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得外焦里嫩的,撒上调料最后裹在生菜里递给许自香。

    许自香幸福得眯起眼睛。

    “徐自飞,再来一块!”嘴里塞着美食的许自香还在催促着。

    徐自飞又裹了一块递给她,许自香拿起来站起身就往另一个座位去,那些没眼力的女人们把本该属于她的位置给抢了,而她男人一贯忙着和朋友们聊天打屁的,女友总是得自生自灭的。

    不过被男友冷落的许自香并不会太在意座位靠不上前,她拿起一块烤肉喂给他时,眼睛都笑眯了,“好吃吗?!徐自飞的手艺一流,以后当他女朋友的人可幸福爆了!”

    “好吃。”秦奋点点头,他吃法斯文,不是一口包而只咬了半口。本来早就准备了女友的位置的,结果身边这个不识相的女孩厚脸皮要坐下,在众人起哄让她让座中,她还厚脸皮开玩笑:“秦奋,我今天晚上拆散你和你女友,你会生气吗?”

    他会生气么?!

    一个大男人为一个座位计较传出去不是惹人笑话,自然面部平静地扯个嘴角,摇头,“随便坐吧。到处都有座位。”

    于是,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也真就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

    可怜的许自香,男友连个座位都守不住。

    一开始发现秦奋身边座位被别人坐了以后,许自香心里头是鼓着气的,不生气才怪。可是转念一想,行嘛,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如果动不动就要生气那自己不成了气包么?

    男人不守座位,没关系,她最好的男闺蜜徐自飞永远会替她留一个座位的。

    然后一对情侣各自分开就座后,许自香起初是带着堵气的心思不去理会男友的,随后是真的因为和徐自飞聊得太嗨直接忘记掉男友了。

    直到吃了十来分钟后,才想起自己是不是该秀秀恩爱了?于是这才挟了一块五花肉过去。

    再说到秦奋,别看他表面和朋友吹牛吹得嗨,可私下里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拿眼偷瞟。

    这越看心里头也渐渐的有了一团儿小火气,在许自香给他拿五花肉来前,他身边的不知名女人还在揶揄,“真好呢,不用动手都能有自来食吃。庞东,你要有人家的一成我都万分高兴了!”

    “什么呀?”庞东漫不经心随女人所指望去,就见徐自飞挟烤肉给许自香,面上立即露出个意味不明,“秦奋,你那弟照顾嫂子真是一流啊。”

    秦奋闻言光明正大望过去,就见到许自香嘴里塞着肉和菜叶对着徐自飞笑得很甜。

    他当即有些不爽,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收回视线,“嗯,自飞本来就很会照顾人。”

    庞东挑挑眉,这都还没上心啊?!

    牛逼的男人啊!真得到时候头上顶着一片草原才高兴?

    庞东不敢再多言,今天他已经挑拨不少了,再说下去怕引起秦奋反感。

    他这话刚说下没多久,这许自香就仿佛打他脸似的给男人送来五花肉,那一脸甜蜜劲儿,要是庞东这时候再揶揄个几句肯定气氛得僵。

    吃着女友送上来的肉,听着女友对徐自飞的赞美,老实说,本来她送肉过来时男人这心里还是略略高兴的,猜忌的心瞬间被抚平。结果她这嘴一开口,说出的话就让他吃进嘴里的肉都很不美味了。

    秦奋心里头不舒服,具体的不舒服他还是知道的,女友引起的。但面上永远雷打不动的平静:“你要过来坐会儿吗?”

    他这话一出,许自香扫了一下位置,没她位置呀。

    但身边的人还能再不识趣?那女人不让,他左手方不是还有一个男的么?立即端起碗筷殷切说道:“嫂子,我这里让你!来来来,坐这里!”

    秦奋也是要顺势而为拉女友坐下了,她是他马子不和他挨着却和别的男人坐其实也真不怪有些人的嘴碎。

    “别别!你坐着吧!我还没吃完呢,我就挨着徐自飞,挨着他坐他会替我剥虾壳!”许自香急急拒绝了。

    小手一缩离开男友的手中,也不等两人进一步反应马上跑回去了。

    挨她男人坐干嘛?都是她伺候他的,还是挨着徐自飞更爽呢!

    许自香想法很实际。

    秦奋目光一直追随女友,直到她落座重新和徐自飞热闹聊天起来后,才表情淡淡地把视线收回来。

    但余下时间,面对一桌的美味他觉得没了胃口,倒是一旁的啤酒让他兴趣浓些。于是拿起一支啤酒替自己倒上,狠狠地喝了一口。

    一旁,庞东微笑脸地偷瞟着。

    都是男人,他有心之下,哪里没看出秦奋那脸上淡淡的不舒服呀!

