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糊涂地看着大家,“我没说要参加啊!”

    “五千块,三个小时,不算便宜了。”经理语重心常,强行塞任务的嘴脸:“你不是要参加网红大赛吗?现在提前去综艺节目上露个脸,到时对你很有帮助的。”

    貌似说得有两分道理……

    可是……

    “那通告费也太低了吧……就不能涨点么?”许自香苦瓜脸,“我好歹也是一个二线网红吧,月过十万的身份呢!”

    “现在节目组经费有限,等出名了投资商找到大款的了,肯定给你涨薪水!”

    “等它出名了我怕是早就没在那里了……”

    “好了,许自香,你就当帮个忙。中国可是人情社会啊!”

    “……”

    **

    秦奋给了许自香一张银行卡,里头有五百万的买房钱。许自香拿着钱二话不说就拖着徐自飞去物色她的新居。

    经过一系列价格地段选择,她总耗时一周才敲定离公司乘地铁二十分钟路程,离徐自飞开车半小时离秦奋开车十七分钟的一处高档学区房。总计八十四个平方的精装房。

    “你离你男朋友这么近,要是分手了会不会太尴尬?搁我看的话,不如换一处,离我近些,我那附近也有不少同价位的好房子。我俩有照应。”

    “啊,我不离男朋友近点离你近点,你说我男人会怎么想?”在收拾大包小包让搬家公司给她搬房子,新房是半年前就装修好的拎包可入住。许自香脸上笑开了花。

    两室一厅的小套房,副卧比主卧小十来个平方,设计的是折叠式双人床镶入墙壁里。平时如果有客人来就取下来,没有就是独立的书房,许自香当时一参观就决定是它了!

    徐自飞替她找了些关系,拿到了内部优惠便宜了十多万给全款拿下的。

    “他多半会吃醋。”摩挲下巴的高瘦男孩不怀好意地站在窗户前,“许自香,现在你在本地有房了,你要怎么感谢我?”

    “你说呗,要怎么感谢?”许自香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往衣柜里挂,小嘴里还哼着:“我有房啦……我是快乐的本地人……哼哼,谁比我厉害……”胡编乱造的原创歌词。

    “至少要请我吃十顿海鲜大餐,十顿牛排大餐,十顿法国大餐!”

    秦奋对许自香上心了2

    “没有问题!”许自香很是大方,“请你吃一辈子都行,只要我请得起!”

    徐自飞眼睛都笑眯了,“我记住你说的话了哦。”

    “嗯哼。”

    **

    秦奋捧了一大束棉花去参观女朋友的新居,替她暖房。

    许自香在厨房里蒸螃蟹,替男友开了门邀请他进来。秦奋的第一句就是:“好小。”

    “才不小了呢!”许自香很满足地把棉花拿去花瓶里插好,“等下徐自飞要过来。”

    “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

    “怎么没邀请你公司的同事?”秦奋往沙发前一座,对参观新房兴趣不大。

    许自香回答:“我可不想让同事们羡慕我!”咧嘴一笑,凑到男人基边,“奋,谢谢你!”啵地一声在他脸蛋上重重香了一口。

    男人嘴角一勾,不爱笑的俊脸也透了些愉悦。

    “如果你表现得更好,以后我还会替你换一套大房子。”

    “嗯?”许自香桃花眼一睁,“怎样为表现得更好?!”

    “更讨我欢心。”他伸手勾住她细长的脖子,年轻女孩长相很甜,甜到了他心底。

    许自香为难脸:“我难道现在还不够讨你欢心吗?”

    他摇头,“不够。”

    她受到了打击,作捧心状,“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对你那么好了,还要我怎么做呀?!”

    年轻男人嘴角一勾,见女友耍宝样的直挺挺往一侧的沙发上重重倒下去,嘴里还说着:“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他没吱声。

    没有观众捧场的许自香躺了不过几秒后又跳了起来,“我的螃蟹蒸好了!”急急忙忙跑去厨房。

    厨房很小,数平方米,只容得下两个人。秦奋站在门口,背倚在门框前看着许自香熟练地弄菜,交往这么久了他是第一次看到她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

    “你会弄什么菜?”他问。

    “一些简单的家常菜。”许自香螃蟹拿出来后,又换上多宝鱼蒸进去。“今天晚上只有三个人,所以我弄的菜不多,主要是胜在精致。

    “你怎么从没弄给我吃?”

