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带我去片场吧。”她表现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一直都在麻烦一沉叔叔和司栗姐姐,我真的非常过意不去了,求求你带着我吧。”

    “哥哥是要去工作的,带着你不方便啊。”

    “我保证乖乖的,好吗?求求你了。”她搬出自己,“现在司栗姐姐肯定也不在家的,你要是把我弄丢了怎么办?”

    虞纪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犹豫半响,才说:“我得先问一下司栗。”

    司栗连忙趁着他开车没法打电话,以座椅为遮蔽物,先下手为强地悄悄开了机给他发短信。

    司栗:我不在家,跑路了,小家伙就麻烦你照顾几天了。

    虞纪听到短信提示,瞄了一眼之后被气笑了,他靠边停了车回拨过去,女人自然是不会接电话的。

    虞纪只能回短信:可是我要去拍戏了。

    司栗:带着她呗,她很乖的。

    他觉得自己被坑了。

    虞纪:她是你女儿吗?是的话我就带着。

    司栗:不是,不是你也帮忙带一下嘛。

    无论是还是不是,他其实都没法拒绝她。

    最后也只能带着小拖油瓶去了机场。

    他们乘坐的是专机,上去了才发现吴裳导演也在,还有几个三线演员和一个小演员。

    看来这一次吴裳导演是不打算用大牌。

    虞纪上去之后和吴裳打了个招呼,而后又冲另外几人笑了一下,随后牵着司栗在吴裳旁边坐下。

    他坐下后吴裳才发现他身后的小尾巴,细看了两眼之后眼睛一亮,“哎哟虞纪,你怎么把这宝贝给我带来了。”

    虞纪哈哈一笑,开玩笑道:“捡的,送您了。”

    司栗探出个头,大大方方地向他问好:“吴老师,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吴裳看起来是真的很喜欢她,连忙拍拍身边的位置,“小可爱,快来这里坐,想喝点什么吃点什么吗?刚刚他们说有曲奇。”

    司栗眨巴着眼睛卖萌,“谢谢老师,我想喝酸奶,有吗?”

    “有的有的。”

    虞纪在对面笑话她:“还真是不客气。”

    飞机起飞时司栗有些难受,后来就歪着脑袋睡着了。

    虞纪要了毯子给她盖上,而后跟吴裳说明了情况。

    吴裳倒是很失望,“我还以为她父母同意她来拍我的戏了。”

    虞纪笑了。

    “那也没事,小家伙很可爱,我看着就喜欢,就让她跟着进组吧,到时候让人给你换个套间。”

    “谢谢老师了。”

    第29章 Chapter29

    她一觉睡到了目的地,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到了t城。

    这倒是她第一次跟着虞纪出行能那么轻松。

    以前她还是虞纪助理的时候,每次有这样的场合她都需要陪着笑脸和导演以及其他演员联络感情,对接工作。

    现在她不需要了,不仅是因为她是小孩子,更是因为虞纪现在身价高了太多,更多时候都是别人对他低头哈腰。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只有爬得高才能坐得安稳。

    飞机落地的时候是吴裳导演亲自把她叫醒,而后抱着还未完全清醒的她走下飞机。

    t城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边界城市,素有小莫斯科之称,也拥有着一个完善的影视基地。

    只是纬度有些高。

    下了飞机就是一股寒流袭来,司栗冷得直哆嗦,更懵圈了。

    吴裳一边往下走一边骂虞纪,“明知道是来这边还不给孩子多穿几件衣服。”

    虞纪没有做声,只一边走一边把围巾摘下来绕到司栗身上。

    司栗圈着吴裳导演的脖子,在陌生的城市莫名觉得安心。也许是因为那么多抱过她的人当中,就数吴裳导演的身形和年龄最接近她爸爸。

    因为天气太恶劣,所以一行人下飞机之后就直接去了酒店和剧组的人碰头。

    到酒店后虞纪简单地和剧组的人打了招呼,而后和吴裳导演说了一声之后就回了房间。

    虞纪一进门就开了暖气,然后找出吹风筒插上电逮着她一通乱吹。

    直吹得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了才放开她。

    “好啦,这样就不会感冒了!”虞纪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笑眯眯的说:“这可是你司栗姐姐教我的方法。”

    她以前做他助理的时候真是替他操碎了心,一报还一报唉。

    “让我们来看看你带了哪些御寒的衣服来!”

    他弯腰把司栗的小包打开,翻了翻之后抬头看她,“就这点东西?”

