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紫晴对徐自飞有意思了?!

    徐自飞醒来很久,枕在枕头上眼也不眨地盯着许自香,他看她睡得很香,精致的鼻眼嘴耳,五官小巧可爱皮肤白皙,如此可人的姑娘绝不是什么大美人,但就胜在气质好心地善良也善解人意,俗称的不作姑娘。

    很多人都说他们外形很搭配,和她“恋爱”期间他真的很幸福,可惜她心思就从没在他身上。

    唔,真是人生遗憾。

    侧身躺累了,翻个身平躺,微张嘴配合鼻子呼吸,视线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如果有一天许自香离婚了,会不会和他在一起了?

    可人家连婚都没结,而自己也不知道能否长情不再移情别恋……

    真是想得挺远反而变成了空想。

    唉。

    想累了,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但没了睡意,肚子又咕咕叫了,伸手摸着扁平的肚子,让他想想冰箱里有什么吃的没有……

    许自香猛地惊醒,一把从沙发上坐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看到原本躺在床头的男人跑到了床尾来,一惊:“徐自飞?!”

    徐自飞头颅一扭,看向她,“醒了啊?”

    “你没再发烧了吧?!”许自香心里挂着病人,所以猛然惊醒。起身去摸他额头,又放到自己额上对比,确定他不烧了。然后疑惑:“你怎么睡床尾来了?”

    “看你睡得好香,就想看着你什么时候会醒。”

    “你醒了干嘛不直接叫我?”她带点埋怨,然后去给他倒热水,徐自飞接过坐起来时脑袋还有点晕眩,“唉哟!”许自香赶紧去扶他,“睡久了自然现象。”

    稳定后喝了大半杯的水,面上还是有隐约可见的苍白,然后对许自香撒娇,“我肚子饿了……”

    “我现在去给你看看粥好没有,昨晚上我预约了煮粥!”许自香可得意了。

    徐自飞为她的心细而惊艳,“我家香香怎么这么会照顾人呢?!”

    走到门口的许自香回过头来,神情真是得意:“老实说,谁要娶了我真的是对方的福气啦!”

    徐自飞嘴角噙着笑容,忍俊不禁中渐渐的眼眶带点儿湿润,他躺回床上,心头悲伤一涌而上,张嘴深吸气,闭眼让那情绪赶紧压下。

    他真希望自己有那福气能娶到她。

    可惜啊……

    徐自飞在这里感伤,许自香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她煮的粥已经好了,眼下在切小菜,准备凉拌一下。没什么食欲的病人就适合吃些清淡的,然后再蒸几个馒头,最后削个水果。

    一切摆好盘端上去,“徐自飞,吃饭了!”

    推门时徐自飞已经坐在床边,她把饭菜端过去,徐自飞鼻子还有点塞,“香啊,你早上这么给秦奋弄过么?”

    “没机会。”许自香递筷子给他,“一般情况下是出去吃的早饭。”她也不是那种爱下厨的人。

    徐自飞吃了一碗稀饭再加一个馒头和一点小菜就没胃口了,又窝回床上盖着被子继续睡。

    许自香打着哈欠,虽然昨晚睡得少,但因为是身强体壮的人醒了后也没睡意了,让徐自飞吃了药她就端着盘子下去了。

    徐自飞昏睡前盯着许自香的背影,她收拾着盘子端下楼那脸上的恬静,和她这个岁数的姑娘相比,她真的非常的与众不同。

    **

    小紫晴提着保温盒来了,看到客厅里的许自香时吓了一跳,有点作贼心虚。

    许自香没注意到,对小紫晴来了,起初惊讶:“你怎么过来了啊?”

    “徐自飞受伤了,我来给他带点鸡汤啊!”理直气壮的跋扈。

    这是许自香熟悉的小紫晴,她没多想,“哦”了声表示明白了。

    而小紫晴也反应过来了,“你怎么一早在这里?!”

    “我压根就没走,我昨晚在这照顾了他一夜。”

    小紫晴吓了一跳,“你干嘛要照顾徐自飞啊?!”

    “我照顾他很奇怪吗?虽然看着朋友多但一直没有女朋友,我不照顾他谁照顾他?!”

    小紫晴被说得哑口无言,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可……徐自飞本来就很喜欢她,她是不是真的很婊啊,明知道这个事情还故意孤男寡女的再加上她可是要和秦奋结婚了的!

    小紫晴越想越气,正要发作,许自香马上来了句:“那既然你来帮我照顾徐自飞了,我就先回家换衣服休息下,晚点再来!这期间你替我守着。”

    “我——我也有事……”起初强撑的自然反驳,随后渐渐的尾音气势不足,然后眼神游移。

    许自香还是没注意到,把责任暂时递交给小紫晴后就提着包回家了,“我晚饭前会过来,他刚吃了饭三四点才会醒,要是醒来了你再给他点粥吃,反正你看着办啊!”

