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译不想再讨人嫌,马上重回酒吧,一开门王紫晴就双眼冰冷地瞪着他。马译心虚地低下头,摸摸鼻子。

    “失败了。”王紫晴早就偷看到了一切。眼刀子狠狠剜着马译。

    “对不起,小公主,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失败了!”

    “你真是没用,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

    心上人的打击实在太沉重了,马译很无奈又生气,然后又理亏。如果他动作再快一点,力气再大一点,或者叫个兄弟帮忙,这事马上就办成了!

    可惜临门一脚,都怪自己太自负了!

    不过……

    “我也是没想到徐自飞那小子会那么上心她!”马译推着责任。

    王紫晴只是再次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她已经不相信这个只会嘴巴说实际行动全失败的白痴了!

    让他来,不如自己另外重新找人!

    **

    徐自飞拿钥匙开了门.把许自香放到了沙发上.忙前忙后地去拿冷水来轻拍她脸颊。

    她这不正常的红润和昏谜,他一眼就断出她是被下药了!

    小马给他开车来时说马译行为怪异他才去把香姐拦下的,亏得小马机灵意识到不对,否则这时候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说你啊。都让你乖乖拿支票走人了,你不信,这下吃亏了吧?亏得我及时赶到,小马还救了你一命。”

    自言自语完这一段后,徐自飞给小紫晴打了个电话,“马译给许自香下了药,你知道这事吗?”

    “哦,是我让他做的。”小紫晴倒是承认很快。

    “如果你不承认,我肯定会告诉秦奋,让马译没法混下去的。”徐自飞说出计划。

    “那你现在是怎样决定?”

    “我觉得还是要告诉秦奋吧,你指使马译给许自香下了药。毕竟是他马子不是?”

    “那我告诉他,你暗恋他马子一事呢?”

    “随便你说呀。我喜欢对方是我的事,难道秦奋会怎样么?”

    “你要说就说吧。最好让他知道我很生气,生气到一定要拆散他们!”

    “那样你在秦奋心中就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哦。”

    “…所以,我就得为了那好印象默默忍受他们继续秀恩爱?!那样要到什么时候秦奋才会爱上我?!”

    “他不会爱你。你从来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还没有自知之明吗?看他交往过的女朋友款式,哪一款和你像的?!”

    “如果我也去整容了呢?整成他最爱的网红脸?”

    “整得了睑整得了心吗?你们从小认识到大他都没动过心。王紫晴,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放弃他了!”

    “闭嘴!”

    那端电话挂断了。

    刺激了王紫晴出了一口恶气后,徐自飞蹲下身子靠坐在沙发前,俯低着脑袋凑近许自香面前,盯着那张甜美沉睡的睡颜。

    她身上只有很淡很淡的酒昧儿,再混合着她平时使用惯了的身体乳,闻起来香甜香甜的很令人陶醉。

    不由得凑得更近,轻抽几下鼻子,一脸陶醉低语“你什么时候和秦奋分手呢…”

    他一直苦苦等候着,他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猎人,相信自己总会等到猎物落网的那天。

    当女孩睡颜香甜中时,年轻的大男孩一时没抵受住诱惑,张唇轻吮着她的唇瓣几许,最终不敢太过放肆而缩回舌头。

    在女孩因药物而睡得毫无知觉时,他是真的很想把她衣服脱光了干上一炮,反正她也不会知道的…

    不过呢……

    大男该背靠着沙发将头颅往后仰轻放在软垫上,一双手摊得大大的双目无神盯着天花板,“我今天就不给你打电话了,难得让她来陪我睡一晚。秦奋表哥。”

    而与此同时,王紫晴仍在酒吧里买醉,并独自拎着一瓶烈酒躲在包间里猛灌。包间外,马译时不对地透过那小窗户往里望去,一脸的担心和欲望。

    他很想去亲吻小公主,让她不要再流眼泪了。可他不敢,她的身份背景让他无法像对待许自香那样用下药就搞定的。

    “秦奋除了有钱以外哪点好?我是钱比他少些,但是我对你一颗真心可是日月可鉴啊!你干嘛一定要吊死在他那棵树上!真是气死人——”又无可奈何。

    凌晨的夜晚的幢豪宅里,秦奋正戴着耳麦和团队钻研游戏战术。

    许自香向秦奋告状啦!1

    许自香睡在了徐自飞家里,醒来也很早,凌晨四点左右,她睡在客厅沙发上,腰上一条毯子搭着。

    惊醒的瞬间就是检查自己是否被性侵,身上衣物完好.周围熟悉的环境让她叫了声:“徐自飞!”

