段话,好像故意地引起五名俊生无数遐想。
    肖亦轩把昂扬肿胀的大肉棒从裤子里掏出来,缓缓捅进爱妻的花穴里,嘴里忍不住性感低沉地闷哼,“嗯……哈……夫人的骚穴,好紧……哼嗯……好湿,一夹一夹地,好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哈啊……”
    “呜呜……夫君……哈啊……不要……说,大家都听到了,好难为情……嗯啊……”叶芝琴尽量把呻吟往回咽,听到夫君如此直白地,当着外男的面,大声评论自己的穴道的滋味。她听到众人的呼吸声更粗急,不禁羞臊无比。
    肖亦轩缓缓抽动起来,木床嘎吱慢摇,粘腻的水声轻响。  “呼……哈啊……夫人的骚穴,玉沟又美又紧窄,九曲十八弯的。神医们诊断的时候,肯定不知晓,端庄貌美的王妃,胯间竟藏着如此名器,能把男人的巨根吸得欲仙欲死。除非他们也像我现在一样,以欲根一探究竟,才能真正明白个中滋味。哼啊……夫人又在夹为夫了,这么激动吗。”
    王爷的话,令整个诊室里五男一女全都心绪荡漾、躁动不宁。今晚王爷是要离开的,她作为王妃,是要和五名英俊神医一并留在神医谷里的,王爷这番话到底是在暗示什么……
    叶芝琴不禁幻想到,刚刚的诊断进行下去,然后要到记录玉沟情况的时刻。五名美男子,一一挺着大屌,轮流插入她的玉户,身体力行地感受着王妃的销魂之处。而她只属于王爷的纯洁的玉穴,会被陌生的五根大鸡巴撑成不同的形状。
    她摇着头,梦呓着:“不、不行……哈啊……不可以……那么多欲根……不可以一一进人家的小穴……”
    “啧啧,本王的骚货爱妻,嘴上说着不可以,身体却这般诚实。下面的淫穴这么激动,一颤一吸地,把本王的大屌夹得这么厉害。”肖亦轩神色晦暗,沉声开口,戳破少女的口是心非。
    气氛顿时愈加火热。
    肖亦轩被妻子的嫩穴吮吸得肌肉紧绷,忍不住眼角带狠地,开始狠狠地、毫不在外人面前留情地抽插她。
    叶芝琴被丈夫突然的剧烈挺动弄得欲仙欲死,终于忍不住那娇媚淫浪的呻吟。
    霎时间,呻吟声,啪啪啪响亮的抽插声,噗滋的粘腻水声和木床不堪负重的吱呀声,响彻往日安宁和正经的诊室。
    叶芝琴羞臊又情迷意乱地,想到此时,只有她一女子全裸,还假装端庄高贵似地戴着面纱。身后的王爷衣着完整,只是把性器掏了出来肏她。而神医谷的五名俊生全部衣着整齐地看着她的活春宫。这一幕极度淫靡荒诞。
    她意识到自己的影子,在灯光下会清晰无比。那么她被肏得剧烈乳摇的大奶,肯定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事实的确如此。热情主动的项鹏和温柔腹黑的范熙毫无顾忌地欣赏着。高冷的沉瀚承和青涩的胡泰、卢枫,则是欲盖弥彰地偷看着,不敢在旁人面前直白展露自己的淫欲。他们第一次见到女子的大奶能晃成这样的淫乱美景。
    “夫君……呜呜……不要了……哈啊……换个姿势……”
    “哈……哼嗯……换什么姿势,夫人不是最喜欢为夫这么插你吗……哈啊……不是说这样更深,最喜欢为夫捅穿你的感觉了吗?每次都爽得潮吹呢。对了,沉神医,王妃每次高潮都这么爱喷水,这么骚淫的潮吹样子,是不是犯了什么奇怪病症……哈嗯……”
    沉瀚承清冷的嗓音变得暗哑,“没有。王妃的玉户…天赋异禀。”
    叶芝琴听着那个高冷淡漠的青年神医,居然简短地赞美她高潮时的会有的淫荡反应,脸颊不禁染上迷醉的潮红。
    而且她意识到,沉大夫不再像以前那样疏离清冷地说“阴部”,而是情难自禁地说成“玉户”。她不禁心驰神往,这样高冷淡漠的双唇,如果吐出最淫荡下流的话语,比如“骚穴”、“淫娃”之类的,会是何等诱惑。