    嘿!怕过不了多久有好戏看了,他有预感!

    徐自飞接手照顾许自香1

    “徐自飞,你说你一个男人的手艺这么好,可让我嫉妒死了。怎么什么都会做呀!”

    “家族遗传。我爸我爷爷就很会烧菜,到我这儿随便弄弄也比一般人弄的好吃多了。”

    “哇,那你奶奶和你妈不就享福了吗?”

    “对啊。亲朋好友都羡慕我家的女人们。也不是跟你吹牛,我徐家的男人啊是既能做菜又能上班,最后还能带孩子呢!”

    “哇哇哇!徐自飞,你没忽悠我!真能有这么好?”

    “你别看我家现在很有钱,往我爷爷那数,他小时候是很穷的,后来我爸十多岁家里条件才好的。再到我爸长大成人才进一步扩大了家族产业,所以我家和秦奋家不一样,我们家族没门当户对的要求。”

    “那就是新兴豪门?”

    徐自飞犹豫了下,“称得上豪门吧,好歹家族也是几十亿家产了。要用豪门也勉强够得上资格了吧。”

    许自香听得啧啧摇头,“你家里就你一个独苗?”

    “哪能啊?我下面还有两个双胞胎妹妹。不过家产大部分都是我的。”

    “那嫁进你家的媳妇得多幸福?”许自香是真的有些羡慕的语气了。

    徐自飞听出来了,他很想伸手一勾她脖子,但考虑到人太多还是控制住了,但也是凑近她面前,“不吹牛,肯定比伺候表姨要轻松多了!我爸和我爷爷现在有空都还会亲自下厨炒几个菜再洗个碗呢。”

    “许自香,你家的男人真是好好哦……”许自香单手托下腮,一脸羡慕。

    “我也理所当然的好呀!等你有时间了,我带你回我老家苏州,我们家在那里还有民国时期的大宅院,可古香古色了!”

    “行行行!等放长假了约好到你老家去旅游!”许自香双眼瞬间来劲儿了,苏州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呢!

    “呐,徐自飞,再给我说说你家里的事。你们家是以什么起家的啊?”

    “纺织企业起家的……”

    时至八点,众人酒足饭饱,秦奋喝得有点多了,所有人都归咎于是气氛太热闹了所致,与他同红了脸的朋友不少,兴高采烈地意犹未尽中想着再续摊。

    钱潮提议在秦奋家的地下室K歌,省去了到外面找KTV的事儿。秦奋虽是微醺但也是同意着,招来管家准备下K歌房。

    “许自香!”男人声音微扬召唤。

    “来了!”许自香坐着轮椅过去,“亲爱的宝宝,你找我什么事儿?”她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了,这么肉麻的称呼都用了。

    男人低头,他扫了一眼她的脚伤,“等下大伙要继续唱歌,你是要回房睡觉吗?”

    许自香点点头,“我就不凑热闹了。看你满嘴的酒气,你喝了不少哦!”

    “没什么。几瓶啤酒还醉不倒我。”

    “我先去安排大伙去唱歌,你呢先回房?”

    “我让徐自飞等下抱我上楼。”许自香已经体贴地安排好了。

    她虽然和徐自飞聊得很开心但也时不时关注着自己男友的,见他啤酒喝了不少,一看就是把她脚伤给忽略了。心头虽失落,所幸身旁的徐自飞足够体贴,说等下抱她上楼的,才让她心情被抚平。

    “徐自飞抱你?”秦奋眼睛微瞪,他看着她一脸的灿烂,再看庭院里没有徐自飞的人,但脑海里总回忆着吃饭时这两人的亲密……

    心头不舒服。

    “我抱你就行了。”最后他宣布!

    “你能行吗?!”许自香明显一脸害怕。

    “你质疑我?”

    “徐自飞只喝了一瓶啤酒……”她小声嘀咕。

    “自己的女人让表弟来帮忙,我担心别人又要说闲话的!”他把一切不舒服归为面子问题后,伸出手搭上椅把,然后无视许自香的不情愿推往屋里去。

    虽然是有点醉,但也一路上有惊无险把女友给抱上二楼了。只是可怜许自香一路上一双手死死勾着男友的脖子。

    待到男友双脚踩到走廊上后,许自香方才重重松了口气,而男人则低头质问:“都说了我还没醉到抱不动你的地步。”

    “我这不是担心么……你眼睛都红了。”这因喝酒而充血的一双眼瞳,能说喝得不多?

    鬼才信他!

    就如许自香最后的猜测,秦奋在把她放到床上时脚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