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蔺程程。”

    他恩了一声,先是过来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伸手拉开她和电脑的距离,嘱咐道:“别靠太近,当心眼睛,我的邮件桔姐在处理了。”

    司栗噢了一声,“我就看看。”

    悦一沉没再说什么,起身去给她泡了牛奶,盯着她喝完之后才拿起桌上的手机到阳台去回电话。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司栗仍然能听到只言片语。

    大概是蔺程程在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回说自己出差了,可能要一个多星期不回去。

    也就是说这一个多星期她都要受到他的制约了。

    司栗生无可恋。

    而后悦一沉又敷衍了几句,再后来似乎是提到了工作上的事,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司栗完全听不到了。

    悦一沉挂掉电话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切换成了看剧模式,左手是酸奶,右手是车厘子,小嘴就没有停过。

    一动一动的真可爱。

    悦一沉扯了餐巾纸给她,对方放下酸奶,接过纸巾胡乱地擦着嘴巴,眼睛盯着电视,“人家难得回国一趟,你白天没法陪人家玩也就算了,晚上还不回去,这样不太好吧?”

    悦一沉嗯了一声,在她旁边坐下,心不在焉地挑了挑她的头发,“是不是该剪个头发了?这么长洗头不方便。”

    “剪个和程程姐一样长的?”

    “那也还是太长。”

    司栗无奈,扯回自己的头发,表情认真,“悦一沉。”

    “恩?”仍然是漫不经心的。

    “明明家里有个女朋友,不在温香软玉里躺着,跑来和我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混在一起。”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真的是浪费。”

    “程程?她不是我女朋友。”悦一沉好笑,“浪费什么了?”

    司栗对他很失望,眼神毫不掩饰。

    悦一沉被这嫌弃的眼神刺了一下,有些莫名,“怎么了?”

    司栗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坐正,和他探讨这个成人的话题:“你昨晚睡了人家,然后今天就不着家,是不是不太好?”

    悦一沉愣住了,“什么?”

    司栗一副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表情。

    他失笑,“胡说八道,我怎么就睡了她了?”

    司栗抿唇,表情很失望,“悦一沉啊悦一沉,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悦一沉有些反应过来了,立刻敛起笑容,“我没有睡她。”

    “我早上看到你从她房间里出来的。”

    “楼上浴室有问题,程程在我房间洗了澡就没上去了。我昨晚是在楼上睡的,你现在要是回去看应该还能在床头柜上看到我昨晚换下的手表,早上是下来洗澡找衣服才从那扇门出来的。”悦一沉微微叹气,真是冤死他了,“人家大家闺秀,爸爸是政要,哪里是我说睡就能睡的。”

    这下到司栗愣住了,然后电光火石间想起,悦一沉的衣帽间有两扇门,一扇隐形门通往卧室,一扇独立在外。

    早上他是从那扇独立的门出来的,她就想当然的以为他是从房间里走到衣帽间,再从衣帽间出来的。

    这就有些尴尬了。

    悦一沉眼里划过一丝促狭的笑意,“你很在意这个吗?”

    “不是,我就是……”司栗想掐死自己。

    悦一沉笑了笑。

    她干脆就不解释了,大大方方地承认:“当然在意,我可是你的迷妹。”

    “小迷妹。”悦一沉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蛋,“我和程程真的只是朋友,何况她已经有女朋友了。”

    司栗愣了一下,“有女朋友为什么你妈妈还……等一下,女朋友?”

    “恩。”

    她突然更喜欢蔺程程了。

    “她没有公开,所以她爸妈逼婚得比较紧,她又喜欢拿我当掩护。”

    她追着问了一些程程的情史,悦一沉向来不喜欢说别人的事,但看司栗感兴趣,就说了一会。

    司栗听完之后很心疼她。

    但是很快她就开始心疼自己。

    “别玩手机了,赶紧去刷牙睡觉。”

    “这才十点啊。”司栗往后躲,“我再刷一会。”

    “早点睡,你看看你现在眼睛都没有原来好看了,手机给我,不许带进卧室。”

    司栗噘嘴。

    “不许撒娇,去睡觉。”

    她还要反抗,就被人一把抱起,直接丢进了房间。

    第二天六点钟司栗就被悦一沉的敲门声叫醒了,然后才知道他头一天晚上早早催她睡觉的用意。

    “楼下的小笼包去晚了就没有了噢,还有热乎乎的免费豆浆,虾粥。”悦一沉给她挑了一套休闲服,“这是你上次看中的那套a家秋季新款,今天穿这个好不好?”

