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节目,看着镜头下恩爱的夫妻,脑海里又浮现与许自香的饭后散步雨中打闹乃至她挺着大肚子的圆润福态……

    MD.

    男人把电视给关了,玩会儿游戏吧!

    是谁来了?

    许自香翻遍了所有的朋友圈,一个能说真心话的女性朋友都没有。她也不是故意要和徐自飞好得像同穿一条裤子的让人误会。如果当你身边压根就结交不到一个好闺蜜时,也会如同她一样,只能把异性好友死死拽在手里。

    人类害怕孤单恐惧孤单,亲朋好友总有一样不能缺少的。她蹲在河边手里撸着串,然后捧着手机输入了一连串的话,但最后又删了再写,最终删删写写的就是下定不了决心要发给对方。

    说好要和徐自飞保持距离,但她如果出尔反尔就真的太婊了。

    可是她真的好难过,心中的苦这一刻只想找个人倾诉。

    她找不到任何一位闺蜜能真心安慰她的呀。那些女人们如果知道她和秦奋闹别扭了一定恨不得拍巴掌吐槽她活该的!

    是不是做人好失败啊?!

    许自香边抹眼泪边撸串。

    一旁的摊主眼见此时此刻没什么人了,清闲中也没忍住跑来聊天:“姑娘,是失恋啦?”

    “啊,对!”许自香猛点头,“嫁了个不心疼我的老公,分分钟想离婚的!”

    好说摊主来应了急,许自香总算彻底憋下了与徐自飞聊天的冲动。

    摊主瞬间心疼之余,啧啧声后说道:“你这种小姑娘为情所困的事我见识多了。我们这些摆夜市的啊经常看到啊。真是想不透啊,个个都那么漂亮善良的怎么就总遇到渣男呢?早知道就干脆单身得了!我都一直劝我闺女单身,结婚没什么好的!嫁过去要伺侍一家老小的,谁还不是自家小公主呢!”

    许自香破涕为笑:“老板,你人可真逗。”

    “姑娘笑啦?笑了就好了,何必大半夜的为一个男人而悲伤呢!是串不好吃还是你人不漂亮嫁不出去呀?”

    “谢谢你老板,再给我来十串,我要边吃边聊!”

    “行啊!”

    许自香吃着串,老板坐在对面,她现在心情平静:“其实我老公总体还是能打八十五分的。比如我要是半夜饿了,给他打电话让带宵夜,他一定带。每年有时间就带我到处旅游。你说生孩子那么困难的时期吧,他也会来照顾我的。”

    “听着是个优秀的好老公呢。”

    “可是他条件太好了!人长得帅也还算高又还有些小钱的,身边的异性缘好到爆,我时刻担心他出轨的!”

    “诶,这是个问题。”

    “就有一回我怀孕,他就差点和一个女人搞上,可把我气死了!”

    “这确定不是……有点不够优秀了?”老板略措词小心翼翼。

    许和香噗嗤一笑:“说他渣么?”

    “这可是你说的。”一般对这种先夸自己老公的女人,老板早有了经验,别跟着她骂对方老公,不然反挨骂是他呢!

    “是渣吧。”许自香哭笑不得,“是渣啊,不管他怎么好,孕期有出轨迹象就一定该是渣男无疑了。这个我也知道呢……”长叹一声。

    看着是个有脑子的女孩啊,对自己的婚姻很透彻。

    老板马上招呼着她又撸串,这姑娘胃口不算小,一人吃三十串感觉都毫无压力。

    许自香接过串儿凑嘴一咬,“可就算渣又如何?到底还没到真的出了轨那一步,我及时逮住了他,就还有可挽回的余地!再说,我生了三个孩子了,他条件那么好,平时又对我挺好的,难道就因为一次错误而离婚吗?!会不会太绝情了?!”

    “每个女孩的婚姻都是这样吧,要顾虑的实在太多了,最后委屈求全。”老板双手兜一起,叹口气。

    “说到底感情是一方面,我还得考虑更倾向于自己的利益。”面对陌生人,她可以坦承无隐瞒。“我难道这辈子就不嫁人了?难道我遇到的下个男人就能保证不会再出轨了?人生这么漫长我好难保证的。再说这段婚姻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别人只看得见我的风光,她们压根就没想过我是如何经营的!只当我是运气好到爆棚才嫁进来的!才不是,每个能顺利嫁给有钱人的女人她们这里都存着点东西的。”她眯着眼面上带着得意地指着自己脑袋。

    老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姑娘一看就是个聪明人!”

