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的人啊,莫非……桔姐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朋友即我系列,你喜欢她啊?”

    “你觉得呢?”悦一沉不置可否。

    他这种态度,桔姐反而觉得不可能,太不可能了,也就没有了刨根究底的心思,“喜欢的啊,我想想,唯唯,擦干头发再出来……哦,上次听她提过几个,酸奶,那种很稠的老酸奶,不要果粒的,还有榴莲和车厘子,她巨爱吃榴莲。菜的话和唯唯一样,喜欢排骨,各种煮法的排骨。”

    悦一沉伸手启动车子,“还有吗?”

    “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但是光这几样应该就够了。”

    ***

    司栗不想搭理悦一沉,于是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九点。

    她眯着眼睛下床,而后踩在一堆盒子上,差点摔一跤。

    床边的地毯上堆满了袋子盒子,除了与工作室合作的产品,还有各大品牌的套装,以及她一直买不到的限量版口红。

    司栗瞠目结舌,真不知道他大晚上的是去哪里买到这么多的。

    司栗鞋子也没穿地跑出去,但悦一沉已经出门了。

    她洗漱过后下楼吃东西,刚走进厨房就闻到一阵似有若无的榴莲香味,司栗登时就眼睛一亮,蹦跶过去问:“阿姨!你买榴莲了?”

    李阿姨在熬汤,笑呵呵地说:“不是我买的,你可以打开冰箱看一下,我早上买菜回来都没位置放了。”

    她话音未落司栗就跑到冰箱前踮着脚开了冰箱门,而后瞬间就一大股浓郁的榴莲香味扑面而来。她搬来凳子站在上面往里瞅,一眼就看到了两个黄灿灿的榴莲放在冰箱抽屉里,第二层满当当的全是她爱喝的老酸奶,角落搁着榴莲千层和芒果千层,第三层是一箱车厘子。

    种类不算多,但每一样都是她的心头好。

    司栗简直幸福得要晕厥过去了。

    如果说在看到化妆品的瞬间她就原谅他了的话,那此刻她觉得自己如果不能有幸嫁给他,那就一辈子做小可爱好了。

    这男人真是好到犯规了。

    嘤嘤嘤,爸爸,对不起,我可能要换爸爸了。

    她匆匆吃了两口早餐就央着李阿姨帮她开榴莲了。

    榴莲已经完全熟透了,底端已经裂开,李阿姨很轻易就破开了。

    司栗这一刻感觉自己拥抱了整个世界。

    李阿姨躲得远远的,还把窗户都打开了,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小孩会这么爱吃这玩意。

    司栗刚刚吃掉一瓣肉,悦一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手都来不及擦就接了电话,而后听到那边的一声轻笑,“起床了?”

    “起了。”

    “不生气了?”

    “不生气了!”

    “真乖。”

    司栗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小奶猫被人呼噜着脑袋,惬意至极。

    “别吃太多榴莲,上火,我买了点山竹放在厨房,你搭着吃。”

    “知道了!”

    她痛痛快快地答应了,悦一沉预感不妙,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挂了电话。

    吃过榴莲之后司栗叼着一瓶酸奶,捧着一盘车厘子和山竹回房鼓捣她的那些化妆品。

    她全拆了包装,而后一样一样地摆在梳妆台上,弄完之后拍了张照片发给悦一沉。

    小可爱:一沉叔叔你真的是太棒了!

    悦一沉很快就回复了一个笑脸,并说:你高兴就好。

    小可爱:那我化妆了哟。

    悦一沉盯着手机看了几秒,而后违心地发了一个好。

    小可爱:那你回来帮我涂指甲油好不好?我的右手怎么都涂不好,李阿姨更加看不见。

    悦一沉:……好。

    她把照片上传到小号上,立刻就有几个僵尸粉炸开了。

    手机用户21273428:我靠,博主原来是白富美!

    流逝:哇塞,这一堆起码七八万了!

    纯胖子:所以这是一个美妆博主?

    司栗微微一怔。对啊,这堆化妆品少说也有七万了,悦一沉真的是……她第一次由心底生出了一丝妒忌。

    妒忌这个小可爱。

    她给悦一沉发了一条微信。

    小可爱:想和你说一句话,以司栗的口吻说。

    悦一沉:恩?

    小可爱:你真是个好男人!

    悦一沉:过奖了。

    司栗还在翻表情包,就看到手机顶端弹出一条微博信息。

    此夜红楼:那个口红色号我一直想买的!麻烦博主试一下色!跪求!

