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论调大概分三种。

    一种是说她太早熟,一个小女孩搞得这么妖艳,没有小孩子的纯真,是社会的倒退。

    一种是认为视频是剪的,觉得一个小孩子不可能会化妆,是她的“妈妈”想红想疯了所以让她摆拍的。

    还有一种是纯粹什么都喷的人,还骂她是侏儒。

    网络上的键盘侠向来骂人不留余地,如果她真的是个小孩,看到某些评论真的该哭了。

    但她是谁啊,娱乐圈里摸爬打滚过那么多年,虞纪刚出道的时候,骂声一片,那时候他的微博是她管,评论都是她在看。有些人还连带着她一起骂,说她睡投资人给她手下的明星资源。

    她早就铸就了一身金刚不坏之身。

    但眼瞧着身边的男人神色越来越不妙,司栗知道他定是看到了那些不好的评论。

    “别看了。”司栗扯扯他的袖子小声说,“网上多的是键盘侠,没什么口德的,不用介意,反正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悦一沉难得地没有搭理她,他退出手机页面,翻出几个电话号码,而后起身到书房去打电话了。

    司栗的步子没有他快,追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安排下去了。

    通知工作室的网宣组联系营销号删除视频,及时止损,找新的新闻热点把话题压下去,引导舆论方向。

    是一般的公关手段,以前她处理过很多次,倒是第一次由别人来帮她处理。而且她从来不知道他也能处理得这么利落。

    在他打完电话前司栗就已经将她上传的最初视频删除了,自然也会有网友说她是心虚了。但没有了营销号的推波助澜,这些声音就宛若投入大海的石头,毫无声息地被压下去了。

    他们工作室的公关团队是最专业高效的,到下午的时候,微博上就连关键词都搜不出来了。

    于是她这个网红,红了不过一个晚上。

    悦一沉没有说她一句,但她敏锐地察觉到,他生气了。

    这件事的性质和当初桔姐悄悄让唯唯拍了公益广告的性质是一样的。

    司栗大气也不敢出,巴巴地跟着他,逮着机会就卖萌,恨不得做他腿上的挂件,好让他别那么生气了。

    但她给他倒李阿姨鲜榨的果汁他也没有喝一口。

    李阿姨虽然不明就里,但也看出来悦一沉生气了,还跟她出谋划策,“小可爱,你亲手给他榨他就会喝了。”

    但是悦一沉听到了,他看了她一眼,走到厨房把榨汁机收起来了。

    司栗:“……”

    下午悦一沉上楼午睡,司栗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家里的座机冷不丁地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怕吵醒悦一沉,连忙接了。

    电话那头是桔姐,听出她的声音之后让她去找悦一沉接电话。司栗只好拿着电话跑上楼,轻手轻脚地进了悦一沉的卧室。

    卧室里厚重的窗帘紧闭着,没有一丝光线,司栗摸索着来到床边,抓到他的手臂摇了摇,“悦一沉,醒醒,有你的电话。”

    “唔?”头顶传来他慵懒又沙哑的声音,司栗第一次发觉男人半睡半醒的声音也能这么风情万种。

    “电话。”她又小声重复。这种想让他醒过来,又怕惊扰他的纠结心情,真是十足的小迷妹。

    男人的手落下滑到她腰间,只微微一带就轻巧地把她抱上了床。男人的手臂温柔地收紧,司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揽进了怀里。鼻尖还在她头顶蹭了蹭,仿佛只是从地上捡起一个掉落的抱枕。

    司栗心跳如雷。

    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她看不清东西,但鼻尖全是他独特的气息,清晰地感觉到他扣在她腰间的温热手掌,轻易就让她忘记了自己是个小朋友,很不争气的脸红心动了。

    她的世界静止了几秒,而后才被电话那头桔姐的声音拉回神。

    司栗动了动,伸手摸到他的手捏了捏,声音提高了一点,“悦一沉,电话,快醒醒,是桔姐。”

    男人这才悠悠转醒。

    他接过电话放到耳边,声音仍然靡哑,“是我,恩……”

    他没有松手,不仅没有松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于是司栗就一直窝在他怀里,舒服得几乎要睡过去。

    他没怎么讲话,一直是桔姐在那边问,大概是在问她的事,他等桔姐问完了才简洁明了地回答:“小朋友顽皮,没料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不知道桔姐在那边又说了什么,他笑了一声,“不需要,工作室这样就很好了,不用折腾太多,司……小可爱她不出道,网络上的不需要多理会,有什么的话就尽量压住。”

