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九月底, 城市的初秋如期而至,天空高而清澈, 浅蓝色的底,没有任何云层的晕染。教学楼下的桂花树开的正好, 教室的窗户大开着, 幽香随风袅袅而来。

    老旧的风扇发出轻微的声响,耳边还有粉笔撞击黑板和水性笔在纸张上发出唰唰的声音。闫志斌的声音高扬, 滔滔不绝地在讲台上讲课。

    林兮迟有点走神,低头在草稿本上来来回回地写着四个数字。

    ——1024。

    余光注意到身旁的人似乎把脑袋凑了过来, 林兮迟立刻回过神,把本子合上,镇定地看向黑板,把上边的笔记抄到课本上。

    但这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许放好好地坐在原地, 嘴唇微抿着,低头写着笔记。他把头发剪短了一些, 露出光洁的额头,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见状,林兮迟拍了拍脸,也集中了精力好好听课。

    明天便是国庆佳节, 因为时间恰好在周六,学校也不用特意安排补课和调整时间,按国家规定放足了七天长假。

    宿舍里除陈涵,其余三人同住在R省, 回家都算方便,所以基本能回家的都会回去。

    陈涵的家离学校很远,坐飞机还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来回奔波很麻烦。但这次因为有一周的假期,她纠结再三,也还是选择回家。

    宿舍便仅剩林兮迟一人。

    这七天假期她也早就有了安排,经部长推荐,校外有家奶茶店临时招工,只招国庆假期的兼职。林兮迟加了店长的微信,看了大致的要求,随后便报了名。

    兼职这事,主要是因为假期空闲时间太多,林兮迟想以此来打发时间,但和缺钱也有点关系。

    林兮迟和许放做的那个赌约已经结束,她之前给他那三千块钱的生活费全部花完,并且还倒花了他几百块钱。

    虽然她不打算还,但是这就给了她一个警示,如果她随心所欲的花钱,一个月三千块钱是绝对不够的。重点是再过一个月,许放的生日就到了,林兮迟还要存钱给他买礼物。

    往年两人都不把生日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林兮迟更是随意。想起来了便随便送他一样东西,比如一只缺了笔盖的笔,比如一瓶喝剩一半的可乐,再比如她用了半年的手表。

    但今年肯定不能这样。

    她再这样下去,简直就是直接把许放往别人怀里送。

    在林兮迟的胡思乱想中,下课铃响了。闫志斌拖了会儿堂,但注意到学生们一脸骚动,很快就放他们走了。

    林兮迟低头把东西收拾好,边跟辛梓丹和叶绍文道别。许放坐在旁边等她,长腿搭在桌子前边的铁杆上。

    许放动了动唇,随口问:“你这七天要干嘛。”

    “我打算去做个兼职。”林兮迟站了起来,如实告诉他,“就在学校外边,只做国庆这七天。”

    许放皱眉:“你没事做什么兼职。”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

    “我没事才做兼职啊。”林兮迟往书包里翻着单车钥匙,边问,“你要不也一起来吧,反正你也没事干,天天闲得慌。”

    许放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你等会,我看看啊。”林兮迟翻出手机看了看之前跟店长的聊天记录,“要求是性格活泼开朗,有耐心好相处……呃,你好像不太符合。”

    “……”

    “每天工作时间不少于四个小时,一个小时十五块钱,感觉你应该会嫌少。”

    “……”

    林兮迟接着往下念:“有职业素质……”

    没等她念完,许放突然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柔而多情:“迟迟。”

    很少听他这样喊自己,林兮迟的心脏漏了半拍,侧头看他,表情愣愣的。

    “啊?怎么了……”

    “别去了,你不符合要求。”许放扯过她手里的单车钥匙,一副全心全意为她好的模样,继续道,“你没有素质。”

    林兮迟:“……”

    林兮迟额角一抽,闷着气,看着许放走到教学楼旁的单车棚里开了单车的锁,磨磨蹭蹭地站在他旁边等着。

    这车是新生篮球赛的奖品,车子大轮有后座,车架轻便普通,款式有点复古,林兮迟很喜欢。许放拿到之后便送去给她了。

    学校很大,多了辆自行车也方便也不少。

    但平时和舍友一起上课,林兮迟还是像之前一样步行去上课。这次是因为她一会儿要去奶茶店面试,才把车骑了出来。

    许放把车子从单车棚里推出来。

    林兮迟握住车把,坐上鞍座后,回头问他:“我现在去面试,你呢?是回宿舍还是去吃饭?”