    “平时我们都是在外面吃了才回家的呀,我又没有机会。”许自香噘嘴一脸委屈。

    “这倒也是。”他点头,他很忙,和女友交往半年了,但他总会刻意的保持两人的距离,不能太亲密,也不愿对女友深入了解。

    “你和徐自飞比和我还熟。这房子是他陪你挑的。”

    “奋在吃醋吗?她嘻嘻一笑,回过头的小脸上满是开心。

    他没点头也没摇头,盯着天花板看了眼,回答:“我本来是以为买房子时你要找我一起去的。”

    “我找你你会去吗?”她反问。

    “不一定,要看时间。”他保守回答。

    她马上挑挑双眉,“所以呀!因为知道我的男人他不一定会陪我去,而且又那么忙,挑房子这种琐碎事我就交给更为清闲的好朋友徐自飞了嘛。”

    “你很懂事。”他的女朋友不吵不闹的,什么都事先替他想好了,这种理由他无法反驳。

    “我去外面等你。”

    “我炒完菜就出来陪你!”

    徐自飞提着礼物来了,手里抱的同样是一大束花,还是白玫瑰。

    秦奋去开的门,徐自飞当场把白玫瑰递给秦奋。

    秦奋接过白玫瑰,三百朵玫瑰花还是颇有点重量的。“为什么是白玫瑰?”这种颜色他们一般用来送死人的。

    许自香是等着花等了很久,比起男朋友给她带的棉花,明显在徐自飞送的粉玫瑰上面更显激动:“你真的给我买了!”

    从厨房出来就一脸感动地去抚摸白玫瑰。

    “不知道啊。许自香说她喜欢白玫瑰,说不能让男朋友买来送她,所以让我送。我也是郁闷。”

    “我就是单纯喜欢白玫瑰而已。”许自香笑得甜,把白玫瑰从秦奋手中接过,很是小心翼翼拿去餐桌上放着,然后还拿出手机各种拍照。

    那兴奋劲儿,是秦奋在初次送她豪车买名牌衣包上面才有的。

    那是秦奋第二回正式打量许自香,她在餐厅那头,他在靠近玄关处,两人的距离有四米,他因为站得远些,也可能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女朋友了,就多看了几眼。

    看到女友给白玫瑰拍照时那一脸的幸福,看到她小心翼翼找好角度和花合照,摆各种POSE,脸上的快乐感染到了他。于是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他觉得她的喜悦让他也喜悦着。

    徐自飞站在一旁,他先看了看许自香,很高兴她为他送的白瑰花而如此激动。再随后状似漫不经心地看着秦奋,看到他脸上的那一抹宠溺时,年轻男孩的表情渐渐淡去,他借着低头的瞬间将流露的真实内心掩饰过去。

    啊,秦奋开始对许自香上心了么……

    那时徐自飞不安地猜测着。

    秦奋替许自香做家务1

    三人晚餐吃得很愉快,许自香和徐自飞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而一贯寡言的秦奋更多的是安静聆听。

    如果女友和兄弟聊得比自己还开心怎么办?

    他会发现他们气氛融洽到仿佛他们才是恋人,默契在许自香很自然替徐自飞盛了一碗汤后,本来并没什么异样的秦奋,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他觉得刺眼。

    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不喜欢,他真的很不喜欢这很久没有跑出来过的醋感。

    虽然一直和徐自飞聊天但也是一心二用的时时关注自己的男朋友,他瞬间的脸色一变引起许自香的关怀:“奋,你怎么了?脸色有点难看?”

    “我去厕所。”他说完擦了嘴角起身离开。

    徐自飞吼一句:“是要去大便了!吃饭到中途闹肚子!”语气里充满幸灾乐祸。

    许自香没好气瞟他一眼,“你够了耶,人家还在吃饭!”

    “说屎你会吃不下吗?”徐自飞捉弄。

    许自香无语翻白眼,“俗!”

    厕所的门玻璃制的,隔音不并强,躲进厕所里

    面的男人能很清楚地听到餐厅里传来的欢声笑语。男人和女人那么愉快的聊天从语气里就听得出来他们感情有多好。

    秦奋打开了水龙头低头掬了水洗脸,一张英气逼人的刚毅面孔,炯炯有神的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一个帅哥,不是时下流行的徐自飞那种小白脸秀气似女孩的帅气,而是刚毅的充满男人味的帅。

    仅是拼女人缘的话,毫无疑问徐自飞是更受欢迎的。但如果拼财力拼赚钱的脑子,秦奋绝对是更胜一筹的。

    ……什么时候他得和自己兄弟这样对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