    “我——我不会照顾人啊!”小紫晴急得跳脚了,“你要早点过来啊!”

    “没事!徐自飞只是伤了手不是腿,用不着你怎么照顾!”许自香急匆匆闪人了。

    “喂!”小紫晴傻眼了半晌,才略有点不知所措,醒悟到手里还一直提着鸡汤盒,赶紧先把汤给放着。随后愣了下视线移到紧闭的主卧去,轻咬唇瓣面上略带点犹豫后,迈开脚步走过去。

    推开房门时她尽可能把脚步声放得轻,然后身体有些同手同脚的,探头进去见徐自飞睡得很香,脖子伸得长长的,又犹豫了一会儿才走进屋里。

    来到床前,居高临下看着徐自飞,唇红齿白的小白脸,五官轮廓极为秀气。以前就觉得徐自飞有点娘娘腔,遇事时肯定没个担当。可昨天傍晚他被人砍时,拿了刀回砍的那股子狠劲儿……

    作为现场目击者的小紫晴,就觉得她过去从不曾真正认识过徐自飞!也就瞬间的改观,那颗因为失恋后再也没有波澜的心脏突然地就失跳起来了……

    昨晚上小紫晴是一夜晚都没睡着,满脑子全是徐自飞这张脸,越想这脸红儿越红的!

    她羞到不行时,还是一大清早爬起来让家里的阿姨买了老母鸡回来炖汤,一炖好就赶紧送过来了!

    想到此,小紫晴的脸蛋儿红扑扑的,羞得咬牙,一时都不敢再多看徐自飞几眼!

    小紫晴赶走许自香

    “我自己来就好了。”谢过小紫晴的帮忙,看她笨手笨脚倒个汤都能洒一半,徐自飞真担心他还没尝到一口就被她倒光了。

    小紫晴停下手,看着被自己弄得一片狼籍的餐桌,明明看别人做就简单到不行,到自己了怎么就蠢成这样?!

    心头懊恼中看着徐自飞单手盛汤,动作可真娴熟,就来了点气,闷闷坐下:“许自香要结婚了,你还决定一颗心死守在她身上啊?!”

    “你呢,对秦奋还喜欢吗?”

    “我……”小紫晴嘴一翘,“世上又不只有秦奋一个男人!我身边有的是优质男!”

    “那看你是准备另外找一个了?”徐自飞恭喜的表情。

    小紫晴略有点羞臊,她是个勇敢的姑娘,一旦确定自己心有所属就会主动出击的行动派。而今发现自己对徐自飞心动了,她就总要试探:“你身边不也有很多好姑娘,反正许自香都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了,你也赶紧重新物色吧?!”

    徐自飞瞧她那股怂勇劲儿,不由逗她:“听你意思你是对象要介绍给我了?”

    “我……我当然有啊!”

    “我这张脸啊,就是受女人欢迎。”突如其来的自恋如果是平时肯定要被小紫晴吐槽了,可今天她一反常态,脸蛋儿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如果细看她也真是个甜美的小姑娘。

    徐自飞没注意,他的心思从来就不在她身上,语气凝重说道:“如果爱情是如此的容易移情别恋,那就不能称之为爱情了。”

    “什么意思啊?!”小紫晴表情一怔。

    徐自飞喝完汤,把碗放下,“意思就是,我现在还真没办法放弃对她的感情。”

    小紫晴怒极了:“可是她又不喜欢你!明知道你喜欢她,她还是假装若无其事的,我真不明白她还要利用你多久!”

    对好友的打抱不平,徐自飞没生气,举手安抚:“难道是要我告白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吗?那样的话,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还不如一开始不要告诉她我的心意了!”

    “徐自飞,你平时这么聪明为什么就要吊死在许自香身上啊?!”小紫晴真是气到双手叉腰小老母鸡状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呢?”

    突然来句文言文让读书少的小紫晴二丈摸不到头脑,“啥玩意儿?!”

    “查查百度吧。我去洗碗。”

    “放着让我来!”

    “那可太感谢你了!”

    徐自飞马上松手,起身,“我出去院子里走走,躺了一天闷死我了。”

    小紫晴看他那吊儿郎当样,气得把碗重重一砸,“你真是个蠢蛋,笨蛋!我怎么会对你有心动的感觉啊?!”

    **

    许自香在超市里和徐自飞碰上面,当时他和小紫晴在逛超市购买东西。小紫晴说这两天要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