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把我都打败了。”她说,“我就住两天,等我助理过来了我再去酒店住,ok吗?你也知道我那个助理,动不动就怀疑我,我要一个人去住酒店的话她又要闹了。”

    悦一沉失笑,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司栗,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才嗯了一声。

    蔺程程捕捉到这个细节,她有些奇怪,但没有做声。

    之后一路上蔺程程都是在和司栗说话,悦一沉基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悦一沉先带着两人去吃了午餐,席间他的电话就响个不停。

    “是桔姐。”悦一沉挂了电话之后下意识地和司栗报备,“工作室那边有点事,我可能要过去一趟。”

    “那你去忙啊。”蔺程程拨弄着手机,以为他是在和她说话,于是头也不抬地笑着说,“我和小可爱去逛逛,我都好久没回过国了。”

    因为有湘允儿的先例在前,悦一沉不放心把司栗交给任何一个人。

    “我先送你们回去吧,反正也不远。”

    蔺程程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但还算大度,“那听你的。”

    “小可爱中午要休息,你要是实在想逛,送她回家之后你再出来逛可以吗?”

    蔺程程笑了,“我一个人有什么好逛的,那就回去吧,我也想休息一会。”

    司栗丝毫没有发言的机会。

    他送两个女人回了家,来不及交代又匆匆出门了。

    司栗带着她去客房,经过她的卧室时,蔺程程下意识地往里面瞄了一眼,看到梳妆台上一大堆化妆品愣了一下。

    这么明显的女人住过的痕迹,看来悦一沉还真的在家里藏人了啊。

    司栗没有留意到她的神色,直接带着她上了三楼。

    二楼只有两间卧室,三楼是书房和客卧,因为常年无人居住,所以比较闷。

    蔺程程来得突然,所以也没来得及打扫,李阿姨这会又出去买菜了。

    蔺程程倒完全不介意,行李箱一丢就倒在床上了,“小可爱,我要倒时差,晚饭不用叫我,晚安。”

    司栗默默地给她带上门下楼了。

    晚上悦一沉回来得很晚,他到家的时候两个女人都睡下了。

    他回来前在外面和几个朋友吃过了,但因为喝了点酒所以胃不舒服,到厨房的时候才发现汤锅里温着山药排骨汤,不烫嘴,味道刚刚好。

    肯定是司栗让阿姨给他留的。

    悦一沉喝过了汤之后上楼,而后下意识地往司栗的房间走去。她的房门虚掩着,他伸手轻推门,一眼就看到床上熟睡的小人儿。被子倒是盖得严严实实的,小脚丫也没有露出来。

    他放心地合上门转身往自己卧室走,打开门看到床上的那个身影后顿住了。

    ***

    这个早晨司栗难得的起早了,而且是由梦中突然惊醒。

    看看时间才六点,她立即没有下床,在被窝里赖了一会,而后忽然在这静谧中听到一点细微的声响。司栗眼皮一跳,猛地想起什么来,光着脚悄无声息地下床了。

    她的门还是虚掩着,透过门缝几乎能看到整个走廊,外面很安静。司栗等了一会,疑心自己听错了,却又在打算转身回床上去的时候听到声音。

    是门把手拧开的声音,下一秒穿着浴袍的男人就由里走出来。

    他的头发还淌着水,浴袍的腰带松松垮垮,胸膛有一半裸露在外,这场景太过熟悉了。

    早上虞纪提起的他和影后拍的那场戏,是许多年前他主演的电影《南色》。

    电影讲的是一个潜伏的特工,做了敌军一个女将军的情人,又在虚与委蛇中相互爱上的故事。

    影片最开头的场景就是他与女人欢好后由浴室出来,穿着真丝浴袍,袒露着精壮的胸膛和小腿,头发湿漉漉的,懒洋洋地光着脚到窗台去点烟。那个时候他才十七岁,五官还未完全长开,有点奶油小生的样子,但那种带着未褪情欲的眼神却演绎得很到位。

    司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才读高中,还看不懂这一幕是什么意思,后来懂事之后去重温,才觉得他演得太好了,太诱人了。

    他凭借着这部电影提名了金鸡奖,获得了年度电影人物奖,可以说这部谍战情色文艺片成功奠定了他在电影界的地位。

    这一段近几年还时不时会被营销号做成动图拿出来转一转,总会有一大波粉丝在下面喊老公。

    这视觉冲击使得她不得不联想到另一方面去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想似的,女人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笑眯眯地说:“悦一沉,你家居然没有套诶……”

    第22章 Chapter22

    司栗只觉得心脏抽了抽,脑袋一片空白,当即什么都不想再听,什么也不想再看,转头就跑回了床上。

    悦一沉听到一点动静,立刻走过来查看,透过门缝看到趴在床上睡得安安稳稳的小妞,又松了一口气,关上门回头,皱眉小声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家里还有孩子。”

    蔺程程扬眉,“我说,你家藏有女人,但是没和你住一个房间,你也没备有套,显然是这个女人你还没有拿下,对吧?”

