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

    秦奋终于将视线从手机里移开,漠着张脸问:“有什么好项目?”

    “嘿,就等你这句话了!”

    秦奋不差钱,身为超级富二代,父母给的第一笔资金让他投入到各种游戏世界里,公会美人呼朋引伴,最后还组了个超跑俱乐会。

    可以说,在三十年前的人生里,这个男的是一边玩一边把男人的创业都整好了。

    天生就是享受富贵的人,他的人生比别人来得太过平顺,所以即便是创业也被很多人忽略了他自身的实力……

    当然,他无须向外人证明什么。

    **

    经理又来了,给许自香说,“我们过一周要给你举办一个握手会,主要用来吸引老子有钱。”

    “我担心到时候有人拿刀来砍我手!”许自香有些后怕地捂住自己手。

    “就是一个私人小型的不超过五十人的派对,会场上肯定会严格把关的。而且握手会还有别的网红拼团。邀请函全是给你们历任打赏最高的前五十名。”

    “这个好这个好!”许自香暗爽。

    “这事就这么决定,你可以出去了。”

    许自香出门。

    苏影江跑出来,“小许,我今天要去打水光针,你打不?”

    “我还有差三天呢。”许自香摸摸脸。

    “那不管,陪我去!”

    在京里有名的几家医美医院就集中在那里,这里是网红们的最爱,如果你爱蹲点,来这里一蹲,天天都能见到娱乐圈的人。

    苏影江虽然坚持原汁原味,毕竟她衡量过自己不是网红的命,但是对其它的美容项目还是钟爱的。

    许自香陪伴苏影江的空档里,在想着是不是该拔个毛了?

    苏影江凑上来贼笑:“能不能脱衣服让我瞧瞧那处儿是不是粉嫩粉嫩的色?!”

    许自香小脸爆红,但是掩不去的底气十足:“告诉你,我还真有这本钱!”

    于是她去拔了个毛再做了个全身SPA,整套疗程下来,只感慨一句:“耕地都是肥沃至极了,就差那头耕地的牛了!”

    好吧,玩笑归玩笑,但也浅藏几分真心。

    许自香要去感谢有徐自飞,于是在双休日时,打了个电话去邀请徐弟弟。

    徐弟弟彼时在睡觉,昨晚熬夜班了,年轻人的生活都是从下午开始的。电话里吐字不清道:“那什么,你到丽华别墅来找我,五十四幢八号就在那里!来了直接输门卡密码进来,容我再睡一会儿!”

    电话挂断,目瞪口呆。

    新中国新时代很多建筑那个名字取得特别棒子炸天,听到别墅不要惊慌,它可能就是一个普通楼盘的名字。

    不过丽华别墅真不普通,许自香在去的路上暗自想,看来徐弟弟是个小富二代。

    当然她所处的圈里小富二代爆多,所以没啥好稀奇的。

    一路成功摸到徐弟弟的别墅前,独幢三层小洋楼,称不上多么豪华一套上千万应该要有的。

    嗯,徐自飞弟弟这个酒吧小王子看来家底还不错哦。

    感慨中输了密码进屋,屋子里面的装修就有些普通了,而且乱糟糟的,超级空洞,不够奢华。

    唔,给他家境减两分,很可能是大财力用在买房上,装修就余额不足了。

    都说真正有钱人不是买得起房,而是装修得起房。

    “徐自飞?!”许自香扬声喊道。

    从一楼一路摸了三间卧室都没人,再上了二楼,终于在主卧室里拽出了徐同学……

    光溜溜的一大帅小伙子!

    噗!

    许自香把人扔回被窝里,然后拿皱巴巴的被子把他重新裹好,刚刚惊鸿一瞥好像看到对方的屁、、股了……

    要争取坐他旁边的位置网红上位记(女娲)|

    /books/635829/articles/7327050

    要争取坐他旁边的位置网红上位记(女娲)要争取坐他旁边的位置

    “你看到了么?”徐自飞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然后要掀被子。

    许自香脸一红然后转过身去,语气极度老炼:“看到又怎样?我对它又没兴趣!”

    “要不要趁着天气正好来一发?”

    “你要是再调戏我就走人了!”

    “行行行,开玩笑的。你先出去,我穿衣服。”

    等徐自飞从卧室里出来,许自香正在随手替他整理一下凌乱的狗窝,但说真的她有些无从下手。

    “放那里别动,我就喜欢这样!”