    司栗用力点头。

    “……”

    “因为很匆忙呀。”她也没想到这边有这么冷。

    虞纪拿出她的化妆包,“你还会化妆呢?”

    司栗抿唇一笑,“你没有看过我那个化妆的视频吗?”

    他拿出一套裙子,看了一眼,“还是l的呢。”

    “这个是一沉叔叔送我的。”

    “哎哟,说他不是你爸爸谁信呐。”

    “他真不是!”

    虞纪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和你开玩笑呢,急什么。”

    司栗摸摸鼻子。

    “你还是去洗个澡吧,看把你冻的。”

    司栗手脚还是有些凉,于是乖乖抱了衣服去浴室泡水去了。

    她出来的时候虞纪在接电话,她听到几句之后大气也不敢出。

    “国际长途啊哥哥!”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问司栗去,是她安排我这么做的。”

    “拐卖什么鬼啊,是她自愿跟来的。不不不,司栗也是同意了的,你要是想让她回去就让司栗来接她,我可没空送回去”

    说话间回头看到站在浴室门口湿漉漉的司栗,又连忙说:“赶快擦头发。”

    然后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虞纪笑了一声:“放心。虽然我没有照顾小朋友的经验,但是保证不会让她缺胳膊少腿了。好了不说了,信号太差。”

    他挂了电话拿着吹风筒过来,一边给她吹头发一边嘟囔:“下飞机之后忘记开机了,男神都要把我的电话打爆了。”

    司栗没有作声。

    虞纪给她把头发吹干之后也拿了一套衣服进了浴室。

    司栗闲着也是无聊,便抱着自己的包,推着虞纪那个和自己一样高的箱子去了衣橱间,本来还想帮他把衣服挂好的,无奈架子太高她够不着。

    虞纪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家伙在衣橱间忙活的蠢样子。

    她似乎是想把他的箱子塞进衣柜里,无奈箱子太大太重,她根本搬不动。

    虞纪走过去揉揉她的脑袋,“过来,别把我箱子磕坏了。”

    司栗:“……”

    她站在旁边看着他把衣服都拿出来归置好,瞬间占满了大半个衣橱。

    而后男人抓着她的包随手塞进一个角落,合上柜门了事。

    司栗哎呀了一声,“我的神仙水!”

    虞纪一把将她抱起,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说:“摔坏了赔你。”

    他抱着她去了餐厅,餐厅里暖气十足,但他还是给她裹紧了围巾,“回头感冒了悦一沉得砍死我。”

    餐厅里没几个人,司栗看了一圈,有些失望,“吴裳老师不在呀。”

    “我要吃醋啦。”虞纪一边翻看菜单一边说,“小没良心的,是谁在伺候你呀。”

    他用英语点单,金发碧眼的帅服务员用英语问她是要温水还是热水时她差点就下意识地用英语回答了。

    司栗饿坏了,上的东西几乎都吃完了,对面的虞纪直咋舌,“你这胃可以啊。”

    “这个面汤好喝。”

    “那叫奶油蘑菇汤,你悠着点,这里还有。”虞纪已经放下了刀叉,“等会带你出去买衣服。”

    司栗笑眯眯的,“谢谢虞纪哥哥。”

    “谢什么,记你司栗姐姐帐上。”

    “她没钱。”司栗飞快地接话。

    “那记你一沉叔叔帐上。”

    “那也行吧。”

    虞纪被逗笑了。

    因为司栗穿得单薄,虞纪也不敢带她走远了,打算在附近买几套就走的,结果小家伙不乐意了。

    “这里的衣服看起来都好丑,为什么为什么不去商场买?”

    虞纪忍不住捏她的脸,“小小年纪,看不出来还挺挑!”

    “我要穿漂亮的裙子嘛,不要羽绒服。”

    “裙子冷啊。”

    “裙子!”

    虞纪始终不是悦一沉,不会惯着她,也懒得惯着她,直接就夹着她进了一家超市,选了一件最土最便宜的羽绒服给她。

    她死活不穿,又被虞纪虎着脸威胁:“不要闹啊我跟你说,你闹我就把你送回去。”

    司栗眼泪汪汪的,“我从来没穿过这么丑的衣服。”

    “爱穿不穿,惯的你。”

    最后还是她妥协,可怜巴巴的裹着那件绿不啦叽跟块海带似的羽绒服跟他回了酒店。

    走进酒店大堂时她从明晃晃的大门看到自己的身影,差点被丑哭了。

    他们回房之后没多久统筹就打了他们房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