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发颤。

    “这只狗叫黑宝。”于霓笑了笑,蹲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之前被虐待过,所以有点怕人。”

    林兮迟明白过来,迟疑着问她:“你是说它的眼睛吗?”

    “嗯。”于霓叹息了声,声音低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看着黑宝,林兮迟的心情突然也沉重了起来。她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也没再主动去靠近它,迅速地收拾完了便走了出去,收拾下一间。

    林兮迟发现,不仅仅是黑宝,还有不少的狗身上,都是有缺陷的。

    多是因为有缺陷,才被主人抛弃。

    收拾好后,林兮迟拿着狗粮,拿过去狗舍里给它们吃。多数狗都是一涌而上,围在一起吃着碗里的东西。

    只有黑宝蜷缩在角落,趴在地面上没动。

    林兮迟抿了抿唇,又拿了个小碗装了一些狗粮放在它的附近。

    它还是没动。

    等林兮迟走出狗舍,往回看的时候,才发现它起了身,慢吞吞地走向那个碗。

    林兮迟觉得自己今天去当义工,做了好事,却没有意想中的那么开心。她背上包,往车站的方向走,下意识地拨了许放的电话。

    等那头传来了机械的女声,告诉她对方已关机的时候,她才忽然反应过来。

    许放去部队里了。

    林兮迟走到车站,上了车,才重新拿出手机,给许放发着消息。

    林兮迟:【我今天去救助站了,那里环境好差,站长是个很年轻的女生,人很开朗的样子,很好相处。】

    林兮迟:【里面有只狗以前被虐待了,眼珠子被人挖了一颗,所以很怕人。我给它喂吃的,它还要等我走了才去吃。】

    ……

    ……

    林兮迟:【唔。】

    林兮迟:【时间过得好快!】

    林兮迟:【已经!一天!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兮迟每天都会去救助站里帮忙,也开始跟于霓熟悉了起来。

    虽然看不出来,但于霓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以前在一家宠物医院里工作,后来便过来这里当工作人员,时间久了便成为负责人了。

    林兮迟跟她差了十岁,但跟她相处起来也很自然开心。

    接到许放电话的那天,林兮迟正在狗舍里给狗狗们喂食。她把狗盆放在地上,蹲在它们面前看着它们吃东西的样子,心情异常地好。

    没多久,林兮迟注意到一旁的黑宝,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漏掉了它。

    林兮迟站了起来,拉过它旁边的一个小碗,把狗粮倒了进去。

    她就蹲在黑宝的一米远处,把碗放在自己的面前,逗着它:“过来吃呀。”

    等了半分钟,看它没有动静,林兮迟才郁闷地说:“还怕我啊,我都来一个星期了。”

    “小没良心的。”说着她就想站起来了。

    但林兮迟还没起身,黑宝站了起来,动作有点小心翼翼,步履缓慢地走到她的面前,低头吃着她面前的狗粮。

    林兮迟愣住了,迟疑地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黑宝吃着东西,尾巴却朝她摇了起来。

    对她表示着友好和喜欢。

    林兮迟的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

    下一刻,许放的电话就过来了。

    怕自己会错过他的电话,林兮迟先前还特地给他换了个很吵的铃声,此时还把她和面前的黑宝吓了一跳。

    林兮迟连忙接了起来,走出了狗舍。

    恰好看到于霓走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一只黑耳朵的蝴蝶犬。

    林兮迟跟她打了个招呼,因为接到了许放的电话,她的声音比平时高扬和兴奋了不少。

    “屁屁!”

    电话那头的许放顿了下,随后轻轻嗯了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林兮迟才把注意力转了回来,笑眯眯道:“哦,我刚刚没喊你,我们这儿有只狗叫屁屁。”

    “……”

    “我现在喊你的才算。”

    “……”

    “屁屁。”

    那头没应。

    林兮迟眨了眨眼,以为他听不清,音量提高了些:“屁屁!”

    还是没应。

    林兮迟皱了眉,深吸了口气,憋足后大声吼:“屁屁!!!”

    话音刚落,那头便轻飘飘地传来许放的声音。

    “我怎么应。”他的声音很低,像是很不爽,随后冷笑一声,“我他妈就走一周,你还认识了一条跟我同名的狗?”