    客厅里留有小灯,她翻身下了沙发,然后跑去推开徐自飞的房间门,大男孩裸睡状态下某根物什一柱擎天时,吓得她猛地把房门重新关上,满脸懊恼,“又看到小弟弟了——”

    “徐自飞,你醒了没有?!我昨天晚上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吗?!还是说你及时救了我?!”许自香担心得地直追问。

    屋里头睡得真香的年轻男孩翻了个身,然后不慎压到他硬肿的小弟弟了,伸手习惯性撸了几下次,猛地睁开眼翻身坐起来,“没有!很安全,是我救了你!有事明天再说!”

    困意太浓的小白脸帅哥又重新倒回了床上闭上眼,拉过一旁的被子蒙住了眼睛。

    “你有穿了衣服吗?!”门外许自香再追问。

    “你又不是头一回见我小弟弟了!没有!”

    许自香脸一红,徐自飞什么都好,就是爱溜鸟。

    “你能不能先别睡,赶紧告诉我下我被下药之后的情况?!”许自香快被好奇心给憋死了。

    徐自飞一把掀了被子,再次坐起来,半眯着眼睛去拿大裤衩穿上,然后再出来打开门,就见到许自香一脸着急要拉屎的样子,他两眼无神回:“也没什么。就是马译要带你走时我及时赶到解救你了。你有空谢谢小马,他有帮你争取了宝贵的救援时间。”

    “确定是他下的药吗?。我只知道在黄落那里喝了点酒以后整个人就不舒服了,很想睡觉全身没力气,他为什么要在我酒里下药?”

    “因为王紫晴呀。”徐自飞越过她走进客厅,然后再越过客厅去餐厅旁饮水机里倒水,“我不是说了吗?你不拿八百万,就要承受王紫晴的怒火。”

    许自香瞬间气炸了,“所以她就找马译来给我下药?!她想干什么?!是想拍我裸照还是找人强奸我?!”

    一想到这两种可能她气得浑身哆嗦,然后越想越害怕!

    咕噜咕噜,徐自飞仰头一口饮尽,一大杯温开水下肚后,他低头瞟了一眼许自香,然后说:“我要先去上个厕所。”

    他这一说,许自香也是感觉自己大门关不住,也跟着先把厕所跑了。

    待再出来时,徐自飞拿了个三明治坐在沙发前吃,并问她,“要来点吗?”

    许自香肚子也饿了,走过去徐自飞把自己的撕开分了一半给她,“家里就一个了。没存货了。”

    许自香啃着三明治,恶狠狠地吃了几大口后,越想越气,王紫晴一而再再二三的欺人太甚了,她一直处于被动情况下,这口恶气再不出她就是个包子了!

    “我决定了!明天一早我就向秦奋去揭发她!那个阴险的女人!”

    徐自飞没立即发表意见,自顾自地把三明治吃完,填饱了肚子后,眼看时间也快五点了,还能再睡三个小时的。

    “你觉得行不行?”久等不到男孩的回应,许自香追问。

    “要去就去吧。她确实是有些太过分了。现在是下药,也是你运气好被我救了。可下次呢?如果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呢?”徐自飞眼神少见的冷。

    许自香太感动了,一双手紧握住徐自飞的,“我以为你会叫我再继续忍的!”

    “有些事可以忍,有些事不行的。好了,我去睡回笼觉了。”

    许自香没等到天亮,直接把要睡回笼觉的徐自飞拉下来开车送她先回了家。

    回家换了衣服清洁保养脸蛋后,大约是六点左右,她下楼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出门。路上路过常去的油条店买了两杯豆浆三根油条,然后一路飞驰向男朋友的家。

    秦奋彼时玩游戏熬到凌晨三点左右,女友没有事先打电话,直接开门进屋先把油条豆浆拿碗去盛出来,在餐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后,才打开卧房的门,秦奋戴着眼罩在睡觉。

    许自香一看就知道他是熬夜了,只有熬夜这人才会戴眼罩,不想让白天的阳光刺醒他。

    平日里会体谅他的女友,今天因为火气大,全程板着张脸的,一手下去摘掉他的眼罩。也因此把年轻男人给弄醒了。

    猛地睁开眼的瞬间,眼窝里还有少量的红血丝,果然是熬过夜的人,气色都不是很好。“让我再睡一会儿,我昨晚很晚才睡。”

    男人伸手去接回眼罩,可惜许自香把手举得高高的,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察觉到女朋友有些不对的秦奋,那一张温柔的小V脸今天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