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定闻言,呼吸一窒,清润的嗓音变得威严稳重,却又藏着几分暗哑:“儿媳……不可胡说。公公……是不可碰儿媳的……身子的。一会……口头指导罢。”
    对着儿媳这般严肃正经的话语下,他轻柔地挣脱开她的手,但是欲根却忠实地更加挺立,把一袭英挺青衣顶出一个巨大的、不和谐的帐篷。
    肖定尽量面无表情地,才敢看向儿媳。
    平日里端庄知礼、乖巧大方的她,令他赞赏自豪的儿媳,上半身的衣物整齐,与平常无二。
    但裙子在胯间被拨开,亵裤褪尽,两条玉白滑嫩的腿就这样大剌剌地暴露在他眼前,而且还淫荡不知羞耻地往两边支起。
    他迅速移开视线,缓缓吐了口气,儿媳的玉腿,是属于自己儿子的。公公看到儿媳裸露的腿,是不合世俗常理的禁忌之举。
    他强迫自己忘记,原来儿媳平日里优雅淑女的衣裙下,掩着的是这么一双俏生生的细嫩玉腿。
    肖定抓过被子,轻柔迅速地盖在她的腿上。
    下身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叶芝琴,在阵阵欲浪下,冲击得迷糊不已。
    她娇羞又疑惑地说:“公公若是用手在儿媳的……那处、弹奏,嗯……还可以闭着眼。可是,公公要指导人家,那……哈……得看着儿媳的、下身才行吧。”
    肖定喉结滚动,说不出一句话。他缓缓地把被子往下拉,终于看到了禁忌的美景。
    儿媳的腿根处魅惑诱人至极,没有一丝毛发,嫩白饱满的花唇微张,中间一片粉嫩嫩,极其窄小的穴口湿润亮泽。
    肖定猛地扭头,清俊淡泊的脸染上尴尬的微红,不敢多看。看到儿媳的玉腿都紧张羞耻得很,更何况是她那更刺激禁忌的私处。
    这是儿媳最私密娇羞的玉穴,甚至是她的母亲或是贴身丫鬟都不曾看过这样敞开双腿的、流着蜜液的嫩穴。
    儿媳这般淫靡娇媚之处,本应只属于她的丈夫一人,只属于他的亲儿子。而他作为公公,竟捷足先登,看光了她珍藏十几年、处子的嫩穴。
    他一皎皎君子、受人敬仰的一品高官、令人尊敬的父亲,居然是儿媳玉穴的第一位观赏者。
    肖定愈加浓烈的羞耻之心下,更增添浓浓的、对儿子和儿媳的愧疚歉意与痛苦自责。
    更令他羞愧的是,种种负面的情绪,却没有减弱他的肉欲,他的巨根不知廉耻地,对着儿媳裸露的美穴,越发昂扬挺立。
    “儿媳,把手放到……那处中间上去。”他只想尽快结束这羞耻的一切,暗哑着声音温沉道。
    叶芝琴在公公面前抚上下体,才倏地意识到自己最羞人的地方,连丈夫都没来得及欣赏一下,却让丈夫的父亲看光了。
    “公公……嗯……儿媳放好了。呜呜……儿媳、应还是端庄得体的罢?那个人说,下面流……那种淫液,是、是荡妇的表现。儿媳恪守妇道,不是淫荡之人,下面应是没有流淫液的吧……”
    叶芝琴骚媚的声音中隐隐带着哭腔。她不知道自己嫩屄泥泞一片,小嘴还淫荡地一张一合,吐出一股股蜜汁,引人垂涎。
    肖定喉咙一紧。儿媳的小穴不仅粉嫩可人,而且还这么淫荡诱惑、水流不止。他亦只能撒谎,温声安慰紧张羞臊的她,“无须担忧,儿媳的……那处没有流……水,还是端庄得体的。”
    他看着儿媳放松下来,便平稳心绪,开始指点她摸向花核。
    “往左……往上……对,在此处拨弦罢。”
    他看着庄重典雅的儿媳,在自己眼前像个荡妇般,敞开腿摸穴自渎着,肿胀不堪的孽根忍不住兴奋地晃动一下。
    “公公……不对,哼嗯……儿媳的这个小凸点怎么这么敏感……这般拨弄,干涩得很疼……怎么办……”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哈哈哈难道自己就是邻居小哥的后妈
    米祺康是前面出现过一下下的快递小哥呜呜呜太可怜了
    咳咳网站情节的话,大概不会继续往上面放照片,但是会让大伯小叔子公公或者哥哥表弟或者室友们不小心看到什么的
    下章预告:146.  为尽快高潮,儿媳让公公舔穴。第一次知道口交的公公,脑内各种淫荡舔吮儿媳小穴的玩法。最终却要克制地不色情含阴。药效未退,公公提议让大儿或叁儿来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