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没走几步路,许放便松开了林兮迟的手腕,自顾自地往前走。后来似乎是嫌她走的慢,又折回来扯着她快速往前走。

    林兮迟比他矮了一大截,腿也比他短了一大截,到后来几乎是跟在他后头跑。

    很快,许放似乎是注意到了,回头看她,皱眉道:“你跑什么。”

    “……”林兮迟喘着气,听到这话时,她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他,随后微微一笑,“我锻炼身体啊。”

    许放又看了她一会儿,眼眸一抬,他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把脑袋转了回去,继续向前走。

    速度丝毫没有减慢。

    林兮迟:“……”

    校外有一家社区医院,坐车过去大概十分钟的车程。

    两人出来的急,都没有带身份证,所幸是社区医院不需要身份证,报个身份证号码就可以了。

    许放去帮林兮迟挂了号。

    伤口虽然不算特别深,但在人工草地上摔伤,沾染的细菌多,为了保险起见,许放还是林兮迟还是打了个破伤风针。

    临走前,医生给她开了涂抹伤口的药,还嘱咐她忌辛辣刺激性食物。

    林兮迟低头看着手肘上的纱布,边道:“既然出来外面了,我们就去吃麻辣火锅吧。”

    许放跟在她旁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嗯。”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林兮迟兴奋地掰着手指开始数想吃的东西:“那等会儿要三盘肥牛吧……哦你也要吃,那就四盘。然后我还想吃鲜贝,虾,还有——”

    还没等她说完,许放便拐了个弯,走进了一家店里。

    林兮迟顿住,刚刚想说的内容也忘了,愣愣地抬头看着面前的招牌。

    ——福建砂锅粥店。

    “……”

    林兮迟原本高涨的情绪立刻低落下来,认命地走进去。

    店里的装修是中式风,木质的墙壁上挂着水彩画和毛笔字图片,米色的大理石地板,中间是一块大理石制成的长方体,上边摆着许多植物盆摘。

    再往里走,还有两个用玻璃门隔住的小隔间。

    两人随意在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里一锅粥一百块钱。”林兮迟翻了翻菜单,“去隔壁吃个麻辣火锅三百块钱,我知道了,你就是想省这两百块钱。”

    许放眼都懒得抬。

    “因为这两百块钱。”林兮迟表情沉重,继续道,“你可能会失去一个跟你出生入死的好朋友。”

    “……”

    “你觉得值吗?”

    “嗯。”

    “……”林兮迟闭嘴了。

    砂锅粥多是直接一锅盛上来,用勺子翻着粥降温,似乎对这顿晚饭很满意,她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看着她的表情,许放敛眸,浅浅地扯了下嘴角。

    没过多久,许放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淡声道:“明天下午我可能要回趟家,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闻言,林兮迟抬头:“啊?你回家干嘛?”

    许放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妈一天给我打十次电话,因为她觉得我眼角的伤严重到要缝针。”

    “……”

    “而且周一中秋节。”见她没什么反应,许放又问了一遍,“回不回。”

    林兮迟垂头喝粥,含糊不清道:“不回了吧。”

    他也没再说什么,深邃漆黑的眼直视着她,淡淡道:“行。”

    大学英语一周有两节课,所以隔天下午第一节 又是闫志斌的课。

    因为已经固定了座位,林兮迟也没怎么着急着出门,反倒是辛梓丹早早地就收拾好了东西,站在旁边等她。

    林兮迟也不好意思让她等,也迅速地拿了书,两人便出了门。

    路上,两人并肩走着。

    辛梓丹突然想起件事情,小声问道:“对了迟迟,我之前听你说,你家好像也住在溪城是吗?”

    林兮迟点头:“是呀。”

    “那你等会儿回家吗?”

    “不回了。”林兮迟随便找了个借口,“部门有点事。”

    辛梓丹顿了顿,笑道:“怎么中秋你们都不回家呀?”

    “也不是。”林兮迟说,“聂悦就要回去啊,还有我朋友也要回去。”

    “聂悦明天才回,你那个朋友呢?”

