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章法的,像是要从她的身体里跳出来。

    扑通。

    扑通扑通。

    她看不到许放的表情,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自己话里的含义。林兮迟只能等待着他的答复,在这样一片漆黑里,希望他能主动给她亮起一道光。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林兮迟完全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她觉得好像是只过了几秒,但又好像已经过去了一夜那么漫长。

    耳边响起尖锐的吱拉一声,隔绝在两人之间的那张桌子被人拉开。

    下一刻,许放猛地伸手把她扯进怀里,力道极重,完全没有克制丝毫力道,还带着略显急促的呼吸,死命将她往怀里揉。

    林兮迟又听到了另外一阵声音,是从他胸前传来的,像是打雷般的心跳声。

    “操。”她听到他用气音低骂了句脏话,然后像是松了口气,脑袋低下来,俯在她的耳侧,说话时带着温热的气息,将她的耳根一点点的染红。

    “想的倒是够久。”

    林兮迟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因为他这个举动,她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说话闷闷的,因为不知所措还有些磕绊:“也、也没多久吧……”

    说完之后,她顿了下,又小声地补充:“我有一点点紧张。”

    “紧张吗。”许放的喉结上下滑动着,修长的指尖勾住她的帽檐,向下一扯,“想好怎么回答没有。”

    林兮迟的脑袋瞬间裸露在空气之中,头发变得乱糟糟的,被他单手抵着。她装死般地窝在他怀里,像是没听到话一样,一声不吭。

    “不用想了。”许放没耐心了,手微微使劲,抬起她的头。宿舍门外突然有人经过,走廊的声控灯随之响起,他用透进来的光盯着她的眼睛,轻声说,“我换个愿望。”

    林兮迟迟钝地回:“……什么。”

    “蜡烛被你吹掉了,我很不开心。”许放抬手抚着她的脸,一寸寸地向她逼近,神情一本正经又理直气壮,“那就还我一个女朋友吧。”

    林兮迟浑身发软,呆呆地看着他,整张脸烧的几乎快冒烟。

    “啊。”许放的目光在她脸上打量着,心情看上去非常愉快。一时间,两人的距离变得极近,“像你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

    “你说好不好。”许放的嘴唇几乎要贴到她的唇瓣上,喃喃低语着,语气带了点诱哄,“你看不出来吗?我很喜欢你——”

    像是受了蛊惑,又像是遵从内心的想法,林兮迟捏着拳头,抬睫盯着他的眼睛,很小声地说:“你喜欢我这样的吗——”

    她停顿了一下,声音弱了下来:“那这个愿望我好像能帮你实现。”

    话音刚落。

    她感觉许放的呼吸似乎顿住了,良久后他才低笑出声,然后继续向她逼近。林兮迟觉得自己所有的感官都被许放控制住,全因他的一言一行被影响着。

    周围全是他的气息,比起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浓郁而令人着迷。这个距离,只要她轻轻抬头,只要他再低下头。

    只要再多一秒。

    然而并没有这一秒。

    宿舍门猛地被推开,几个男生的声音着急又粗犷,像是刚跑回来那般,还喘着气:“妈个比,昨天才检查过卫生,今天又来。”

    “就是啊,许放醒了没啊,找他半天没回——”

    宿舍的灯管随之亮起。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猛地推开许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样,立刻侧身,镇定自若地拔着蛋糕上的蜡烛。她背对着那三个男生,抿着唇,能听到面前的许放非常不爽地骂了句。

    “妈的。”

    “……”

    在灯亮起的同一瞬,三个男生便注意到了两人之间旖旎的气氛,以及许放冰到了零点的眼神。他们立刻噤了声,非常自觉地掉了头,往外走,还非常贴心的关上了门。

    宿舍里回归安静。

    下一秒,宿舍门再次被打开,余同探头进来,小声的提醒:“同志你快点啊,领导马上来检查卫生了——”

    “滚。”

    砰的一声,门再度被关上。

    许放没磨蹭,过去一起帮她把蛋糕上的蜡烛拔了,装进蛋糕盒里。他站起身,扯着林兮迟的手腕把她拉了起来。

    “走了。”

    林兮迟刚站好,怀里便被他塞了个蛋糕盒。她仰头看着他,就见他安静的抬手整理着她的头发,随后才拿过她手里的蛋糕盒,扯着她的手腕往外走。

    推开门,他的三个舍友并排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听到门的动静,三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眼神十分暧昧。

