踉跄,两人一起摔进了床上。

    所幸被褥足够柔软,她只是轻轻地身子被抛起又落下,但这也伤到了她受伤的脚。

    一声痛呼中,男人从昏眩中甩甩脑袋,这一摔反而把人摔醒了两分。见女友小脸烂皱低声痛呼,心里倒是急切中面上也露出相应的心疼:“摔到脚没?!”

    徐自飞接手照顾许自香2网红上位记(女娲)|/books/635829/articles/7465252

    lise

    徐自飞接手照顾许自香2

    “呜呜……都说了让徐自飞抱我啦……”许自香疼出了两滴眼泪极力忍下脾气抱怨。

    男人见那小脸可怜兮兮的,心头一阵爱怜涌现时,忙不跌地捧起那甜美的脸蛋,让接二连三的吻落上去,“不痛不痛哦,都是我的错哦……乖乖……”

    许自香被这么柔情似水的情话安抚着,这脚上的痛也消失了,难过的心瞬间被抚平,睁大水亮的眼子,见喝了酒后的男人表情特别的柔情,心头瞬间跟抹了蜜似的甜。

    “下次我绝对不相信你了啦!”

    “好好好,下次我一定小心一点!”

    替许自香推轮椅上来的徐自飞,安静地站在没关门的门口,他看到了秦奋跪在床边人亲吻女人的温柔,也听到了独属于情人的甜蜜情话。

    他眼神透着几分失落和难过,他喜欢许自香,原本以为表兄玩过不久后就会失去新鲜感然后分手,待到那时他再顺理成章接收了她。但眼下看来,他们俩的感情离分手还差得远呢……

    “你们俩先暂停你侬我侬吧。”徐自飞抿了抿嘴,推着轮椅迈步上前,“我把轮椅给拿上来了。”

    “麻烦你了,自飞。”秦奋放下女友的脸,帮着她躺在床上后,深吸一口气:“我先去看看他们唱起来没有,过去坐一会儿再回来。你暂时一个人OK?”

    “OK很OK,有徐自飞在呢!”许自香什么都要扯上徐自飞。

    秦奋眉头一皱,她嘴里全挂着徐自飞让他很不爽,可眼下确实需要表弟来帮忙照顾。孤男寡女独处的……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最终他只得轻拍她额头,像安抚宠物一样安抚完离开了卧室。

    目送秦奋离开后,徐自飞回头回:“是不是先替你倒一杯水,然后找个拐杖让你先上个厕所?”

    许自香甜甜地比了个OK的手势。

    拐杖是徐自飞的手臂,许自香金鸡独立进厕所:“你把我放到马桶那,我是可以自己脱裤子的。”

    “我要给你脱裤子秦奋会杀了我的。”

    “他要有你一半好我都开心死了。”许自香摇头叹气。

    他小小再次试探,“那明知道不够好,还是要呆在他身边?”

    女人很理所当然的语气:“我喜欢他啊!除了钱以外,最喜欢他了!没到必须分手的那天我都还想死皮赖脸守着他!”

    “我告诉你,相处得越久分手时就痛苦,别到时候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找我买醉。”他伸手戳了下她额头。

    “真是气人!我难道除了分手以外就没有第二条出路了吗?!”许自香气鼓了脸颊。

    “有啊。你现在去发家致富,趁秦奋结婚前成为千亿富婆,马上就能和他永远在一起了!”

    “哼!好了!我现在讨厌你了,你出去,我要小解了!”

    徐自飞出来后守在厕所门口,“你可千万不要摔倒了啊,就算要摔倒也要先把裤子穿上,要不我会看到不该看的。”他把额头抵在门口上。

    一门之隔后传来哗啦啦的放水声,片刻后是抽水马桶声。

    徐自飞抬起头,面色平静左张右望着。

    “好了啦!”许自香的扬声。

    “我进来了哦!”等了三秒才推门而入,他足够的绅士。

    许自香站在马桶前,等着他把她重新扶上了床。

    “手机,给你!被子,盖好!水,快喝!”

    病人乖乖照做后,在徐自飞放下水杯时问:“你现在要去包间喝歌吗?”

    “要去啊。我总不能和你在这大眼瞪小眼吧。”

    许自香有点哀怨,“那你记得替我监视下我那个不够体贴的男人,可别让他被不三不四的女人占了便宜啊!”

