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抵达她的住所了,他开了车门,她还有些晕乎乎地下了车。

    关门,他车子绝尘而去。

    许自香有点呆,然后更多的是失落:“他这是不喜欢我吗……”

    看起来好像是的……

    他的表情他的冷漠,都不像对她有兴趣的样子。

    那个晚上,许自香在为第一次坐豪车而兴奋,又为超级富少不喜欢自己而失落,矛盾让她一晚上都没睡着。

    暗恋是一种苦,她早尝过千百回。

    **

    许自香会算命,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但事实上她确实是会。只是算命的生意不如她当主播来得有钱,因此这项技术一直被埋没着。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网红圈里又传出秦奋和一个姑娘好上啦,而那个姑娘不是许自香!

    苏影江有些同情地看着许自香,“你一无所获?”

    许自香早已淡定如初,“吃过一顿饭,但话不投机,我们好像很尴尬。”如果不是用观相术堆砌出来的聊天灌水,相信他们一定全程尬聊。

    “那你是没机会了。”苏影江拍拍她肩膀,“你的那位大土豪呢?”

    “我不知道。他神出鬼没的。”

    “我只有同情你。”

    日子继续往前过,老子有钱是在某一天许自香和粉丝们闲聊人生时再冒出来的。

    “命是天注定的还是由自己注定的呢?唔……我觉得,这两种因素都有。”微笑,小网红和稀泥的态度:“即有天注定的,也有人后天注定的。比如我最近在看的一些算命术上,它们为什么能把人类的未来都预测到呢?这算命术是神仙术吗?唔……是个好深奥的问题呀。”

    粉丝蛋蛋:小香香也对算命这个有研究吗?

    许自香:“有一点啦。平时私底下会去研究一下下,不过我研究的是紫微斗数啦。”

    粉丝波波:紫微斗数是什么?!

    许自香:“一种可以算命的术数。比如六爻呀子平八字呀再或则是西方的占星术,都是用来预测人类过去未来的!”

    粉丝跳跳:我要举报女主播宣传迷信封建思想!

    许自香:“……”无辜瞪眼睛。

    老子有钱打赏主播许直香二十幢别墅。

    有钱人毫无预警地冒了出来又把她砸得头晕眼花了。

    粉丝甲:这壕哥又出来了!

    我喜欢他网红上位记(女娲)|

    /books/635829/articles/7324403

    我喜欢他网红上位记(女娲)我喜欢他

    粉丝己:土豪土豪,再给我们香香公主送十辆坦克车吧!

    老子有钱打赏主播许自香十辆坦克车。

    老子有钱打赏主播许自香十驾无人直升机。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神出鬼没呢。

    许自香取下耳麦,老子有钱来打赏让她心情从秦奋又交往女友的悲剧中恢复了些许。

    经纪人啃着苹果走了进来,“许自香,等下六点要开晚会。记得准时参加。”

    “大家都开吗?”

    “对。”

    经纪人又跑了。

    说是经纪人,其实不过是她们这一波儿直播们的大管家。

    许自香和众同事约有六七名网红齐坐一堂,直属经理走了过来,“今天给你们发一下这个月的业绩情况。许自香业绩量这个排第一名,主要打赏来源来自网友老子有钱的。”

    众同事齐齐鼓掌,许自香矜持地站起来接受众人的祝福。

    “我们T部门和H部门,目前业务量只差这么点了,各位!”分发了业绩后,经理起身在大白板上给大家画了个数据线,H部门就是超级网红李希儿的部门。

    经理比了一个四千五百万人民币的差距后,众多小网红们如霜打的茄子。

    经理左右看了看,很满意大伙的面色,人要知耻而后勇,不要闭门造车。“相信大家看到这差距了。拿我们部门的许自香和李希儿来对比,同样是第一名,差距就是这么大!所以,你们想想为什么我们这个部门拼不过人家呢?”

    同事甲:“刘总,你拿李希儿那个顶级网红来和我们比就不在一个档次,她年收入过六千万,我们年收入才几十万……我觉得我们要比的是百万内的等级才对!”

    “李希儿还不是凭的是秦奋!她没和秦奋交往前,谁知道她是谁呀!”

    “对呀!给我们一个超级富二代,我们也能混到她那样的!”