    司栗被诱惑,挣扎着起了床,洗脸漱口就和他出门了,连头发都没扎。

    得偿所愿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包子,然后又被悦一沉诱惑,说带她去玩,司栗不疑有他,欢欢喜喜的上了车,结果被带到山脚下。

    司栗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所以悦一沉来开门让她下车的时候她立刻就趴下了,哼唧唧地说:“完了悦一沉,我有点肚子疼,好像小笼包有问题。”

    悦一沉被逗笑了,伸手来抱她,“吃饱了坐着是会有些不舒服,下来走走就好了。”

    司栗满脸的拒绝,躲开他的手,“不啊,不走,我们回家啦,我想上厕所。”

    “乖,下来走走,你不是不喜欢天天在家闷着吗?”

    司栗撇着嘴眨巴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撒娇,“一沉叔叔,我不想爬。”

    最后那个爬字拖得长长的,而且还带着波浪号。

    悦一沉看着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还有粉嫩嫩的撅着的小嘴,瞬间被秒杀,“好好好,不爬就不爬,我背你上去,来都来了,就当是透透气好了。”

    司栗立刻喜笑颜开,“好的!”

    悦一沉毫不含糊地在车门前蹲下了腰,司栗屁颠屁颠的滑下车座,落到他宽厚的后背上。

    悦一沉托着她站起来,锁了车后又到后尾箱去拿水和食物,然后才稳步上山。

    早上来爬山的人也还蛮多的,悦一沉自己戴了帽子,也给司栗带了一顶碎花太阳帽。秋末的暖阳晒得人很惬意,周围空气清新,景色宜人,司栗抱着他的脖子,在颠簸中昏昏欲睡。

    “悦一沉,你累吗?”

    “不累。”他的声音一点也没喘,“就当是负重跑了,你渴了和我说一声。”

    司栗憨笑一声:“不渴,倒是困了。”

    悦一沉也笑了,声音是十足的宠溺,“困了就睡会。”

    再过了几分钟悦一沉偏头,发现小家伙真的已经睡着了,而且嘴巴还张着,嘴角微微泛着亮光。

    口水流到他身上他也不介意,甚至有些欣慰,她现在是越来越像小孩子了,无论是脾气还是行为。

    第24章 Chapter24

    悦一沉花了四十分钟才登到山顶,在接近四分之三的路程时,司栗睡醒了,一睁开眼睛看到悦一沉额角晶莹的汗珠,一时间分外过意不去,便挣扎着要下地。

    悦一沉轻轻把她放到地上,然后拿出水给她。司栗喝了一小口,抬眼的时候看到他正在仰头大口大口的喝着,精致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看起来是非常渴了。

    司栗越发过意不去,他背着她肯定喝不了水,就一直渴到了现在吗?

    喝过水之后悦一沉微微喘了口气休息了一下,而后在司栗面前蹲下,示意她上去。

    司栗牵住他的手,“我想爬一下。”

    悦一沉回头看她,莞尔一笑,“好啊,也就还剩四五层楼的高度了。”

    他牵着她往上爬,而后被一对老年夫妻超过,那个慈眉善目的阿姨还和他们打招呼,“这么早就带女儿来爬山啊。”

    悦一沉被这个称呼搞得浑身舒畅,于是点头附议,“是的。”

    “哎,真好,我儿子和孙女这会都还在被窝睡大觉等着我们带早餐回去呢。”

    悦一沉和司栗都笑了起来。

    司栗看到人家爷爷奶奶都健步如飞,难免有些羞愧,于是挣开了悦一沉的手,跟在奶奶后面往上爬。

    即便只有几十米高了,司栗爬到顶的时候仍然是气喘吁吁。

    “你太虚了。”悦一沉一边笑着给她擦汗一边说,“要多运动。”

    她抱着自己的水壶哐哐哐的喝水,又被悦一沉按住,“慢点喝,一次不能喝太多。”

    司栗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又饿了。”

    旁边的老奶奶被萌得不行,连忙递过来一个苹果,“奶奶这有苹果,要不要吃呀?”

    司栗下意识要婉拒的,又觉得小孩子不会这样做,所以看向悦一沉。

    悦一沉笑了笑,示意她接过,“快谢谢奶奶。”

    司栗连忙双手接过,乖巧地说:“谢谢奶奶。”

    “哎呦喂,真乖。”老奶奶笑弯了眼睛,“这娃娃真漂亮,妈妈一定也是个美人吧?”

    老爷爷在旁边笑她,“你看人爸爸就行了,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