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再叫他喝!”

    那美女被讽得可气疯了!

    **

    还记得徐盼星吗?

    这个曾经出现在许自香生活中一段时间的花店姑娘,自从被小紫晴收拾后就再也没敢出现在他们这个富豪圈里的女孩。

    许自香打着“替自己置嫁妆”而疯狂购物时,突然在奢侈品牌商场遇到了这个女孩。她身边跟着一个微胖的年轻男人,长相不出众,看着五官也是方圆形的,一副老实巴交的。

    许自香初见徐盼星时,愣了片刻,消失了一年的人,过去再大的世界都容易撞上,但当他们缘分尽了,就算刻意寻找也找不到了。

    不想有一天就这么看到了,挺让许自香惊讶的。

    终于想起她是谁时,徐盼星已经和那年轻男人走得很远了。她和对方是什么关系呢?情侣?夫妻?朋友?

    谁知道呢。

    一笑而过,只是想着回头要告诉徐自飞,她遇上好久不见的徐盼星了,虽然对方花店仍在,但只要不刻意绝对不会遇上的偶然,是值得分享一下的。

    小插曲,不影响大局。

    **

    下午四点才到的飞机,许自香亲自开车去接的,许氏父母上车时看到座位上数十个购物袋,惊了一跳。“买这么多是把人家店给搬光吗?!”

    “我坐副驾驶,老许,你坐后面,搬一些到后备箱去!”许母吩咐。

    许父听话提了数个袋子准备到后备箱去,许自香赶紧回:“爸,后面放不下,你就把它堆起来好了!”赶紧倾了身把那些袋子塞成一团儿给父亲腾出位置。

    “你后备箱又装了什么?”许父随口一句。

    “没什么,就是买了两套碗具,这不要嫁人了嘛!”

    “看来你很喜欢这男孩子啊!”知女莫若母,许母从女儿那羞答答的话里听出了端倪。

    许自香笑得好甜,真是情不自禁的幸福微笑,“系好安全带,走了。”

    就这样突然其来和丈人丈母撞上啦!

    一路上一家三口有说有聊的,许母追问谁家的儿子,许自香透露姓秦名奋,身高体重家境一一报上名来,许母甚是满意,“那他知道你有儿子吗?”

    “知道。”

    “那他家人知道你有儿子吗?”

    “也知道。”许自香笑得尴尬。

    “唉呀,这亲家一家不错呢,能包容你的过去那可真是好事。”许爸许妈欢天喜地的。

    许自香只有偷偷移开视线装傻的份。

    车子开到别墅停下,许氏父母下楼,许爸爸很自然替女儿去后备箱提碗具,这后备厢一打开,整个人都呆了下。随后醒悟伸出手翻翻:“这不光只是买了两套碗具吧……”

    看着那些塞满的购物袋,许父心里反倒有一丝得意,能花才能赚的出息女儿啊!

    三人把东西提进屋里时,沙发上居然躺着醉酒的秦奋,这可惊了许自香一跳,“奋,你怎么没事先打电话?!”

    沙发上醉酒的家伙没回应。

    许氏父母瞪大眼睛观察这个未来的女婿,长得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嗯,除了瘦了点,确实像个男人!

    许自香稍后被沙发上的一张纸条吸引了,拿起来一看,上面是他的狐朋狗友的留言,说喝酒喝了个通宵,一堆人醒了以后七手八脚的把人给抬这里来了。

    许自香真是好笑又好气,扫了一眼那瘫沙发上睡得很死的秦奋,喝酒能喝一个晚上,这可是下午了耶!

    可见昨晚上这群人是多么的疯狂!

    得了,拿了床薄毯给男人好好盖上,压低了声音:“爸妈,这是你们未来的女婿,他和朋友应酬喝醉了,我们先到楼上去。”

    许氏父母面带不舍地被女儿推上楼,他们还想仔细多看几眼呢!

    上楼后,许母问:“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喝醉酒啊?!”

    许自香很自然的招呼亲爹替她将购物袋里的衣服拿出来挂衣帽间里。

    于是二老一边替女儿收拾战利品,一边聊天。

    “也没有,你知道年轻人嘛,又是做生意的,肯定应酬是多了点。但他喝酒有节制的,很少有人能把他灌醉,除非是他心甘情愿。”

    倒不是秦奋酒量多好,而是他富有的家境从来只有别人先醉的道理。

    许自香语气里的小得意显而易见,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对方啊,处处以对方为骄傲自豪的,看着女儿如此喜欢,许母不免也跟着心情愉快:“你能喜欢对方也是好的,对方条件好也是好的。我们当父母的肯定是欢喜的。”

    许自香好开心。

    “不过,趁人还睡着,让我们下楼再多去看看,要不人醒了我们还不能明目张胆细看呢!比如脸上有没有什么疤啊痣啊……”

    说着许母就拉着许父跑下楼了,许自香没拦住,也没啥理由拦,只叮嘱着:“妈,你们不要把人家吵醒了!”