    五名美男子大鸡巴肿胀欲裂,未尝情事的他们,在医书中对男欢女爱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女人潮吹喷射的难得。他们内心在默默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沉神医,本王还是不太放心。王妃的淫穴在剧烈震颤吮吸,哈啊……很快就要高潮喷水了。你进来观察一下她的骚穴,看看是否正常。夫人……嗯……骚穴别吸这么用力。”
    沉瀚承面无表情,不敢有所动作,只是呼吸急促几分,下身的大肉棒快把宽松的裤子给顶破。
    叶芝琴惊慌不已,“不可……嗯啊……外男不可看女人的身子,有悖礼教……哈啊……夫君,臣妾不想在外人面前到高潮的。恳请……夫君……哼嗯……成全。”
    肖亦轩本想毫无顾忌地、狠狠地把心爱的妻子直接肏到高潮喷水,让五名俊生看看她最淫荡的一面。
    但是想到她今晚得单独留在神医谷,他忍不住改了主意,决定放她一马,把没有得到满足,羞涩又饥渴的爱妻留给五名血气方刚的俊男。
    这样干柴烈火的五男一女会借着医疗的名义,发生些什么的吧。
    想到这点,肖亦轩只羞耻地觉得更爽更刺激了。之前的他的种种淫妻行为,都能用助兴来搪塞。但是现在的这个计划,让温和才俊王爷终于意识到,自己知书达理的外表下,掩藏着悖伦违礼的淫邪欲望。
    叶芝琴的小穴恋恋不舍地吮吸着大肉棒,像在挽留一样。但是她本人却松了口气,丈夫终于给她留了些面子。他拔出来,在一旁撸动巨根,等到差不多了再一下插入最深处,抽插一会后射了进去。
    清冷孤傲的沉瀚承亦松了口气,在自己的医谷里,这最为荒诞淫乱的场景终于能结束了,他应该亦能恢复正常姿态,而不是觊觎意淫着病者。
    “王爷,为使阳精浸透子宫,请勿立刻拔出,以便堵塞精液。”沉神医淡然开口喝。
    肖亦轩按照神医所说,把王妃摆成仰躺,玉腿抵在胸前的姿势,再缓缓拔出。
    “此姿势有利于元阳存留于阴户中。请王爷离开医谷,明日开谷,再来接王妃。”沉谷主清冷地开口。
    王爷已出房门。沉瀚承继续命令着弟子,让他去药房中取那味棍状的药草柱。弟子回来后却说早已用尽。
    沉瀚承清冷的嗓音,难得地带上几分无奈和歉意,“王妃,已无物品可用于堵住并将精液推至子宫内。十分抱歉,今晚的备孕暂且结束。夫人可离谷,明日再来。”
    叶芝琴完全不希望,自己颇大的牺牲完全报废。处于饥渴难耐之中的她,有些目眩神迷地问道:“不行,今日本宫一定要完成备孕。真的任何圆柱状的物体都没有了吗?”
    项鹏朗声接道:“禀告王妃,还有些……就是有点……”
    “立刻呈上!”
    他好像有点无奈地说道:“冒犯了,其实是吾等的阳具。那么,我们全部脱裤来呈上,然后王妃挑选一根喜爱的?”
    叶芝琴有些惊慌失措,“不、不是……”
    “那么王妃就这么挑吧。得赶紧呢,不然就来不及把王爷的精液往王妃的嫩穴深处、子宫里顶了呢。王妃放宽心,不必忌讳,吾等都是医者。”
    叶芝琴咬咬牙,为了不再受多一次这般折磨,同时亦相信着“医者父母心”的常话,相信这应是没有违背伦理纲常的医者举动。
    她肯定不会骚浪地要求每个人都亮出欲根,给她一个有夫之妇看。便只好直接挑一个美男子来插自己的逼。
    ———分界线【本王po18首发】———$amp;*$£¥??————
    第一个电影1v1。男主长得不错,侧面很帅。身材很好。有剧情,继姐和弟弟躺在一张床上自慰,然后就摸对方。中间妈妈进来撞见那里小心被吓到哈。整体画风清新(无后门)
    第二个电影1v1。男主长得还行吧,成熟青年,身材不错。有剧情,女学生勾引网球教练。整体画风干净。(无后门)
    第叁个电影两男一女。两个男主长得都一般,不丑吧,身材一个好一个一般。两个纹身男。doi有点粗暴。(无后门)
    追更:blwenben.com(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