    “我也不想替你弄。”

    徐自飞去厨房拿燕麦片和牛奶,许自香左右张望了一阵后,走过去:“我是来谢谢你的,托你的福,秦奋终于给我微信点赞了!”

    “微信?我俩加个呗。”一屁股坐下来吃早餐午餐的徐自飞掏出自己手机和许自香加了好友。

    “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有没有要回报我的?”

    “除了人以外其它的都可以。”甜美微笑。

    徐自飞眯眼,许自香感慨:“我真是发现你的皮肤怎么比我还好?就是黑眼圈重了点!”夜店光线暗看不够清楚,白天再看这男孩子真是唇红齿白的。

    “我妈皮肤好。”

    燕麦三两三吃完,徐自飞是大胃王,老大一个海碗一半燕麦下肚,看得许自香很是惊讶。看着瘦高得像竹竿结果饭量还惊人。

    吃完,“我们出去约会吧!”

    “哈?!”

    徐自飞有辆车,宝马,应该六十几万。

    许自香坐上去以后,问道:“你家境很不错哦。”

    “你有没有心动?”

    摇头,“我的目标是秦奋!”

    徐自飞翻白眼,“你是喜欢他人呢,还是喜欢他钱多一点?”

    许自香认真想了好一会儿回答:“两个都很喜欢怎么办?!”

    “贪心。”徐自飞骂了一句。

    许自香耸耸肩,满脸憧憬:“不向往更好的生活的人都是假的。我一定要泡到秦奋!”

    “那么现在进展到哪里了?上床了吗?”

    “没什么进展……”气馁,“我觉得他不是很喜欢我。”

    “整得都差不多,要付出真心很难的。我教你一招,你直接脱光了躺他床上,这个时候见证女人技术的时刻到了!”

    “我看起来是这么不自爱的人吗?”许自香眯眼笑。

    徐自飞咧了个嘴,没再吭声了。

    徐自飞要去买衣服,他说他好久没买过衣服了,许自香想到他狗窝里那一堆凌乱的衣服,他还真该买买买了。

    两人逛街时,许自香很自来熟替他挑选款式,毕竟是当作朋友一样的友好关系,和这种富二代建立深刻的革命友谊,以后她赚了钱要开个什么副业人脉也广多了。

    “你会不会一双袜子穿五天?”

    “你可真恶心。”

    “我看你狗窝就觉得你是这种人。”

    “我只是喜欢凌乱,不代表我就那么邋遢好么?这件T恤穿我身上好看不?”

    “你或许可以试试!”

    于是徐自飞去试衣服了。

    许自香在等待的空档里又跑隔壁女装去试了衣服,女人真是不浪费一丁点时间。

    徐自飞再出来时没找到他的女伴,漂亮的脸蛋都黑了,一旁的几个店员犯着花痴地盯着他问:“请问你是不是哪个偶像明星呀?”

    “你们觉得我有这么缺钱么?!”徐自飞脾气不好。“看到刚才和我在一起的女伴了吗?!”

    徐自飞在隔壁抓到了许自香,许自香刚试了一条短裙,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特别美丽,让本来有些怒气的徐自飞瞬间消气了。

    美人试衣服是赏心悦目的。

    “徐自飞,我这裙子好看么?”

    “好看!我这T恤好看么?”

    “好看!”

    两人相视一笑。

    付款的时候起了点争执,徐自飞要替许自香付款,许自香没同意,“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才不要!”

    “那女人不是巴不得男人给她付款么!”

    “我又不是那女人!”

    他俩在付款处争执了挺久,最后徐自飞妥协,“这样,你替我付,我替你付!”

    许自香想了下,有道理。

    于是各自付了款。

    完了以后许自香才醒悟道:“可是我没说过要送你衣服啊?!”

    徐自飞没吭声,只是嘴角勾勒了抹愉快的笑容。

    许自香替他买了衣服呢,嘿!

    **

    秦奋喜欢打篮球,隔三差五就一定要泡在篮球场上。

    徐自飞为了平息许自香的不满,说晚上带她到秦奋那儿去。

    “你和秦奋好像很熟?”

    “他是我哥呀!”

    “哦哦。”许自香没多想,酒吧里认兄弟的事儿暴多的。

    秦奋身边永远不缺小网红,那群网红们真是无孔不入,徐自飞带着许自香来的时候,几个小网红已经在充当拉拉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