    许放插兜站在原地,不置可否。

    她犹豫了几秒:“那我走了?”

    “嗯。”

    林兮迟想着早点面试完早点回宿舍,也不想拖太久,低下头把手机放进书包里,随后便踩住脚踏,想往前蹬。

    突然间,身后一沉。

    林兮迟下意识回头看,就见许放稳稳当当的侧坐在后座上,神情自然又清高,像是拦了辆出租车,下一刻就要跟她这个司机说自己的目的地。

    “……”林兮迟的嘴角抽搐了下,问道,“您知道自己多少斤吗?”

    全身都是肌肉,结实又沉。

    “知道。”

    “……”知道你还不下来。

    林兮迟顿了顿:“你也要跟我一起去面试?”

    “嗯。”许放的腿长,他随意地踩在地上,很记仇的回,“我闲得慌。”

    “……那我跟你换个位,你载我。”

    “不要。”许放很直接,“载不动。”

    林兮迟:“……”

    你他妈体重是我的两倍好吗。

    林兮迟咬牙踩动了单车,心想着自己喜欢的绝对不是个男人,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主,一定要让人供在心上的那种。

    这么一想,林兮迟很肯定,许放是绝对不会看上别的女生的。

    哪有人会像她这样毫无底线地宠着他。

    到奶茶店时,林兮迟累的仅剩半条命。从锁单车开始,她就一直劝着许放赶紧回宿舍,外边这么热别中暑了,赶紧去吃饭,不要饿着了。

    总之不用等她了。

    免得一会儿还要载他回去,剩下半条命也没了。

    许放皱眉,很不可思议地问:“你难道要让我自己走回去吗?”

    “……”他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林兮迟觉得很不可思议。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奶茶店里。

    这家奶茶店空间很大,分上下两层,装修精致温馨,所以客流量并不少。除了饮品,店里还卖一些甜品类的东西,样式华丽,口感又好。

    林兮迟跟部门聚会时也来过这里。

    面试还算顺利,林兮迟当场就通过了。店长告诉她今晚会把排班表发给她,明天就可以过来上班了。

    出了奶茶店,两人又回到停单车的位置。

    “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了。”林兮迟把单车钥匙塞给她,小跑过去,半坐在后座上,神情小心又警惕,“如果你今天不载我——”

    许放瞥她一眼,淡淡道:“怎样。”

    “那我就。”

    “怎样。”

    “那我就……”

    许放轻哼一声。

    他的这副模样让林兮迟立刻怂了,乖乖地从后座上跳下来,苦着脸。

    “那就我载你吧。”

    “……”

    许放默默地坐上单车的鞍座,背对着她,不知怎的,嘴角翘了翘,很快他清了清嗓子,又收回了唇角的弧度。

    见状,林兮迟眨眨眼,乐滋滋地坐回后座上,她用双手捏住后座的下方,以免自己被甩出去。

    过了半晌。

    林兮迟坐在许放的后边,盯着他的背部,神情若有所思。几秒后,她垂下眼,慢腾腾地抬手,揪住了他的衣角。

    感觉到她的动静,许放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隔天下午,林兮迟收拾了一番,动身出门去奶茶店。昨晚店长给她发了排班表,时间基本都固定在下午两点到六点。

    每天四个小时。

    到店后,林兮迟忙碌了一段时间。

    下午三点半左右,林兮迟把一杯奶茶打包好,递给面前的顾客。恰好,她放在兜里的手机响了,她瞅了眼,下意识接了起来。

    是林兮耿。

    她的那头有些吵,是人群的喧闹声,林兮迟还隐隐能听到地铁的报站声。

    “林兮迟,出来接我。”

    “……”林兮迟一愣,“什么?”

    “我刚下地铁,一会儿应该能到你们学校门口了。”林兮耿的声线娇而清脆,“你不用来地铁站找我,你不想出来的话我直接去你宿舍就好。”

    林兮迟懵了:“你来S大了?”

    听她这语气,林兮耿也听不出她是不是因为自己先斩后奏生气了,声音立刻低了下来:“对啊……我就来玩两天……”

    “……”

    反正都来了,林兮耿拉长了声音,开始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