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把他的反应当成默认,很认真地开始教育他,“你别那么容易相信人,如果真有这种事情我肯定会提前跟你说的。”

    许放歪头看向天空,闲散地打了个哈欠,明显不想听了。

    林兮迟叹了口气:“所以说你这人就是天真,有女孩子找你你就……”

    见她没完没了了,许放还是沉不住气,立刻打断她的话,表情阴沉,语气恶劣又暴躁:“没有,赶紧闭嘴。”

    林兮迟眨眨眼,哦了一声,然后重新说起摔杯子的事情:“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好像是她诶。”

    “嗯。”

    “但我没有证据证明是她诶。”林兮迟又开始苦恼了,“怎么办,我就直接吃了这个哑巴亏吗?”

    对任何人都睚眦必报,包括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许放很理所当然地建议:“你也摔她的杯子。”

    这个建议让林兮迟沉默了,头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放以为她不敢,啧了一声:“胆子真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兮迟又抬了头,表情比刚才更苦恼了:“她有两个杯子啊,我不知道摔哪个。”

    “……”

    “一个是粉色的,一个是白色的。”林兮迟想了想,“我感觉粉色的那个比较贵,要不我就摔贵的那个?”

    “……随便。”

    被舍友摔了杯子这件事情,虽说给了林兮迟一种对于自己人际交往能力的挫败感,但知道这个人是辛梓丹时,她反倒松了口气。

    毕竟林兮迟平时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跟聂悦一起玩,虽说和陈涵相处的时间不比聂悦多,但跟她呆在一起的时候也觉得十分轻松。

    聂悦和陈涵都是外向而又热情的人。

    那就只剩下平时在宿舍话很少的辛梓丹了。

    林兮迟的性子很慢热,一般是别人不主动找她说话,她也不会主动去找别人。辛梓丹跟她一样,也是同样的性格。

    所以她们两个认识了一个多月,感情依然不咸不淡。

    所幸是才认识这么点时间,所以对林兮迟的打击也不大。跟许放说完之后,她便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

    走了十多分钟,林兮迟也就说了十多分钟的话,嗓子都要冒烟了,她看着就一直往前走的许放,抱怨道:“现在去哪?”

    “不知道。”许放低头看了看手机,“你要回学校还是去你外公家。”

    林兮迟也还在纠结,反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周一下午吧。”说到这,他抬眸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但——”

    “那我也周一回。”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小吃街的尽头,这儿的人流量明显比前段路的少了很多,只能见到零散几人的身影。

    林兮迟指了指前边的一家冰淇淋店,眼巴巴地说:“屁屁,我们去吃那个吧。”

    这家冰淇淋店的价格比较贵,比起前边的店铺,算是隔一长段时间来吃一次都觉得是奢侈的东西。

    所以店铺前的人寥寥无几。

    冰淇淋店的装修小巧精致,门面的冰箱里放着各种口味的雪糕,色泽鲜明,位置和形状被精心摆放过,昏黄的灯光显得雪糕的颜色更加温和吸引人。

    隔着一道玻璃林兮迟都能感受到那股凉气,在这大热天里是令人十分愉悦的温度。

    这个冰淇淋店,林兮迟在学校那边也见过。当时看到价格,她和聂悦都被惊到,咋舌站在门口,虽然被吸引到,但还是因为价格迟迟没有进去。

    但今天不一样了。

    今天有许放这个有钱人。

    林兮迟兴高采烈地走在前面,对站在前台的男服务员指了指:“你好,我要一个抹茶味的。”

    说完之后,林兮迟回头问:“你要吗?”

    许放懒得理她,拿出手机扫码付款。

    因为店小,店里只有两个服务员,除了前台的男生,还有另一个女生,此时正低头帮她装着雪糕。

    林兮迟百无聊赖,又开始瞎扯:“我之前有段时间,因为生活费的事情,过的很惨。”

    说到这,她看了许放一眼,带着谴责。

    前台的男生看起来也十分无聊,目光若有若无的放在林兮迟的身上。

    林兮迟没注意到,继续说:“然后有一天,我很饿很饿,就拿着我最后一个硬币,想拿这个硬币去买两个包子吃。”

    “……”

    “结果路上有个别人掉到地上的雪糕……”