    司栗心念一动,干脆打开了手机的视频录制工具竖在镜子前面。

    颜好就是霸气,根本不需要滤镜。

    然后开始熟练地化妆。

    二十分钟之后,一个完整的妆容显示在屏幕上。她朝着屏幕笑了笑,而后关了视频。

    先是给嘴唇拍了一个特写发给此夜红楼,并认认真真回复:这个色号挑肤色,皮肤不是很白的不建议入手噢,不过颜色真的太正了。

    此夜红楼秒回:天哪噜博主你嘴巴也太小了吧!

    司栗没来得及回复,她在剪刚才的化妆视频,把视频剪成七分钟之后又加上配乐发给了悦一沉。

    悦一沉一直到下午才看到视频。

    其实视频做的挺赏心悦目的,又莫名戳萌点,特别是小肉爪子捉着睫毛膏笨拙又小心的涂在眼睫毛上的时候,隐约能看到他那个看起来雷厉风行但其实蛮蠢的助理的样子。

    他看了三遍,然后才退出来,在输入框中打字:过过瘾就行……

    删掉重写:小孩子用化妆品对皮肤不太好……

    删掉再重写:记得卸妆……

    最后只发了一句:我更爱你不施粉黛的容颜。

    司栗瞬间被击中,心跳无可抑制地不断加快,几乎要跳出胸口。

    这他妈也太会撩了啊!

    果然粉丝说他超尘脱俗什么的都是瞎扯,他只是没有碰到那个让他愿意说情话的对象罢了。

    她越发嫉妒小可爱了。

    完了,她这样下去绝对要精分。

    她梳好头发之后习惯性地去翻衣服,看到一柜子的小洋装又愣住,而后有些迷茫。

    她化了妆换了衣服要去干嘛呢?

    她也没法出门,不是她怂,是这段时间悦一沉老在晚餐过后看新闻,还恰好每天都有拐卖小孩的新闻。她真的有些被吓到了,所以渐渐的也不再有自己溜出去玩的念头了。

    她自拍之后就去卸了妆,然后就一个午觉睡到了悦一沉回来。

    悦一沉进屋的时候司栗还没睡醒,他先去看了冰箱,而后失笑。

    他已经做好了她会吃掉一整个榴莲的觉悟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一个人一天吃完了两个。

    他上楼去找她,卧室的门没有关,悦一沉站在门口就看到小家伙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被子就只盖了一个肚子,小脚丫白白胖胖,高高地搁在一个抱枕上,枕头上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素白小脸。

    卸妆了,这多少让他有些欣慰。

    他不忍叫醒她,于是轻轻转身要走,却又在迈开步子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含糊的叫声。

    “悦一沉?”

    他回头,“醒了?”

    女孩眯着眼睛坐起来,头发蓬松地散落在肩头,肩膀一侧的吊带滑下来也毫无知觉。

    悦一沉走过去帮她把带子拉正,又拿起床边的针织开衫帮她穿好,然后才捏捏她的小脸,“人不大,肚子却不小,两个榴莲都能吃完。”

    她依旧睡眼惺忪的,有些茫然地望着他。

    悦一沉把她抱起来往楼下走,“肚子饿了没有?”

    司栗趴在他肩头,打着呵欠回答:“不饿。”

    “那过会再吃饭,先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

    悦一沉打开手机,点开一条语音给她听。

    “小可爱妹妹,昨天对不起,是我太小气了,以后我都不这样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把我的积木送给你。”

    是唯唯。

    司栗有些无奈,“你觉得我会生气吗?”

    “我知道你不会生气啊。”悦一沉笑着说:“你大人有大量,向来只会给我脸色看的。”

    司栗的脸快要挂不住了。

    “只是桔姐发了这个给我,我肯定要回复的。”

    “噢!”司栗明了,立刻就着他的手按住话筒回复:“唯唯姐姐,我没有生气,只是很过意不去啦,你不要放在心上噢。要怪只能怪你一沉叔叔,谁让他忘记补货的。”

    发送出去之后悦一沉才弹着她的脑门笑她:“唯唯都还不知道补货是什么意思呢。”

    司栗挤出一个鬼脸,立刻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对了,快来帮我涂指甲油。”

    说完又拉着他要上楼,悦一沉没法,只能又抱着她返回她房间,“哪里来的指甲油?”

    “小鱼姐姐给的。”上次她在工作室夸了那个姐姐的指甲油好看,她就给了两瓶给她,“你看看这个颜色怎么样?”

    她伸手给他看自己的左手,那五个小指甲已经涂上了鲜艳的西瓜红。

    “挺好看的,不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