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舌头不经意地一动,轻柔地暧昧地滑过大伯的舌头。
    弟妹这一下似有若无的勾引,就像干柴烈火,一触即燃。向来冷静自持、关爱弟弟的肖大哥,瞬间失去理智,舌头全部探进弟妹的口腔,勾缠着她的丁香小舌,舌尖触遍每一寸口腔。
    叶芝琴抗拒不了禁欲冷静大伯的热情,也抗拒不了这种当众偷偷出轨乱伦的舌吻。她迎合着舔缠他的舌头。
    同时她还抱有侥幸心理,他们没有用力吮吸,只是舌头在口腔内偷偷交缠激战,男友、公公和小叔子,应该不会发现他们的借机偷情吧?
    只不过事与愿违,叁个围观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
    大伯和弟妹的激情舌吻,口水声越来越响。
    公公震惊于,二儿子的儿媳,就这么和大儿子旁若无人地激吻上了。他们是不是真的有私情。但是他更羞愧于,自己内心的嫉妒。
    小叔子直接将嫉妒和不满表达出来,“坏女人,你、你是喜欢大哥,所以才选择和他舌吻吗?”
    沉迷于湿吻的二人僵住,他们猛地分开,两人唇舌间还拉扯牵连着一条水丝,分开好一段距离才断掉。
    “没有……嗯……不要乱说……快、快点继续吧。”叶芝琴羞愧尴尬地道。
    她选择小叔和大伯一起从上面舔,而公公从下半身开始舔。
    电子音提示,脚部可略过。
    叶芝琴往床中间坐,公公、大伯和小叔子都爬上了她的床。叁男一女全裸地在同一张床上,看起来好像淫乱群交的开端。
    看着两个儿子眼里熊熊的爱欲,肖定勉强压制住内心同样的躁动,正色道:“只可快速舔过,不能……来回、逗留。”他怕两个未经人事的儿子,会难以控制自己,乱伦地在兄弟女友身上舔吮撩拨,留下处处吻痕。
    叶芝琴和肖大哥一听这暗含深意的话,羞愧得无以复加。
    两兄弟一左一右地舔她敏感的耳朵和脖子,肖叔叔在她身下舔着光滑的玉腿。叁男嗅着她的体香,按捺住,不去故意挑逗她,只是规矩地一舔而过。
    叶芝琴享受着男友家人的唇舌伺候,紧紧抿着唇,强忍呻吟的冲动。
    而平衡,却被打破。电子音突然响起,“现在朗诵一位男性的作文。”
    叁人都尴尬地顿了顿,脸上染上羞耻的潮红。他们假装镇定地继续用舌头在她身上游走。内心却慌乱无比,只希望不要念到自己淫乱色情的作文。
    “肖逸文的作文。嫂子这么瘦,腰这么细,为什么这么多地方都胖胖的……”
    听到这里叶芝琴生气地看向俊美毒舌的小叔子,但是他的脸却是异常的红,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内容淫邪下流得过分。
    电子音继续着,“嫂子的巨乳、翘臀一弹一弹地,颤抖得那么骚,还有下面的小逼,两片肥嫩饱满的肉肉。嫂子的大奶、屁股和小逼,好白嫩,感觉嫩得可以掐出水了。好想用力地掐和咬嫂子的屁股蛋、奶肉和逼肉,把它们抓得红肿……”
    肖逸文再不能傲娇毒舌地说话。他涨红了脸,自己对嫂子最淫乱下流的意淫都暴露出来了,以后她和家人会怎么看自己。
    叶芝琴听得全身燥热,原来俊俏傲娇的小叔子一直都想对自己做这么淫邪的事儿。“坏叁弟……好色。怎么可以想这些,不能对不住你二哥。哈嗯……一会舔那些地方的时候,不、不可以咬你嫂子……”
    肖逸文舔到她的手背,羞红着脸小声“嗯”了一声,身下的巨根却是挺立地抖了一下,分明是在期待着一会的舔奶舔穴。
    电子音继续播报着,“嫂子的手放在逼上干什么,一动一动的,难道这就是女人自慰的动作吗?嫂子好骚,居然当着我和哥哥爸爸的面,在揉逼。是不是二哥肏得不够多,没有喂饱她。所以她当面玩穴想诱惑我们,去肏她。”
    这会轮到叶芝琴满脸嫣红,羞涩得说话结结巴巴、断断续续:“哼嗯……不、不是……叁弟不要乱说。人家、人家没有在那个。不可以叔嫂通奸的……哈啊……人家没有要背叛亦轩哥的。肖叔叔、肖大哥,你们相信人家的吧……”
    两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此时也是尴尬羞耻地说不出话来。他们本可以给她个肯定的回答,来安抚她。可是一会播报他们的作文时,他们作为成年男人,写的内容可比青涩的小少年要更淫荡色情。