    “晚点回来。”丢下这句话之后,许放面不改色地拉着林兮迟下了楼。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林兮迟眨眨眼,主动扯了话:“不是检查卫生吗?你要不先回去收拾东西。”

    “没事,他们会弄的。”

    出了宿舍楼,两人没再说话,之后一路沉默。

    两人的关系毫无预兆地进了一步,林兮迟有些不敢相信也不太适应,但更多的是满心的欢喜与溢上心头的甜蜜。

    许放把她扯进校内的一家咖啡厅里,找了个空位坐下。

    一路上的自我调节,让林兮迟完全没了刚刚的尴尬与不自然,她很快就进入了身份,笑眯眯地跟许放说着话:“屁屁,我跟你说,这个蛋糕我花了两百块钱呢!还有那双鞋花了一千八百多……”

    话还是跟平时一样多,态度也跟平时一点区别都没有。

    许放看了她几眼,神情一顿,心里觉得她这样的反应好像不太对,心情有些不安。但他也没再说什么,之后也像平时那样,听她说一句,然后再回她一句。

    吃完蛋糕后,许放把林兮迟送到了宿舍楼下,他看着林兮迟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眉头忽然就皱了起来,像是憋不住那般的,生硬地说:“别忘了。”

    听到这话,正准备跟他道别的林兮迟一愣,没太反应过来:“啊?”

    许放别过脑袋,板着一张脸,眼里划过几丝不自然。

    “你有男朋友了。”

    第39章

    闻言, 林兮迟一愣,因他这句话, 神情变得正经了起来。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像是在想些什么, 随后歪头喊他:“屁屁。”

    林兮迟的这副模样在许放眼里就像是后悔了一样, 他眉头一皱,莫名火大。下一刻, 许放抿着唇,伸手捂住了她的唇, 语气无限恶劣。

    “我管你记不记得。”

    “……”

    林兮迟才不怕他,费劲地扯开他的手,然后用双手拽着,她的表情纳闷, 隐隐又带了些得意:“屁屁, 你现在是不是又感动又害怕。”

    听到这话,许放莫名其妙, 他停顿了下,只抓住了被戳中的那个词,冷着脸说:“我怕个屁。”

    “那就是感动了。”林兮迟的眼睛瞪大了些,随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也觉得自己很伟大。你看,你脾气这么差,我都愿意给你当女朋友。”

    “……”

    “你是应该感动。”

    “……”许放的额角一抽,把她的脑袋推远了些, 见她的模样不像是刚刚受气氛所惑才答应下来,心情也好转了不少。因为这个,他决定咽下这口气。

    “记得就行。”

    停顿几秒。

    “屁屁。”眨着杏眼,林兮迟没再开玩笑,腾出一只手戳了戳他的下巴,“明明是你生日,怎么反倒我还收到礼物了。”

    许放的神情一愣。

    很快,林兮迟摆出一副你可以把你的终身托付于我的模样,继续说:“你别怕,我会对你很好的。”

    许放的手被她抓着,耳根升腾起点点热度,漆瞳里闪过几丝狼狈,表情僵硬而不知所措。他动了动唇,还没等他回话,林兮迟又道:“毕竟是我把你惯成这样的。”

    “……”

    “我的责任我来承担。”

    “……”

    许放面无表情地垂头看她,尽管他现在确实很开心,尽管他现在仍有一种在梦里的感觉。但这些,也完全无法阻挡他想甩给她以往的几百个事例的念头。

    他希望她能想清楚。

    惯着,不是把对方当狗的意思。

    两人在外呆了两个小时。

    看到林兮迟站在宿舍楼门前,用力的对他摆了摆手,之后蹦跶着进了宿舍。

    许放低头看了下手机,注意到时间差不多十点了,他仰头看着这栋宿舍楼,找到林兮迟住的那间,很快便转身折返。

    说起喜欢林兮迟这件事情,许放也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因为自己生病住院的那次,她来到自己的面前,毫无预兆地开始哭;

    还是知道中考成绩之后,她喜滋滋地跑到他家,不顾还在床上睡觉的他,直接掀起了他的被子,凑在他的面前说:“屁屁!你开心吗?我们能上同一个高中啊!”

    当时的情形他还记得。

    他最讨厌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去吵他,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