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必要。”

    林兮迟无法跟她沟通,只能含糊道:“反正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谈了一番之后,虽然和辛梓丹关系无法回到从前,但至少也没之前那么尴尬。

    林兮迟不想再计较那些事情了,现在她不想把精力分给不相干的人。她回到位置,用风筒吹干了头发,随后犹豫着,在微信上找林兮耿。

    林兮迟:【你觉得许放怎么样?】

    恰是林兮耿第一节 晚修下课的时间,所以她回复的很快:【这啥问题。】

    林兮迟:【你就回答一下。】

    林兮耿很听话:【挺高,挺帅,也挺有钱,人也挺大方的?】

    林兮耿这么一说。

    林兮迟也突然觉得许放有很多优点,她弯了弯唇,小心翼翼地输入:【那。】

    林兮迟:【我喜欢他怎么样……】

    隔了好几分钟。

    等得林兮迟都有些着急的时候,林兮耿才回:【你为什么想不开。】

    “……”

    林兮耿:【不行!绝对不行!一点都不好!】

    林兮耿:【许放哥的脾气太差了!耐性也差!动不动就发火!我就没见过比他脾气更差的人!你绝对不能跟他在一起!!!】

    林兮耿:【你难道觉得自己条件很差吗?】

    林兮耿:【你等会!!!!打铃了,你等我回宿舍跟你说。】

    林兮耿:【反正,你千万不要冲动。】

    看着林兮耿这副强烈反对的模样,林兮迟的内心居然没有半点波动。

    像是踏出了一步,就无法,也不想再后退。

    她翻出了一个新本子,慢腾腾地在第一页纸上写着:攻略许放计划。

    想了想,少女心事不能让人发现。

    林兮迟撕掉了刚刚那张纸,给许放起了个代号,改成——

    攻略PP计划。

    第28章

    林兮迟又翻了一页, 看着空白的纸张,突然就无从下手了。她拿着笔, 挠了挠头,有些苦恼, 随后拿起一旁的手机上网搜索方法。

    网上有很多种答案, 看起来很全面,但有些答案又是矛盾的。

    比如这个。

    你得长得好看。

    看到这个, 林兮迟连镜子都不用照,心情大好地继续翻阅其他人的答案, 很快又看到另外一条:如果他不喜欢你,你长得再好看都没用。

    “……”

    林兮迟又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不靠谱,她关上了手机, 茫然地盯着那米色的单行纸, 眼神放空。

    很快林兮迟便想通了,她觉得她可以把这个当成学习一样, 每天制定任务,然后完成。每天进一步,时间长了肯定有效果。

    毕竟学习嘛,她最会了。

    放长线钓大鱼。

    这种事情不能着急, 急不来。

    急了反而会有反效果。

    林兮迟暗暗告诫自己,然后在这页纸的右上角上标注了时间。

    DAY ONE:2011年9月16日,周六。

    那计划什么好?

    林兮迟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只能按照自己的第一想法。她突然想起明天工学部还有三场篮球赛,所以她明天肯定会见到许放。

    想到今天把他的水喝了的事情,林兮迟顿时记起来了。

    许放好像还在生她的气。

    下午建筑系和机械系比赛,比完后大概三点出头。想到这,林兮迟瞥了眼电脑的右下方,现在快九点了。

    差不多六个小时。

    因为一瓶水,许放六个小时没跟她说话。

    林兮迟抿抿唇,慢悠悠地写了第一个计划:明天篮球赛结束给他送一瓶水,并委婉夸赞他几句,不能太过刻意。

    想到今天同样也有很多女生送水,送完之后也同样是带着崇拜的神情,激动地赞美那些比赛的男生。林兮迟又觉得自己这个计划太过烂大街了。

    而且今天许放没收其他女生的水,也没见他跟哪个女生说话。

    大概是不吃这一套?

    但明天就只有篮球赛这事情,好像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了。而且送水这件事,林兮迟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只不过好像得换一种方式……

    不过原本她就得还他一瓶水,现在多了一重目的,是不是得多送几瓶。林兮迟思考了下,犹豫着把刚刚写的“一瓶”划掉,改成“一箱”,随后在夸赞许放后边写了个“待定”。

    决定好后,林兮迟也不再纠结,她伸了个懒腰,满意地合上了本子,随后从架子上拿出专业书来看。

    十点左右时,聂悦和陈涵同时回来,还从饭堂给她们两个带了份酱香饼。林兮迟没去吃晚饭,只吃了点零食垫垫肚子,此时闻到气味顿时饿得慌。

    她笑眯眯地道了声谢,刚咬了两口,林兮耿便来了电话。

    林兮迟眨眨眼,有预感她肯定是要跟自己说许放的事情,便拿着手中的酱香饼出了宿舍,在走廊上接起了电话。

    她趴在栏杆上,看着远处:“喂?”