    悦一沉无奈,也懒得解释,只问:“你怎么在我房间?”

    “哦,这个啊。”蔺程程指了指楼上,“上面的浴室花洒坏了,我就来你这洗澡了,然后累得不行,就在你床上躺了一下。对了,你今天有时间吗?带我去你工作室转转呗,我看看你新签的那几个小鲜肉有没有适合做我珠宝代言的。”

    “今天他们都有活动,不在工作室。”

    “哦,那过两天再约,没事。”

    “……”

    司栗在里面听不到任何话语,也听不进去了。

    明明说不喜欢的,为什么还要和人家睡觉?她心中不近女色不染人间烟火的男神形象,在今天彻底崩塌了。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但真让她看到的这一瞬间,又隐隐觉得失望,同时又在这失望中生出一些自觉,她多半是多余的了。

    她不敢出去,就在床上窝着,直到蔺程程进来叫她。

    大概是倒好了时差又睡足了,说不定也是因为被心上人喂饱了,所以她精神很好,心情也不错,抱着她去洗漱,还替她搭配裙子梳头发。

    司栗乖乖由她摆弄着,一是因为没有心情,二也是因为她对温柔的女人向来就毫无抵抗力。如果悦一沉是女人,她早就会喊他妈妈了。

    悦一沉已经在楼下了,他换了衣服,人模狗样的坐在那里,平板摆在旁边正在播放新闻。

    听到楼梯的声音,男人抬头,视线扫过司栗,而后关掉了新闻,笑着说:“这裙子好看。”

    蔺程程先是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看到自己的的牛仔裤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旁边的小丫头。

    “我选的。”蔺程程把司栗抱到悦一沉对面的椅子上,还未松手就看到男人伸出长指碰了碰他旁边的碗,“小可爱坐这边。”

    蔺程程微微一顿,而后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那是我的位置呢。”

    悦一沉牵唇,“她手短,需要照顾。”

    “我也可以照顾啊。”话是这样说,但蔺程程还是把她抱过去了,“我也很会照顾小朋友的,我弟弟小时候基本上都是我带的呢。”

    悦一沉侧身将椅子往里推了推,“被我妈知道我在这边让你当保姆照顾小孩,她肯定要飞回来打我。”

    蔺程程咯咯直笑。

    过了一晚上,他们之间的关系果然亲近了许多。

    司栗对漂亮的女人讨厌不起来,她只讨厌悦一沉。她一声不响地喝着粥,悦一沉还摸了摸她的脑袋,“没睡好?”

    她摇头,同时察觉到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

    “小可爱,待会一沉哥哥去上班之后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蔺程程笑眯眯地问,“姐姐带你去游乐场玩,带你去吃甜甜圈。”

    “今天可能不行了。”司栗说,尽量表现得遗憾,“我爸爸回来了,他让我等会就回家。”

    悦一沉转过头看她,连筷子都放下了。

    吃过早餐之后司栗收拾了她的化妆品和几套喜欢的裙子跟着悦一沉出门了。

    蔺程程站在车库门口送他们,让司栗多来找她玩,俨然就是一个女主人的模样。

    一直到车子开出去了悦一沉才有机会问她:“你爸爸真的回来了?”

    司栗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想好要怎么跟他解释没有?”

    “那是我爸,需要怎么解释?”司栗笑着说。

    悦一沉没有再说话,沉默地把车开回了她家。

    司栗能感觉得出来他有些生气了,但是她并不太想妥协。

    不能继续放任他对她的控制欲了,她也不能再依赖他了。

    车子开到楼下的时候司栗就说自己在门口下车就好了,但他还是把车开进了车库,并说:“我送你上去。”

    司栗的心立刻提了起来,“我爸在家的。”

    悦一沉干脆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