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想不起这是谁,疑惑地抬了抬眼。

    女生抿着唇,小声说:“听迟迟说……”

    哦,林兮迟的那个舍友。

    “你家也在溪城?”女生抬眼,期待地看他,磕磕绊绊地说,“本来我跟迟迟说好一起回家的,但她临时不回了……刚好你也要回,她就让我跟你一起回去……”

    许放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一直的沉默让辛梓丹十分紧张:“就,就我不太懂怎么回去……”

    “你等等。”许放开了口,慢悠悠地拿起手机,轻轻说:

    “我问一下。”

    第16章

    叶绍文带了一副牌,从里边抽出八张,四种花色各两张。让每个院系的人抽取一张,拿到同样花色的分成一组。

    抽完之后,一行人便按着花色报了系名,林兮迟拿着本子记录下来。

    接到电话时,林兮迟正在写最后一个院系的名字。她侧头瞥了一眼,是许放。她也没着急着接,又转头对面前的女生笑了下:“可以了,谢谢。”

    随后才放下笔,接起了电话:“干嘛?”

    电话那头带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吵闹。

    许放的声音顺着电流传来,语调微微压低,说话带着京腔味儿,吊儿郎当的:“我一个人回去?”

    闻言,林兮迟极其无语:“你打过来就问这?”

    “嗯。”

    “那难不成还要我送你回去?”

    “……”

    许放的沉默让林兮迟直接当成默认。

    她皱着眉,教训道:“都多大年纪了,回个家还要人……”

    林兮迟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耳边传来冰冷的嘟嘟声。她默不作声地放下手机,一脸的莫名其妙。

    叶绍文在一旁看到她这副模样,同情道:“你那个不会是男朋友吧?”

    林兮迟沉默了,过了半晌才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想法。”

    “……”

    另一边。

    许放把贴在耳边的手机缓缓放下,表情没什么变化,轻轻淡淡道:“你可能是记错人了,好像没有这回事。”

    辛梓丹浑身僵硬,脑袋低着,眼眶发红,里头渐渐盈满水光。

    刚刚许放是走到一旁打电话的,所以她也不知道他跟林兮迟说了什么。在等待的时间里,她一直想着要走,叫自己不要丢人现眼了,但又抱着那么一点点小的希望继续等着。

    她之前跟林兮迟提过许放的吧……

    林兮迟应该能懂吧……

    但希望瞬间被打破,结果如理应的走向一致,谎言被拆穿。

    林兮迟没有帮她。

    此时,尽管对方没说什么侮辱性的话。

    辛梓丹依然觉得被人羞辱到了极点。

    许放没再提她刚刚的话,也没再停留,他完全没把这当成一回事,说了句“假期愉快”便迅速地离开了。

    因为之后叶绍文和班里的人还有聚餐,两人也没再多说什么,各自散去。

    林兮迟不想晚上再出来一次,干脆绕路到饭堂。想起聂悦和辛梓丹都回家了,她便给陈涵发了条微信:【小涵,我现在在饭堂,要给你打饭吗?】

    陈涵:【不用啦,我今晚部门聚会。】

    陈涵:【可能会比较晚回宿舍。】

    看到这话,林兮迟回了个“好”,到其中一个窗口打了个套餐饭便往外走。

    路上,她突然想到生活费的事情。

    怕许放回家后浪翻天,完全不搭理她,任她在学校饿死也没有任何声息,林兮迟立刻上微信找他:【屁屁,给我三天生活费。】

    想了想,她补充道:【过节,给多我一点吧。】

    这次许放给钱给的十分爽快,直接转了一千块钱过来。

    林兮迟看到金额之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忍不住在原地蹦跶了一下,她正想打个电话把许放夸上天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来电显示:妈妈。

    林兮迟唇边的笑容一滞,顿了几秒后才接起。她继续往宿舍的方向走,语气听不出异样,笑嘻嘻地说:“妈,找我什么事呀。”

    “迟迟。”女人的声音温婉,语气带了点疲惫,“中秋回不回家?”