    晚风轻轻吹,散去一天的倦意和热气,天上闪着几颗黯淡的星星,还有几块浓云缓缓移动着。

    这里的视野广,除了几栋教学楼,林兮迟还能看到露出一块小角的操场,但她近视,只能看到塑料跑道上有几个正在移动的点。

    从另一个方向望去,还能看到亮铮铮的露天篮球场。

    是令人觉得很惬意的一个晚上。

    林兮耿的声音顺着电流传来,尽管过去了两小时,她的语气仍旧很激动:“林兮迟,我让你别冲动,你应该没冲动吧?”

    林兮迟有些疑惑:“怎样算冲动?”

    林兮耿炸了:“就是,你有没有跟许放哥告白!”

    闻言,林兮迟嘴里咀嚼着的东西差点喷了出来,语气也激动了起来。

    “怎么可能!我才没这么蠢!”

    “哦。”林兮耿松了口气,“那就好。”

    “……你对许放哪来那么多意见。”林兮迟回想了下,也想不到许放哪里惹她了,“你刚刚还说他又高又帅呢。”

    “我就随口那么一说,我以为他在你旁边。”林兮耿冷哼一声,继续道,“许放哥的脾气真的太差了,你得找个脾气好的,你不要被这种假象蒙蔽了双眼。”

    “什么假象?”

    “你想想,你都认识许放哥多少年了,以前没喜欢上,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就喜欢了。你肯定是因为恰好到了春心荡漾的年龄,就随意地把对许放哥的感情当成爱情,”

    “……”

    林兮耿这么一说,林兮迟也开始怀疑自己了:“那怎么才算喜欢?”

    虽然林兮耿没谈过恋爱,此时也懵,但她看过的言情小说成百上千,很快便镇定下来,开始提点她:“看到他就心跳加速?”

    林兮迟点头:“他凑近我的时候会。”

    “看到他就很开心。”

    “嗯。”

    “他跟别的女生靠太近的时候心情就很差。”

    “嗯,也会。”

    “……”才说了三个就全中,林兮耿没兴致再提,“你对别的男生会不会这样,你在大学没认识别的男生吗?S大不是说有很多帅哥吗?”

    “有认识几个。”林兮迟想了想,皱眉,“但他们怎么能跟许放相提并论。”

    其实林兮迟的想法很简单。

    就算是她对许放没有那个意思,她在大学里认识的这几个男生,也没有一个能撼动许放在她心中的地位。

    所以就更别说会不会对她的心情造成丝毫的影响了。

    林兮耿也懂她的意思,沉默了几秒后,继续问:“那你觉得许放哥喜欢你吗?”

    听到这话,林兮迟突然想起了她喝醉酒那天,头昏脑胀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屁屁喜欢我。”

    当时的想法真的只是朋友之间的那个喜欢。

    但许放的反应好像有点大,似乎是震惊又难以置信,回了什么。林兮迟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却记不太起来了。

    只能记起他说了“傻逼”两个字。

    组合起来有两种表达方式。

    喜欢傻逼都不会喜欢你。

    或者是,喜欢你?我是傻逼吗?

    许放肯定不觉得自己是傻逼,那就只有——

    林兮迟犹豫着问:“你觉得我是傻逼吗?”

    林兮耿现在完全听不得她贬低自己,唯恐她对自己有了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自己是高攀了许放:“肯定不是啊——”

    “哦。”林兮迟肯定下来,打断了她的话,“那许放应该不喜欢我吧。”

    “……”

    不知道为什么,林兮耿突然有点同情许放。

    隔天是周六。

    宿舍其余三人都没有活动,恰好农学部因为院系少,昨天已经把季军选出来了,今天的比赛是最后一场,其中一个院系是动物医学系。

    她们便跟林兮迟一起到体育馆里看篮球赛。

    动物医学系的球队有好几个都是她们班里的,但院里的体育部有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