    到时候清丽的少女,会不会觉得嫁进肖家,就像掉入狼窝里。一家的男人,甚至是成熟正经的公公和大伯,都在意淫她。
    电子音继续着,“嫂子的穴打开了,原来女生下面是这样子的。嫂子逼那好多水,到底是什么。好粉嫩,构造好复杂。不知道二哥是怎么玩嫂子的小粉逼的……”
    大家都沉默着,没人解答小少年在作文里提出的问题。
    只不过肖逸文现在绝对想不到,一会沉稳可靠的大哥和父亲,会在他们的淫荡小作文里,详细地描述她,好像在用他嫂子的身体,来给青春期的他讲解生理知识。
    “现在播报肖以哲的作文。”电子音刚落,向来冷静傲然的肖大哥,却羞愧耻辱地低下头,不敢让旁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他继续舔着弟妹的温软凝脂。叶芝琴却分明感受到了大伯舌头的震颤。她不禁有些娇羞地兴奋,疏远冷淡的肖大哥,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电子音响起:“弟妹的身子,好美好淫荡。奶子这么白皙,乳头好粉嫩。弟妹的骚奶头激凸得这么夸张,真想好好地含在嘴里吮吸,用舌头在上面打转。”
    而肖家大哥和叁弟正好刚一左一右舔完她的锁骨,正要继续往下。
    叶芝琴只觉得还未得到唇舌伺候的双乳,骚痒无比。男友的两兄弟,正准备要瓜分她的巨乳了。他们一会会不会一个很粗鲁下流地咬,一个很淫荡偷情般地吮吸她的奶子。
    叶芝琴看着英俊的两兄弟,舌头淫荡地外伸,却是规矩地舔着她的乳肉。
    等到二人粗砺的舌头都一下舔滑过敏感的乳头时,她身子一颤,有些目眩神迷地、略微带着失落地喃喃道:“哈嗯……人家的奶头好痒……大哥、以哲大哥真的不会来,吸弟妹的奶头吗……”
    肖以哲冷俊的面容上显露出狼狈尴尬,强忍着把弟妹骚奶子吸肿的淫念,强自冷静道:“弟妹……不要乱说。”
    说完之后两兄弟还在规矩地舔着乳肉,明明整个乳房都舔遍了,早就沾满二人淫靡的口水。可是他们还不愿远离,只是也不敢色情地去触碰,她敏感至极的激凸乳头。
    叶芝琴看着英俊的大伯和小叔子,来回舔着自己的双峰,甚至都在乳晕上打转,却不玩弄她的乳头。她只觉得乳珠变得加倍敏感骚痒。
    电子音继续不带感情地播报着,“弟妹太骚了,被看奶子,就会忍不住当众手淫玩逼。以后在家里,把她的上衣和胸罩狠狠扒掉,她肯定就忍不住无时无刻像个荡妇一样,在那揉逼自渎,然后肯定忍不住撅起骚逼求肏。”
    叶芝琴全身一麻,震惊于冷静可靠大伯的淫邪想法,“哈啊……肖大哥好坏。不要扒人家的奶罩。哼嗯……肖大哥是想要背着亦轩哥,强奸弟妹,来肏弟妹的逼吗……”
    肖以哲狼狈又羞愧地低哑着道:“弟妹……嗯……不要胡说。大伯不会扒你……衣服的,也不会去强奸你,咳咳、不会去肏你……那里。那是不伦背德的。作文只是……”
    还没等他说完“作文只是乱写的,不要当真”这种辩解的话时,继续朗诵作文的电子音打断了他,也直接暴露了冷静严肃的他对弟妹最下流淫邪的欲望。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amp;$)£¥??———
    第一个电影1v1。男主长得还可以,身材不错。女主和男友去另一对朋友情侣家玩,她发现和朋友的男友约过,然后就偷偷doi。风格蛮性感(无后门)
    第二个电影1v1。男主长得一般凑合,身材很好。有剧情。背着男友和健壮修理工doi(无后门)
    第叁个电影两男一女。两个男主都挺帅,身材都挺好。(无后门)
    【电影名都在本章开头顶端图里,刷不开的试试换个浏览器,或者用电脑开~
    p站是什么也在图里~】
    【p站搜寻Tipps:有时候以为没搜到,可能是因为p站自动翻译成中文或者翻成当地语言。翻译后还是可以无障碍找到滴,我没有特殊说明的话,一般第一条就是,只是顶了个中文名而已。
    或者可以干脆在p站里调成英文再搜,就很直观惹。点左上角那叁条横杠,滑到最下面语言那。】
    首发:lamei4.com (woo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