    有女人的地方就是菜市场,好好一场晚间会议没片刻就变成女人们的胸有多大理想就有多大的幻想比拼。

    经理:“……散会吧。”

    “等等,许自香先留下。”随后叫住许自香。

    许自香被单独叫了下来。

    经理面带微笑:“根据我们长达一个季度的观察,你最近主要的收入来源都是这位‘老子有钱’,那么,你和对方加好友了吗?”

    许自香木着脸摇摇头。

    经理略感有些头痛,问:“许自香,你当主播多少年了?”

    “五年。”许自香记得很清楚:“十九岁到现在马上就五年了!”

    “李希儿入行多少年了?”

    “两年!”许自香有点咬牙切齿,那个网红界的传奇女人。

    “她用了多长时间火的?”

    “一个季度!”磨牙了。

    “你觉得你火了吗?”

    “应该……火了?!”许自香略有点心虚地偷瞄经理,看到他皱眉摇头的样,瞬间就垂了头,“没火。”

    “不想火的网红都不是好网红。”

    “是……”心中的悲痛。

    “你也是有颜值的姑娘,情商也很不错,在公司这么几年里也是有稳定的粉丝群喜欢你。李希儿没整容前比你还丑,但是人家就是火了,你知道差距在哪里吗?”

    许自香摇头后又点头,“秦奋!我差一个像秦奋那样的富二代男友!”

    经理大叫一声好,鼓个掌后咬牙叹道:“你终于开窍了!”

    许自香眨眨漂亮的桃花眼,笑得像朵花儿一样,能被部门经理夸奖真是一件荣幸的事呢。

    “那么,许自香,现在机会来了。有个土豪正在和你暗示,你应不应该去和他约呢?”

    “老子有钱?!”许自香不笨,瞬间秒懂。

    经理点头,“人家帮你冲了一个季度的业绩,足可见诚意了吧?”

    许自香皱眉,“万一对方长得太丑太老太难看怎么办?”

    经理皱眉,“你想要秦奋那样的?”

    许自香点点头,经理先把自己的眼镜取下来,随后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舒缓被镜框压久的不适后,叹口气问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富二代长得他那样看得过去的?”

    许自香垂头丧气。

    “考虑到你得端着,这位富豪我们私底下会帮你联系,先看看对方是否对你有意思。如果有,你自己看着办吧,中国网红圈里上百万个美女,能被富豪看中的有几个呢?”

    经理觉得自己暗示得很明显了,接下来就是许自香这坨烂泥扶不扶得上墙的问题了!

    **

    许自香想去酒吧逛逛,兴许还能再遇到秦奋呢?

    去酒吧不是泡妞就是搞一夜情的,所以她是去泡秦奋的。

    替自己加油打气后,许自香又来到了那个高级网吧。再次见到了那个小帅哥。这次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徐自飞。

    “……”许自香瞪眼。

    徐自飞也是耸耸肩:“你是真名么?”

    她点头再点头。

    “所以一众网红里我就注意到了你,因为我俩名字太巧了!”

    徐自飞比许自香小一岁,许自香马上自来熟地称了弟弟,徐自飞有些不高兴,但也只是撇了撇嘴,“你又来找秦奋?”

    “嗯。他今晚会来吗?”

    “上次没带你去酒店?”

    许自香觉得这小子说话不够道地,“你看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徐自飞的回应是指了一圈酒吧里形形色色的男女们,反问道:“你觉得能出入这里的都是什么目的?”

    “泡人!”许自香说完后就萎了,“我有些难过……”

    徐自飞当即给许自香递上一杯鸡尾酒,许自香一饮而尽后,沮丧道:“秦奋好像不喜欢我,他对我没兴趣。”

    “我不是他,我不知道哦。”徐自飞回。

    “我很难过。”

    “你干嘛难过?”

    “我……”许自香偷摸摸左张右望了一下后,压低声音回答道:“我喜欢他……”

    结果你能指望在吵杂的酒吧里说悄悄话能有人听得清楚?!

    这时DJ刚巧把音乐放得很大声。“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徐自飞吼了一声。

    许自香瞪眼,她本来刚酝酿好的情绪,被他一吼瞬间没劲了。“没什么。”

    徐自飞见状,也没再追问,扔下许自香一个人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