    “应该不回吧,我参加了部门,有点事情。”林兮迟踢着地上的石子,翘着唇,“而且也才三天,就懒得回去。”

    “唉,刚刚出门遇到你许阿姨了,听她说许放今天要回家。”林母有些遗憾,“我还以为你会跟他一起回来。”

    “我有事嘛……”

    母女俩许久没有聊过天,此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间过的也快。

    没听到其他动静,林兮迟一直绷着的那根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高兴地跟她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很快便走到了宿舍门前。

    林兮迟从包里拿出钥匙,边把钥匙插进门锁里,边说:“妈,我到宿舍了。那先不说了,我先吃个晚饭,中秋……”

    她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刺耳的瓷器破碎的声音,随后,是电话碰撞着东西发出的声音,以及其他不知名的声音。

    再之后,是一个女生在哭喊着:“我不吃这个——!”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

    远远地,她能听见林母走过去的脚步,以及对那个女生的轻哄声,听起来温柔又焦虑,十分有耐心。

    可女生的情绪半分没减轻,声音尖锐可怕,几乎是在嘶吼:“你又在打电话!我生病了你都不关心我——!你是不是又在跟她打电话!她怎么这么烦啊——!”

    林兮迟打开了门,听着电话那头不断传来的尖叫声,以及对她铺天盖地的恶意。她眨了眨眼,定在原地,很轻很轻地把话说完。

    “中秋节快乐。”

    林兮迟进了宿舍,里头空荡荡的,除了她没有别的人。

    可映入眼里的内容却是如刚刚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样,瓷器破碎。在她的椅子后面,水和玻璃碎片四溅,一地的狼藉。

    那是之前有一次,她跟许放在校外买的杯子。

    林兮迟怔怔地看着地板,沉默地蹲了下来。她抿着唇,伸手把大块的碎片捡起来,脑海里一片混沌,充斥着回忆里不同人对她说过的话。

    是林母在说:“迟迟……你能不能先去你外公家住一段时间?”

    是林父一脸忧愁,希望她能谅解:“你想不想去国外读大学?”

    是那个人恶狠狠地对她说:“我警告你,假期不要回来,看到你就恶心。”

    都不想让她回去。

    最后,是她那个向来飞扬跋扈的妹妹,头一回不与她作对,整张脸全是泪,站在她的身前,声音哭到嘶哑难听,对着父母吼道:“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姐!我告诉你们——”

    林兮迟猛地把手中的碎片扔回地上,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看着地上的碎片,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她用手背挡着眼睛,声音呜咽着。

    “谁弄的啊……”

    给林兮迟转了钱之后,一直到晚上,许放都没再收到她的回复。之后再想到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就火大。

    晚饭时间,许放下了楼。

    因为他一个月没回过家,许母特地做了一大桌的菜,满当当的放在餐桌上。见他下来了,连忙露出个笑脸,喊他过来吃饭。

    他正想过去,坐在客厅的许父也喊他了:“儿子,过来。”

    闻声,许放换了个方向,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许父指了指面前的茶几:“你把这东西送你林叔叔家去吧,我这忙几天给忘了,刚好迟迟没回来,你就跟他们说一些你们在学校的事情吧。”

    许放低头一看,茶几上放着好几个礼品袋,里头放着月饼、茶叶和红酒。他抿了抿唇,脸色瞬间难看了,走回餐桌:“不去。”

    许父立刻坐直了,瞪眼:“你不去?”

    听到外头的动静,许母拿着锅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也瞪眼了:“你在凶谁?”

    “多大点事。”许父气焰全消,拿起礼品袋往外走,“儿子不去我去,我去成吧。”

    “……”

    想到隔壁那家,许放的心情顿时差了不少,晚饭也吃的心不在焉的,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吃完饭后,许放被也从学校回来的蒋正旭约出去喝酒。他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坐在床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

    蒋正旭又打电话来催。

    许放立刻摁断,随后抓了抓脑袋,拨通了林兮迟的电话。

    响了十几声,没接。

    许放按捺着脾气,继续打。

    就这么打了五六次之后,林兮迟才接起了电话。她的那边很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许放完全听不清她的声音。

    很快,音乐声没了。

    电话那头传来林兮迟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迷迷糊糊地:“唔?”

    这样的语气让许放的脾气顿时烟消云散,他软下声音,不怎么确定地问:“你在睡觉?”

    “没有。”林兮迟说话的语速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