    秦奋和一众兄弟们喝酒,本来是睡了一觉才被抬回来的,然后宿醉未醒于是又躺沙发上睡回笼觉了。

    所以半路醒来睁开布满血丝的牛眼看到面前有一对中年夫妻带着老母亲式的笑容看着他时,说真的,他吓得直往沙发后缩了一下!“你们是谁?!”

    真是尴尬,没有女儿当中间人直接和未来女婿对话了……

    十分钟后。

    许自香和秦奋坐一排,许氏父母坐一排,双双对座。

    秦奋面上残留宿醉痕迹,微低着头,双腿并拢双手合十,坐得那叫一个规矩,但也透露着紧张和拘谨感。

    毕竟在未来丈人丈母面前以烂酒鬼的姿态出现……

    和自己本计划好的形象彻底相左,这个心理没准备好前……有这种反应实属正常啊!

    还是许自香细心,介绍完双方简单聊了两句后就推着未婚夫先上楼去洗漱一番再下楼,到楼梯口时交代了亲妈:“妈,晚饭时间不早了,你做下饭吧,菜都在冰箱里。”

    “第一次见面出去吃吧……”秦奋还算懂礼仪。

    “你这样子还能出去吃么?!”许自香吐槽。

    秦奋没话说了,早知道他就不让那群家伙送他到这里来了……

    真是尴尬。

    上楼后,秦奋立马追问:“你父母来了你怎么没提前通知我一声?”

    “还说呢,你跑我这里来你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怎么?我来我婆娘家还要先打声招呼,你是准备藏起汉子吗?”他一手抵在门后,冷脸一瞪,可吓人了。

    虽然道是开玩笑居多,可许自香也是有些小怕的,最后说:“谁知道这么巧嘛。我本来想着我爸妈先过来,我给他们解释好,然后再给你打电话的!哪里晓得是这个状况嘛……”

    也不能怪谁,只能说确实是太凑巧了!

    秦奋明白,收手转身去浴室:“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见老丈人他们。”

    许自香莫名的好喜欢秦奋这么自然的称呼她父母,那真是诚意满满,“我先下楼去!”

    下楼后,许母刚把米放锅里,而许父也刚把要吃的菜拿出来归类,老夫老妻间自然的默契也是平淡中的一种幸福。

    许自香心生感慨,“以后我老了也要像你们这样,和秦奋一个人煮饭一个人做菜。”

    许母脸上也挂了笑:“那男孩子确实不错。瘦是瘦了点但是人特精神,眼睛大但很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你以后日子好过!”老人到底看的人更多些,能得到他们认可说明人品确实行。

    许自香笑容甜甜,“那当然!”

    随后又笑容一敛,她觉得再不给父母坦白等下秦奋下来就没机会了,所以得抓紧时间啊……

    于是,清了嗓子正色道:“爸妈,你们跟我到这来,我有件事要先坦白一下……”

    秦奋下楼时,觉得气氛有点诡异。

    他未来的老丈人还好,就是老丈母臭着张脸瞪着他,搞得他心惊胆跳不知道又做错了什么!

    还好许自香悄悄拉了下母亲的衣袖,“妈!”

    不想女儿为难的许母才稍稍缓和了脸色,然后一个假笑,“秦奋,来坐吧。你喝了那么多酒,让你叔叔给你泡杯清茶醒醒酒吧!”

    “谢谢阿姨和叔叔,我自己来就好……”

    茶马上递过来了,老早就泡好了,秦奋真是受宠若惊!

    看在钱的份上,嫁吧!

    两个老人没有为难未来女婿,就怕给女儿难堪。这既然知道对方身份,对这男孩抛弃妻弃子的行为……嗯,肯定是生气的!只是这气,不能撒在对方身上!

    秦奋有心想挣个表现,就如同许自香也要在未来公婆面前表现一番,虽然不说帮忙做饭洗碗,但是乖巧陪聊也是有的。

    一直折腾到晚上六点多,秦奋和许自香道别,走到路口时说:“明天下午我带叔叔阿姨去逛逛?”

    好像每个女婿儿媳特定的行程,俗称待客之道。

    “好。明天下午见,你早点回去休息。”

    “真是,我本来想着今天晚上和你睡一张床的……”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