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肛交(h,3p)
    “苏婉呢?”卫苒听到袁琛的声音,连忙把埋在电脑里的头抬起来。
    “好像是去找关祁了。”
    “什么时候去的?”袁琛变了脸色。
    “好一会了。”
    关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他不满地看过去,就见到一脸愠色的袁琛。
    袁琛没看他,他的目光落在一旁正襟危坐的苏婉身上。
    苏婉也看向他,她泪眼汪汪,咬住下唇,脸红得厉害。
    “出来。”袁琛冷声道。
    关祁皱眉:“她现在应该不太方便。”
    “哪里不方便?”袁琛叁两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拉着她起身。
    苏婉浑身发软,她根本站不住,一个趔趄,整个人瘫在袁琛怀里。
    “你放开我。”她压低了声音道,这可是在公司,这样拉拉扯扯被别人看到,十张嘴也解释不清。
    虽这样说,她的脸却不断蹭着他的西服外套。苏婉本就敏感,闻到他的气息,恨不得就地把他扑倒。
    待他们离开,关祁仍满脸困惑,但很快,他的注意力便放在身前的笔记本上,这是方才苏婉试药后的反馈,心跳太快,呼吸有点困难,小穴内有胀痛感……看来配方还需要再调整。他重新投入工作中,而此时的苏婉被袁琛带下楼,他带着她走VIP电梯,刷卡直接到停车场。
    刚进电梯,苏婉就不行了,踮起脚尖去吻他。
    难得她主动,袁琛自然不会拒绝,一边吻住她,一边隔着衣服揉她。
    “哥哥……难受……”苏婉哼哼唧唧,放开他的唇,直接跪在他身上,颤抖着手去拉他裤子的拉链,握着肿胀的鸡巴含进口中。
    “嗯……”袁琛按着她的头,闷哼出声。
    电梯缓缓下行,狭窄的空间内,口交的声音被放大千万倍,沉浸在情欲中的二人已经忘了这里面还有监控。
    袁琛拉着她起身,抱起她,让她双腿紧紧缠在腰上,才握着鸡巴插入。
    他一进入,苏婉呜咽着泄了身:“嗯嗯嗯……”
    “刚刚在关祁办公室,他碰你没有?”他突然冷声问道。
    她摇了摇头,又点头。
    “到底碰了你没有?”他厉声问道。
    “你介意吗?”她红唇微张,舔他的喉结:“你不就想他碰我吗?还给我下药,就为了让他搞我?”
    他脸色铁青,苏婉惊觉他生气了。
    臀上吃了一掌,他咬牙切齿:“回去弄死你。”
    她有些迷茫:“你介意?”
    电梯门打开,他抱着她走了出去,她的外套盖在身上,堪堪盖住两人交媾处。
    苏婉把头死死埋在他脖颈,就怕被人看到。
    进了车内,她才抬起头。
    袁琛重新吻住她,用最快的速度脱去她身上的衣服。
    苏婉双腿大张,承受着他猛烈的撞击,后穴里的肛塞有了淫液润滑,倒没那么难受了,相反,她还渐渐感受到些许趣味。
    车内能发挥的空间不大,做起来不够爽,袁琛草草了事,拿出储物箱里的跳蛋,塞入她的穴内。
    “先用这个止止痒,我现在带你回家。”他哑声道。
    **
    袁朗把车停在院子里,见到袁琛的车也在,靠近大门,依稀听到声响,他脚步微顿。
    果然,门打开后,他的妻子正浑身赤裸,双手被拷住,嘴里含着口球,被他大哥按在地上插。
    衣服落了一地,他们竟然等不及回房,在地毯上就搞起来了。
    “嗯……”苏婉见到他,身子像条蛇一样,朝他这边扭动。
    袁朗脱了外套,挂在墙上,又慢条斯理地挽起袖子:“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
    “你老婆不好好上班,勾引新来的男同事。”袁琛笑道。
    苏婉见他倒打一耙,抬腿想去踹他,脚丫还没碰到他的脸,被他一把抓住,他低头看她,张开嘴,含住她的脚趾。
    袁朗走近他们,拿下苏婉口中的圆润小球:“勾引哪个男同事?”
    “明明是大哥……”她媚声道:“给我下药……”
    袁朗摩挲着她的红唇:“你的唇怎么这么红?”
    “老公……”
    袁朗吻住她,伸出舌头和她纠缠。他握着一只饱满的奶子,时轻时重地捏着。
    这头夫妻二人深情接吻,袁琛腰间越发用力,每一次都插到最里面,龟头压着她的软肉碾。
    很快,苏婉搂着丈夫的脖子,再一次泄了身。
    袁朗搂住她,抚摸着她因为高潮而颤抖的身体。
    “你来。”袁琛抽出鸡巴,还在往外射精,他对弟弟道。
    袁朗盯着妻子大张的穴口,叁指并拢,插了进去。
    “哈……不要了……”苏婉整个人趴在地上,她好累,可是身体依旧兴奋。
    “你怎么给她戴这玩意儿?”袁朗看着那肛塞,问袁琛。
    “先提前适应一下。”他笑道,甩着鸡巴去找酒。
    棕色液体倒入玻璃杯,加入几颗冰块,他仰头一饮而尽,这种狂欢时刻,就应该有烈酒相配。
    喝了好几杯,他提着整瓶酒,走向性交中的夫妇。
    他在他们身旁坐下,忽然将瓶嘴按在苏婉唇上:“来,喝一点……”
    苏婉被插得忘乎所以,口中突然被灌入几口烈酒,呛得她直咳。
    她的脸更红了,不只脸,身体也浮上一层淡淡的粉。
    袁琛拔了肛塞,撸了几下鸡巴,缓缓插入。
    “哈……”苏婉已然半醉,又有媚药加持,即便被肛交,她也没有不适感。
    袁朗看着袁琛,终究还是提醒道:“慢点弄,我怕她受不住。”
    “放心,我有分寸。”袁琛哑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