    话说到这里,桔姐又在那边说了几句,悦一沉听到后笑了笑,说:“那我考虑考虑。”而后才挂了电话。

    悦一沉丢开手机,揉了揉昏昏欲睡的小家伙的脑袋,“又不穿鞋。”

    听这声音是完全清醒了。

    司栗噌地爬起来,刚要下床又被他拦腰抱起,先是摸了摸她的小脚丫,确保没有冻到之后才掀开被子下床,抱着她下楼。

    司栗趴在他肩头,他走得很平稳,完全没有颠到她。

    看起来已经不生气了。

    “桔姐说什么了?”司栗小声问。

    “有网友认出你是我的微博头像了,猜疑纷纷。”

    司栗好奇网上是怎么说的,但再去翻找的时候已经一点影子也没有了,工作室都处理干净了。

    她干脆也不去理会了。

    大概是她“淡泊名利”的反应让悦一沉很满意,他不仅不生气了,还问她有没有喜欢的歌星,想带她去看演唱会。

    司栗兴奋得不行,“我很喜欢smile组合。”

    smile是她最喜欢的女团组合,刚好她们月底有巡演,只可惜门票刚刚开售票就被一抢而光了,她这几天都一直在找黄牛。

    悦一沉笑了一下。

    司栗看到这个笑容就心花怒放:“你有票?!”

    “刚好有两张。”

    司栗想起来了,那个组合里面的高音担当湘允儿是悦一沉的师妹,肯定是她送给他的。

    “而且是前排贵宾席。”

    司栗的眼睛都放光了。

    “不过有一个交换条件。”

    司栗瞬间就撅起嘴了,“你这人怎么这样。”

    悦一沉作势要起身,一副不答应就不谈了的模样。

    司栗只好拽住他,不情不愿地说:“好好好,你说,什么条件,我答应就是。”

    悦一沉没说是什么条件,只说她肯定能做得到,而后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她叫起来洗漱换衣,早餐都没吃就拎上车就出门了。

    车停的时候司栗还在打瞌睡,被抱下车之后才被一声声凄厉的哭声吓醒了。

    司栗睁开眼,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院子里全是张着嘴哭的小娃娃,隔着栅栏喊爸爸妈妈。旁边是滑滑梯,海洋球,咬着手指望着她的小屁孩,仰头是一个彩色的牌匾:小红帽幼儿园。

    司栗瞬间炸了。

    “悦一沉!!!”

    “嘘。”悦一沉连忙安抚她,“别叫,你不是嫌在家闷么,这里很多小朋友陪你,还有很多好吃的。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公益讲座,结束之后就来接你。”

    司栗的头摆得像拨浪鼓,“不不不,不闷,我在家挺好的,我现在也很乖的,都没有跑出去过,你别把我丢在这里啊!”

    太丢人了,一把年纪了还来上幼儿园,而且听这一大片的哀嚎她脑袋都疼。

    这比待在家里还要折磨人啊。

    “你乖啊,桔姐说天天把你留在家里对你身心都不好,你现在胖了很多你知道么。昨晚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你来上幼儿园,我带你去听演唱会。”那天桔姐在电话里就说了,小朋友就是因为在家里无聊了,才会玩化妆品,所以建议他把她送到幼儿园去。

    “不,我不答应,我不听了还不行吗。”这买卖就不划算啊,演唱会才一晚,幼儿园得上几年啊。

    旁边的幼儿园老师过来抱她,帮悦一沉一起劝她:“小可爱,老师等你好久了,幼儿园很好玩的哦,这么多小朋友呢,还有玩具,你喜欢什么玩具啊?”

    司栗紧紧抱着悦一沉的脖子,腿也紧夹着他腰。

    悦一沉哭笑不得,“听话,我晚上就来接你。”

    司栗不松手,看他是铁了心的要把她留下来,又受环境感染,一时悲从心来,演技大爆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那哭声中气十足,天崩地裂,整个幼儿园的声音都被她盖过了。

    “我,要,回,家。”

    悦一沉一阵头痛,冲那幼儿园老师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来劝劝她,你先去忙。”

    那老师忙不迭地走开了。

    悦一沉走到角落,“别哭了,你听我说……”

    司栗照哭不误。

    “c家新款套裙,b家大衣,大小各来一套。”

    女孩的声音立刻弱了许多。

    悦一沉加大剂量:“十支口红。”

    司栗抽泣着说:“再加一个高光和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