    林兮迟回想了下,不太确定道:“应该是等会儿下课就走了吧……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辛梓丹的眼睛弯弯,嘴角翘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我就随便问一下啦。”

    林兮迟也没再问。

    因为来的早,教室里的人很少,就连讲台都是空荡荡的。

    老师还没到。

    不过坐在林兮迟前面的叶绍文倒是来了,穿着大红色的短袖,此时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听到动静,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转头一看,十分热情地跟她打了声招呼。随后又转头看向辛梓丹,骚气地眨了下左眼:“同学,你好啊。”

    跟他见过好几次,在微信群里偶尔也会聊一下,林兮迟已经十分了解他的人设,就是一个十足的傻白甜。不过她对他的印象还算好,所以也打了声招呼回去。

    辛梓丹小脸低着,小声回:“你好。”

    叶绍文把头转了回去,对林兮迟说:“对了,一会儿一起去超市外的帐篷吧,我跟其他院系的体育部联系好了,三点四十在那等,然后抽签安排比赛顺序。”

    林兮迟点点头:“成。”

    其他同学陆陆续续地进入教室,基本都在上课铃响了之前进入教室。

    许放这次也来得早,不像以往那样,总是踩着铃声进来。他抬眼一看,看到正转身跟林兮迟说话的叶绍文,脚步也没顿,平静地走过来。

    许放把课本放在桌上,掀起眼睫看了林兮迟一眼,算是打了声招呼。

    倒是叶绍文格外热情,立刻把脸凑到许放的面前:“嗨!朋友——!”

    许放低着眼看手机,没理他。

    叶绍文继续道:“我上次在操场看到你了,我觉得你拒绝女生跟你要微信号的时候表情特别帅,我也想学学。”

    林兮迟:“……”

    叶绍文十分期待:“你能不能教教我?”

    闻言,许放抬了眸,神情平静认真。

    “不会有人跟你要的。”

    “……”

    许放:“所以不用学。”

    “……”

    叶绍文转了回去,没再说话。

    见状,林兮迟趴在桌上眨眨眼,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视线从许放的身上转到叶绍文的身上,十分好奇叶绍文是哪里惹到许放了。

    上课后,林兮迟戴上眼镜,翻出一捆不同颜色的水笔,分了几只给许放,嘱咐他要好好听课,随后便认真地看向老师。

    林兮迟昨天摔伤的位置是左手肘,恰好对着许放的那边。

    而且她写字的姿势是,背部挺直,左手的上臂与身体平行放置在桌上,另一只手拿着笔微微弯曲。

    所以她受伤的部位偶尔会碰到许放的手肘。

    隔着一层纱布并没有什么感觉,林兮迟也没有故意躲闪。

    但后来,许放似乎是太久没握笔了,字没写几个手就泛酸,他便抬起手,想要甩一下舒缓一下酸意。

    然后他的手肘就顺着他抬手的姿势重重地戳在林兮迟的伤口上。

    林兮迟完全没有防备,轻轻闷哼了一声,立刻放下笔,用右手捂着伤口,不可置信地瞪他。

    许放也愣了下,视线怔怔地,从她的眼睛移到了她手肘的位置,喉结滚了滚,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兮迟盯着他,很肯定地说:“你故意的。”

    许放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林兮迟继续道:“你这人真的心肠歹毒。”

    “……”

    林兮迟骂完之后,心情舒畅,继续做笔记。写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突然觉得有点不习惯了,左手手肘的位置好像一直没再碰到许放。

    想到这儿,林兮迟转头望去。

    就见此时许放只坐了左侧半张椅子的位置,写字时右臂很刻意的往内收,神情十分难看。注意到林兮迟的视线,他也望了过来。

    许放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便继续低头做笔记。

    下课后,林兮迟跟许放和辛梓丹道了别,便跟叶绍文从左侧的楼梯走了。

    许放收拾好东西,看了看时间,也抬脚往外走。

    下课的时间,周围人头攒动,全是刚下课的学生,密密麻麻的,连走一步路都要等前面的人先走才能继续往前走。

    许放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走出了教学楼。

    东二教学楼通往校外有一条小道,周围种植了很多树,绿荫凉凉,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栀子花香气。

    许放往前走。

    突然听到身后一个略显怯懦的女声,小声的喊他:“许放……”

    许放回头。

    是一个个子矮矮小小的女生,及肩的黑发,巴掌大的小脸,一双黑漆漆的眼明亮有神,脸上带着浅浅的红晕。

    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