    林兮迟后面还有一长段话——我没注意到,结果不小心踩到上面,然后摔了。我的硬币掉进了下水道里,我为此大哭了一场,对克扣我生活费的人痛恨无比。

    但她没有机会说出来。

    与此同时,许放盯着前台的那个男生,道貌岸然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你就把那个雪糕捡起来吃了。”

    林兮迟:“……”

    作者有话要说:

    许放:今天我当狗。

    第22章

    林兮迟想反驳他的话。

    此时女店员已经把雪糕做好,将之放在托盘上边。许放拿了起来,放进她手里,嘴里吐出个字:“吃。”

    见她瞪圆着眼,顶着一副“我一定要解释自己的清白”的模样,许放勾了勾唇,伸手塞了一勺子的雪糕进她嘴里,很温柔的笑。

    “记得改掉你这个喜欢捡东西来吃的毛病。”

    “……”

    随后扯着她的手肘往外走,完全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走了好一段路后,林兮迟才反应过来,立刻挣开他的手。

    力道不轻,可以通过这个举动看出当事人的气急败坏。

    许放收回被甩开的手,好整以暇地侧头看她。

    意外的是,林兮迟却没有看他,只是低下头,握着小勺子开始吃雪糕,喃喃低语:“再不吃就要融了。”

    “……”

    把雪糕吃了大半后,林兮迟才注意到许放一直没说话,她用鞋尖碰了碰他的鞋尾,小声问:“你在干嘛?”

    许放正低头看着手机,闻声掀起眼皮瞥她一眼:“看到个微博。”

    “什么。”

    他把手机放回兜里,随口扯,想借此含沙射影地骂她一句。

    “喜欢上一个傻逼是什么样的感觉。”

    “啊?你怎么看这种东西。”对于许放还看这种关于小姑娘心事的玩意儿,林兮迟大惊小怪的,“你是不是基佬。”

    立刻被她直接怼回来的许放一噎,半晌后才道:“滚吧。”

    “我觉得,正常人是不会喜欢上一个傻逼的。”感觉他是真的对这个问题很好奇,林兮迟也不再开玩笑,认真的给他解答,“会喜欢傻逼的人肯定也是个傻逼,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人可能更傻逼,并且傻而不自知。”

    “……”

    许放按捺着脾气,只能看着她毫不知情地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诶,你给我看看那条微博吧。”林兮迟摊开手心放在他的面前,“我想看看评论是怎么说的。”

    许放臭着脸,硬邦邦地说:“关了。”

    “屁屁你也不要气馁。”林兮迟腾出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臂,安抚道,“不是说傻逼就找不到正常人当对象的,说不定以后会出现一个很伟大的人,愿意包容你的一切。”

    “……”

    两人又逛了一圈。

    此刻也到了正午的时候,早晨略显阴沉的云层散开,太阳在空中高挂,阳光热辣,晒在皮肤上有些刺疼,像是被细针扎了一样。

    因为太阳是从正上方往下照射,所以林兮迟想像以前一样藏在许放的影子里都不行。

    她被晒得难受,不断催促着许放走快一些。

    许放被她烦的不行,连头也没回:“忍着。”

    林兮迟没说话了。

    耳边少了她叽叽喳喳的声音,许放反倒不习惯了,忍不住回头,语气生硬刻板:“这里没法拦车,再走五分钟就行了。”

    林兮迟垂着脑袋,低低的应了一声。

    她这副模样,许放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弯腰侧头去看她的表情。

    只见她双目失神,眼神毫无焦距,看起来十分空洞。注意到他的视线,林兮迟立刻恢复了过来,眨了眨眼:“你看我干嘛?”

    许放:“……你在干嘛。”

    闻言,她的眼神又开始发散,有点斗鸡眼的趋势:“忍。”

    “……”

    许放忍着把她的头拍开的冲动:“有病。”

    “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就不会觉得那么晒了。”林兮迟看他,“屁屁你也可以试试。”

    这次他没忍住,伸手把她的脸推到一边。

    “走开。”

    许放拦了辆车,先把林兮迟送去她外公家楼下,之后才回了家。

    林兮迟的外公姓丁,前几年妻子过世后,他便一直独自一人居住在这里。这儿一片全是老旧的住宅区,但地理位置不错,交通便行,周边人文环境设施配套齐全,还安静。

    林兮迟从高二开始便一直住在这里。

    在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