    徐自飞比了个OK和一个放心的笑容离去。

    先给个巴掌再赏块糖1网红上位记(女娲)|

    /books/635829/articles/7467947

    lise

    先给个巴掌再赏块糖1网红上位记(女娲)先给个巴掌再赏块糖1

    秦奋瘫在沙发椅上半眯着眼,身边总有不怀好意的女人意图勾引,可惜又碍着人多不敢明目张胆的。

    K歌房里声音很是响亮,但是门一关上却是鸦雀无声的,足见隔音效果之好。

    “秦奋,要喝点水吗?”有妖艳贱货端茶递水的,顺势将丰满的乳房贴上去。

    男人对这种俗物没兴趣,借着接水的举动不着痕迹把她推开。这要是个脸薄的女人就该知难而退了,可明知对方有女友还贴上去就知道有多不要脸了。

    “你们几个,离我远点!”眼见女人们越来越得寸进尺,秦奋睁开略腥红的眼,因为酒多而染红的眼眶配上那圆鼓的牛眼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终于左右清场了,徐自飞也来了。

    一门之隔世外桃源与繁华市集,徐自飞探头,“玩得怎么样啦?!”

    一听包房内那参差不齐的歌声,就知道他们确实是玩到兴上了。

    年轻大男孩很快在人群中搜索到他的远房表兄,“秦哥,你没唱一首?!”

    秦奋马上招手,大男孩长手长脚的,走过去一屁股坐下,秦奋勾他脖子贴耳叮嘱:“这里由你来招呼着,我先回去眯会儿!”

    “行啊!你放心回去吧!”

    许自香正在和关心她伤情的粉丝们聊天,再顺便删除一些辱骂的留言。正忙得忘我中,秦奋回来了。

    这距离他泡地下室已经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了。

    若是普通的情侣档,男人丢下受伤的女友去这么久,许自香早就一巴掌扇过去,并且闹分手了。

    可惜眼前这天之骄子是超级富二代啊,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浓郁的金钱味,再则迟早也是会分手的,所以,一哭二闹不适合她呢。

    只是在旁边的床垫沉下来时意识到男友回来了,见他微微通红的脸蛋和脖子,许自香放下手机摇摇头,心里不难受那只能说明她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

    所以她很难过,“你是不是又喝了酒?!”那股酒味很浓。

    男人闭眼单手枕在脑下,回:“嗯,被他们又灌了些。”

    许自香嘟起嘴,“那你这样喝醉了怎么照顾我?我要让徐自飞今晚留下来帮忙吗?”她越说越委屈。

    作为他的女友她真的已经让自己很乖很乖了,可也是太过于善解人意,以致这个男人虽然满意却仍旧没把她放在心上。

    如果撇开钱的份上,她这样做值么?!

    许自香失落地垂下头,掩饰掉眼里的湿热感。

    男人本来刚放松的身体,在听到徐自飞这三个字时,猛地睁开。他扭头瞪着她,“我刚吩咐了佣人,她会来照顾你的。”

    “哦……”许自香不想吵架,明显感受到男人的语气重了两分。

    她躺回床上,拿起手机,其实她一直是一个如果生气了就只想安安静静躲角落里平复的人。

    秦奋见女友若无其事脸,本来有点火气的心情反而消下去了。如果她这时候和他争执个几句,他可能会借着喝多了酒而发脾气。

    可惜没有。

    许自香很聪明。

    重新闭上眼,他对她说:“先让我睡一会儿。我休息下,你要上厕所时才叫醒我。”

    男人错误地以为,女友乖巧懂事是没有脾气的,其实只是她单方面的冷暴力。

    数分钟后,看着身边男人进入深度睡眠后,许自香重新放下手机,刚才看似玩手机其实屏幕里的内容她压根就没看下去过。

    人在生病困难时最能考验伴侣的真心了。平时她健康还好,他就算醉死了她都能想开自生自灭的,可眼下她是伤残人士,他明知道她腿脚不便无节制喝了酒跑回来睡觉。

    这是什么问题?

    一个态度!

    一个对许自香不够上心的态度!即便她平时要什么给什么,但这一刻,他的放任态度也就只是说明着从头到尾他当她是一只宠物而已!

    虽然一直都知道,也认得很清。但这一刻,可怜的许自香表示,她想自哀自怜一阵儿。

    时间指向十一点时,徐自飞来敲了门,他脸蛋儿略红,但没到醉酒的地步。免不得受热闹而感染喝上几杯的。探头进来,“香香,你要上厕所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