    第55章

    “对啊!这里好多猫和狗, 我都还没记全它们的名字。”林兮迟找了个没人的小角落,高兴地跟他说话, “然后那天站长跟我说那只狗叫屁屁,我就给记住了。”

    想了想, 林兮迟又道:“所以我每次想你的时候, 就会去找它玩。”

    “……”许放顿了下,像是气得笑出了声, “那替我谢谢它。”

    “谢什么?我帮你转告。”

    “谢它帮忙照顾我家的狗。”

    林兮迟:“……”

    许放扳回一局,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他用舌尖舔了舔嘴角, 低声问:“最近每天都去那个救助站?呆的怎么样。”

    提起这个,林兮迟立刻就打开了话匣子,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他,尽管先前已经在微信上跟他说过一次了。

    过了好半晌, 林兮迟突然想起件事情, 喊他:“屁屁。”

    “嗯?”

    林兮迟抿了抿唇,语气带了点忐忑不安和失落:“你能给我打多久电话, 是不是十分钟就要挂了?”

    “十分钟?”许放轻笑出声,话里带了点玩味,“你当我在监狱吗?”

    林兮迟没反应过来:“啊?”

    许放的声音懒洋洋地:“我今天休息。”

    他的周围极为吵闹,是一群男生的喧嚣声。在这片闹腾的背景音下, 林兮迟听到他继续说:“手机能用到傍晚。”

    许放的这句话,就像是。

    原本已经跟她说好了,每个月给她一百块钱的生活费,然后到发钱的那一天, 突然告诉她,生活费提高到一百万了。

    林兮迟此时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几秒才跟他确认:“傍晚才交手机吗?傍晚吗?傍晚!傍晚是几点……”

    许放:“五点。”

    闻言,林兮迟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拿下,看了眼时间。

    此时才刚过早上九点。

    这么算的话,还有八个小时。

    林兮迟连忙跟电话那头的许放说了句“你等我给你打回去”,说完她便挂了电话,回到狗舍里跟狗狗们道了别,然后跟于霓说了一声,收拾好东西就往外走。

    时间尚早,林兮迟往回走的脚步却比平时都要快。

    微信上,许放给她发了条消息,问她在干什么。

    林兮迟一路往前走,边低头回他:【我现在回家。】

    林兮迟:【等我到家了再给你打回去。】

    过了会儿,许放像长了天眼一样,发过来的话看起来刻板又硬,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在教育她。

    许放:【走路别玩手机。】

    尽管他这么说,林兮迟依然坚持不懈着走五步路给他发一条语音。

    她自顾自地说一大堆话。

    到车站后,林兮迟打开书包,拿出水瓶喝了口水,低头看着手机,见许放还没回复她,便纳闷道:【你怎么不理我。】

    恰好车也到了。

    林兮迟上了车,直走到最后一排的空位旁坐下。

    与此同时,手机震动了两声,许放给她发了两条消息。

    许放:【[/图片]】

    许放:【没听完。】

    图片上是两人的聊天窗,一排的全是林兮迟发过去的语音气泡,后边的一串气泡后边,还冒着个小红点。

    没有听过的语音就会有个小红点。

    见状,林兮迟翻了翻前边的记录,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发了五十多条语音条过去了,按许放发的那个截图,他才听了一半。

    林兮迟百无聊赖地等他听完,想了想,提了个要求:【我的每条语音你都要给我回复。】

    说着,她数了数气泡的个数:【我给你发了五十二条,你也得给我发五十二条。】

    许放:【……】

    发了一串感叹号之后,那边一直没说话。

    林兮迟以为他是觉得自己这个要求太无理取闹了,也不在意,正在把话题扯到别的上面的时候,许放给她发了个消息:【1.好。】

    她眨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许放:【2.在宿舍,舍友在聊天。】

    许放:【3.刚发手机,跟爸妈说了一声,看完你发的东西就给你打过去了。】

    ……

    ……

    许放:【51.哪来那么多话。】

    从许放发第二条开始,林兮迟就明白过来,他是应了她的要求。

    她单手支着脑袋,不想打断他,等着他把第五十二条发完。

    但过了好半晌,都没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