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不找风门主呢?”梁王井好奇问道。
    “她现在已经回去了,我准备动身前往泸州去找玉珠姐。”萧鸣回答道。
    “你现在只怕是在桑镇一露脸就会被萧家人给追杀。”
    梁王井想了想,随后道,“若是你信得过我,不如告诉我,我派人去帮你传达。你看如何?”
    萧鸣看向了梁王井和梁飞两个人,内心不由得是斟酌了一二,对于两人对自己的热情有些不太适应。
    防人之心不可无!
    梁王井和梁飞两人眼神中带着热切之色,似乎很乐意帮萧鸣去做这一件事情一般。
    对此,萧鸣不禁是对两人有些怀疑。
    见萧鸣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带着犹豫,梁王井随之笑了笑,说道:“萧鸣你是不是不信任我们?”
    也没藏着掖着,梁王井直接便是开诚布公地问了出来。
    萧鸣看着梁王井和梁飞父子两个人,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本来就不太相信梁王井和梁飞他们两个人,尤其是眼下太过热情,好像是怀揣着某种目的。
    “确实是不太敢相信你们,你们为什么帮我?”萧鸣问道。
    “那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说实话……我们帮你实际上是想要借由你和幻音门搭上关系!”
    萧鸣随之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梁王井和梁飞父子二人前去给自己通风报信。
    当时,若不是梁王井和梁飞父子二人及时告知了他们,只要在晚一些时间,现在他很有可能便是被熊枫给扣押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萧鸣这也才愿意跟着梁飞一同来到了梁家。
    “原来如此。”
    “没错,现在萧家已经是成为徐家附庸了,所以我们梁家也想要找一个稳固的靠山。而且上一次我及时通知了你们这一点,我想应该是可以赢得你的信任了吧?”
    萧鸣看着梁王井,四目相对。
    双方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沉默了数秒。
    此时,一旁一直保持着静默的梁飞也在这个时候开口插话了一句,说道:“萧鸣,当年对你的事情是我不对。在这里,我向你道歉!”
    萧鸣看着梁飞笑了笑,当年自己作为萧家的弃子,在这桑镇可谓是人人都可以欺负的角色。
    “这不是你的一句道歉可以揭过的。”
    听萧鸣这么一说,梁飞不由得是心中在这个时候为之一顿。
    “不过,刚刚多谢了你替我解围!眼下我也确实是不太方便,所以还请梁家主你这一次帮忙了,此事干系重大,牵扯着整个泸州的安危!”
    见萧鸣一脸的认真之色,梁王井在这哥时候也不由得是一副严阵以待之色。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迷途之森的妖兽很有可能会攻击泸州,发起战争!”
    梁王井闻言不禁是在这个时候瞳孔为之一缩,萧鸣所说的若是真的话,那么这一件事情可是天大的事情!
    一旁的梁飞也是震惊不已,不敢置信地看着萧鸣。
    一直以来,虽然和迷途之森中的妖兽们摩擦不断,但是始终也只是小打小闹的地步,并没有要发起战争的势头。
    而眼下萧鸣却是告知了他们,迷途之森的一众妖王们试图发起战争,这可不是一件事什么好事儿!
    尤其是桑镇地处迷途之森和泸州的交界处,一旦双方之间起了战事,必然是首当其冲。
    “萧鸣,你这说的是真的?”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不过也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之前在萧家矿脉处的那元婴邪尸并没有被迷途之森的妖王杀死,而是成为了迷途之森中的尸王!”
    “尸王?”
    梁王井和梁飞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不禁是异口同声,从来没有听说过迷途之森中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了一个尸王!
    “你说的那尸王便是那元婴邪尸?这怎么可能,当时风门主和那张前辈不是说那元婴邪尸被迷途之森的狮王所斩杀了么?怎么又成为了他的麾下的尸王了?”
    “我想这应该便是狮王的用心所在,他想要借由尸王发动战争!那邪尸靠的是吸取周围的生机来提升修为,我想这便是那狮王没有杀那邪尸的原因!”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而已!”
    “不是猜测,而是眼下那邪尸现在正在制造死人军团,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并且萧家派出去在迷途之森中搜寻我的人,现在已经是全都是变成了邪尸的养料,且已经变成活尸。”
    梁王井和梁飞两个人闻言不由得是为之一怔,看着萧鸣一脸的严肃认真,不像是在说谎之色。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么?”
    “千真万确!”
    一时间,梁王井和梁飞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不由得皆是沉默了下来,这一件事情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你且藏身在我府中,我先去派人调查一下看看。”
    萧鸣闻言不由得是皱了皱眉头,看着梁王井的双眼。
    “你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这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查清楚才可以。毕竟此事干系重大,不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不能够贸然去行动。”
    萧鸣随之点了点头,看着梁王井和梁飞他们父子两人。
    “好,那我暂且呆在你们这里。”
    “你尽管放心,在我们这里你绝对安全,不会泄露你的半点行踪的。我也会差人去泸州找玉珠姑娘,最好是让她能够来此和你一会。”
    “那就有劳你了。”
    萧鸣也是发现了自身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难以行动,若是自身现在已经是气海期的话,便是可以飞身离去,也就无需要经过桑镇之中了。
    自己先前刚刚进入桑镇中,便是被人给盯上了,由此可见萧家对于在桑镇中寻找他的力度。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萧鸣是对这父子二人保持着信任的态度。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萧鸣在自身的房间内设下了禁制,谨防梁王井和梁飞父子二人出卖了自己。
    这样一来,到时候自己也就一定的反应时间。
    如果真的情况有变,自己也有后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