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而泣,毕竟能进他秦家大门当少奶奶了,这可是女人无上的荣耀啊。

    可惜把话带过去时,没有意想中的效果。

    “要去见你家亲戚?!”许自香整个人都惊了,“那你妈妈也会在的吗?!”

    他起初没明白,只自然的点头,“肯定在的。”

    许自香果断拒绝了,“我不去!”

    他一点即透:“为了我妈?”

    她猛点头,“阿姨看着我就来气,我要去的话她肯定会有想犯恶心的感觉!讨厌一个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的,为了不让她为难,我不去了!”

    “许自香。”秦奋有点不爽,他觉得许自香说这话是在故意暗示他,他妈的行为对两人未来的恋情发展很重要。“你知道,我会努力让我妈接受的,但你需要给我一些时间。”

    许自香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赶紧摆手摇头,“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在逼你什么啊!我真没这意思,我就单纯的把自己代入当婆婆的角色,想着我未来儿子如果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媳妇,我肯定也会气死并且很生气的!”正好她生的是儿子,以后当婆婆当定了。

    “真的?”秦奋疑狐。

    “千真万确!”她赶紧抓起了他手,睁着一双真诚的眼睛:“你看看我眼睛,看看我这双眼神,如果有半点虚假,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千万不要在男人面前挑拨他的妈妈,否则感情会出现危机。

    秦奋沉默了,许自香的人品很单纯,在他眼中就是一朵白莲花,所以她说的话他马上就信了。态度不由柔和下来,“可我希望你去参加,我们都要结婚了,如果顺利的话,今年国庆吧?再有九个月的恋爱期足够让我们双方不后悔了。”

    “啊?!结婚?!”

    秦奋将许自香的震惊误会成是喜悦,“跟我去见家长们吧。就算我妈不喜欢你,我的其它亲戚也一定会喜欢你的。”

    “……”

    面对秦奋的兴致勃勃,许自香真是左右为难了。

    她想拒绝,想告诉他她的打算,情侣的恋情不是一定要走到结婚的,如果是一年前,他说要娶她,她自然兴奋异常,女人的终极目标。

    可如今她已经足够独立,衣食无忧情感丰满下,哪里还需要踏入婚姻呢?

    所以!

    “那个,秦奋……”她有些结巴,不确定自己把打算说出来他会不会生气。

    不过正好遇到他要接电话了,许自香翻白眼,他总有接不完的电话,告诉他的心情消失,她选择过段时间再说吧。

    **

    小紫晴把许自香拉了出来买衣服,为什么这两人要凑到一起?

    问身边的徐自飞罗。

    “因为是有钱人家的生日宴会,所以还是要好好打扮一番的,要不失礼仪又不会太喧兵夺主。这种事交给我们的睛公主是最好的了!”

    “屁!”小紫晴白眼翻个不停,“我巴不得她丢人!”

    许自香可提不了兴趣,“穿一条价值几万块的小礼物,再佩戴一块十来万的手表,一对几十万的耳环。OK,搞定!”低调中的奢侈,她又不是不会装扮!

    “要嫁给秦奋的话,如果能和紫晴成为好朋友,以后你可不会受欺负了。”徐自飞的真正打算。

    小紫晴要不是和徐自飞感情真铁,绝对不会拉下脸来帮许自香一把的。

    了解到徐自飞的良苦用心后,许自香只有感激,可她还是得说:“嫁人是很危险的活。要伺奉公婆,一言一行小心谨慎,我自认还是个小宝宝呢……”

    “你还没打消你那不切实际的念头呢?”徐自飞翻白眼了。

    小紫晴有点莫名其妙:“你们在说什么?”

    许自香瞟她一眼,想着小紫晴本性不坏,还是值得交往的仗义姑娘呢……于是笑眯眯回:“我说我因为害怕处理不好婆媳关系,所以不想嫁给秦奋呢。”

    “什么?!”小紫晴惊掉下巴了。

    多少人梦寐以求只愿能嫁入豪门,结果许自香不识好歹要拒绝?!

    小紫晴衣服也不买了,当场教训起许自香:“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秦奋哥吗?你别以为你现在得宠了就可以拿乔了!我告诉你,再得宠也有失宠的那一天,当男人的感情不在你身上了,你要没一段婚姻你晚景就凄惨极了!”

    王母给女儿灌输过不少婚姻的好坏,小紫晴别看大大咧咧的,她只是不多想不代表她对这些家庭事儿不了解。

    许自香震惊地捂着嘴巴,“小紫晴,你怎么比我还了解透彻?!”