    许自香就喜欢被人家夸,哪有人不喜欢被夸奖的呢是不?“我也觉得我挺聪明的。”只是很多人都当她是笨蛋而已。

    “可是……唉!”说着又拿起一根咬下猪皮,嚼嚼嚼,和老板一番敞心窝子聊天她内心的阴霾都散得差不多了:“有时候意气用事想想离婚了也没什么。我有孩子有钱了,最多找不到他那么有钱的,但是退一步找一个掏心窝子疼我的是不是容易多了?”

    老板先是点点头,随后对着她背后吆喝着:“客人,要吃点啥呀?”

    许自香很自然回头,然后愣住了。

    这下不离婚也得离婚了

    打游戏还没几分钟呢就专注不了,纯粹是找虐行为,于是直接把游戏给退了。

    瞪眼吹一口气,要不还是去哄哄她吧?自己怎么也是个男人是个丈夫,先不管妻子做错没有,毕竟多大点事儿,她那么坦荡荡的他也该有夫妻间的信任。

    去找她吧!

    拿了手机出门的秦奋半夜里挨个联系人询问他妻子的下落,一无所获。她没去亲友团那里,那就是住酒店了?

    短短半小时也就把人查出来,秦奋兴致冲冲的准备去接媳妇了。

    这俗话说得好,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的,男人要先低头,能不闹大的事儿尽量别闹大!

    这么找啊找的……嘿!

    终于在酒店外面不远的地摊里找着她了!

    他很得意自己对妻子的了解,她这人好吃,好吃宵夜的毛病他只要往这些夜摊一盯准能一逮一个准。

    她在吃着肉儿抹眼泪呢,秦奋站得远远的,心里头更是得意,很好,总算不是见她喜笑颜开的跟个没事人儿一样。

    知道惹他不开心了吧?他冷落她快十个小时了,她有反省到自己错误好好跟他道歉他就当这事儿一笔揭过了!

    不过瞧她在聊天了,她准备聊些啥啊?迈出去的脚步想想还是退回来,再观察一阵吧。

    于是秦奋全程听到了那段让他又得意又气的吐槽。

    可能是肉太香,也可能是他晚餐没吃,更有可能是她最后一段的得意,离开他一定行情看涨是吧?!都生了三个娃的女人了除了他谁还要她呢?!也不想想掀了衣服那肚皮上的妊娠纹也只有他不会嫌弃的,她真是当作没有看到他就可以胡言乱语了是吧?!

    便是从黑暗中走出来,来到串儿摊前挑捡食物,这才引起了地摊老板的吆喝声,与女人自然的好奇回头……

    许自香就那一眼,随后反应极快地扭回头来,手中拿起一根羊肉串儿往嘴里塞去,嚼嚼嚼——

    这一刻头低垂背驼成老太婆,他没听到吧没听到吧——

    那一刻被抓个现行的难堪简直让许自香只觉无地自容,恨不能此刻有条缝让她钻进去!

    “就先来这些吧。”秦奋点完餐双手叉裤兜里朝许自香这边走来,他很自然地往许自香对面一座,“老板,我就在这里吃。”

    许自香仿佛当他是空气只管垂头吃肉。

    肉是现烤好的只要加热一番即可,秦奋前脚刚落座后脚老板就端了菜上来。他朝这对男女瞟了一眼,多嘴问了句:“是你老公吗?”

    “怎么可能!”许自香急急否认,头颅一抬。

    秦奋刚拿了根串儿准备开吃,听得这声否认,先是一气,随后让自己淡定,回:“看我像结婚的吗?”

    老板尴尬,“对不住对不住!”

    许自香瞬间不平衡了:“怎么就觉得你没结婚呢?!你当你自己还才二十七八岁呢!”搞得她好像很老,人人都确定她少妇似的!

    “哼。”冷笑一声,“人要有自知之明。”

    老板听他俩人怼来怼去,又觉得这两人好像关系一般啊?

    一时间真给搞糊涂了。

    许自香铁签子一放,手掌一拍桌面:“你当你很帅啊?要不是没钱谁会爱你?!”

    秦奋也是心里头瞬间窝了火:“所以说你嫁得太委屈了?!”

    “我——”糟了,自己说话把自己给堵死了!

    老板左右各望一眼,确定了,这两人就是夫妻档了!他还是赶紧闪到角落里听八卦得了!

    对了,他怎么来了?!

    后知后觉的许自香这才意识到大半夜冒出来的丈夫,很有可能是出来找她了!心里头不由一丝甜,也把脾气给降了好几度,语气都不由自主地柔了好几分,外加一点撒娇:“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是来看那个随时都有行情的女人是怎样自信表演的?你倒行啊,许自香,结婚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