    小紫晴可得意了,这时候被马屁拍得没管她是要教训人,马上炫耀,“我什么事儿不知道的啊?!”

    许自香一脸祟拜地直点头。

    徐自飞在旁边默默看着,许自香把小紫晴当猴子戏耍可那姑娘还压根没反应过来。所以根本少担心许自香会受小紫晴欺负的,相反的背地里能不着痕迹使阴的许自香……才是真正可怕的女人呢。

    可惜啊,没人能像他如此了解她了。

    **

    秦奋对秦母说要带许自香见亲戚了,秦妈妈一张脸子冷到不行,她知道劝是没有意义的,只有装作面如死灰般妥协:“随便你,我也管不了你的!”

    “妈。”秦奋还是有些难过的,他从小不怎么叛逆,还算是乖巧懂事,而父母也不是绝对强势的人。可能不太强势是因为他们太忙,忙到没空来管理他。于是一路成长中,他独立自强到现在。

    只在婚姻大事上,妈妈坚持自己的门当户对并灌输给他。而他当初对妻子的人选无所谓演变成今天这样的结局。

    表面上是秦奋悔了与父母的约定,但私底下只是他遵从了爱情。

    “我希望你能接受许自香成为您儿媳妇。”

    秦母臭着脸转过身去,小声回:“想都别想了!我没有大吵大闹算是给你面子了。”

    好吧,确实当妈的已经有很大让步了,秦奋哪里可能贪心的想鱼与熊掌皆得呢。

    日子还长,他是觉得再大的厌恶随时间也会淡去的。

    再则,母亲从没和许自香实际接触过,她只是对她的出生很有偏见而已。总有一天她会了解的。

    这种想法应该是每个有婆媳问题的男人都有的美好愿望。

    **

    许自香坐在她奢华的衣帽间看着小紫晴为她准备好的衣服首饰发呆,这一套不多不少花了她五十来万,只为了得体的去参加秦奋长辈的生日宴会。

    也不是满十大寿,只是一年一度的小寿。

    但是意义不同,她是第一次被带去见他家人。

    抱着一只玩偶的许自香哀声叹气的,她不是害怕去见他的亲戚,相反她是很开心并跃跃欲试的,可她胆怯的是秦妈妈。她统共见她五根指头都数得过来,但每一次都没有笑脸。

    莫说秦母讨厌她,她自己也很惧怕秦妈妈。

    “真烦啊……好好的谈个恋爱不可以吗?非要踏入婚姻……秦奋连求婚都没有呢!我就答应和他复合了他就这么快安排见家长了……真是!会不会太便宜他了?!”

    上次上过床后已经时隔一周了,他忙,这期间也就电话里通知她去见亲戚,然后又继续去忙了。而她呢,马不停蹄的被徐自飞拉去买衣服。

    感觉上确实是自己仍旧处于被动的劣势方……眼巴巴等着嫁豪门的灰姑娘呢。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就是好不甘心,秦奋打着结婚的目的要求她做这做那的好不爽哦!

    徐自飞站在门口,他饿了,去冰箱里拿了三明治,边吃边上楼来到衣帽间,看到她还在发呆。“你在这里坐了大半小时了,到底还在烦忙什么?”

    许自香回头,看着好友,“我觉得我现在就这么努力为嫁给秦奋,把自己面子全部扔掉了。”

    “伤到自尊了?”

    “嗯。”

    “可你要嫁给他,本来就是地位的巨大悬殊,如果你自己不努点力,真像童话里写来骗小孩的,坐在家里就有白马王子来娶她?!”

    “你别打击我了!虽然事实上是如此,可是实话听着总是刺耳的。”

    “不想我说实话,就自己起来战斗吧。虽然秦奋现在要娶你,但是,婆媳问题还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你能讨得他们亲戚喜欢,他们在他妈面前替你美言个几句可比你孤军奋斗要强多了。”

    “可是……”话虽是如此,“还是好不甘心啊!”又不想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婚姻比单纯的恋爱复杂太多了!”

    “那是。”猛一口咬下的年轻男人将三明治吃完,用纸巾擦拭嘴与手,“不管是不是有钱人,只要是婚姻,都要应对这些事情的。”

    在婚姻上,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平等的。

    口红被吃了再补就是了

    最近人人都知道秦奋的心情很好,他的快乐几乎挂在了脸上,平日里总是一脸淡漠的一号表情,如今总会见到嘴角轻轻勾起眼神变得柔和,这么明显的恋爱征兆是个人都瞧得出来。

    众人感慨许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