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甚至还能在此刻理智地分析,她该怎么处理,才能让悦一沉受到的影响化到最小。

    司栗给虞纪发了短信,对方很快就回了电话过来,她没有接,只是用文字回复道:你在家吗?能过来接我吗?

    他这个月是没有什么通告的。

    十分钟之后他发短信让她下楼。

    司栗拿了手机钱包和证件,装了两套衣服,趁着李阿姨上洗手间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

    第27章 Chapter27

    虞纪的吉普就停在楼下,她刚走到车边对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司栗接起后压低声音说了句开门,听得车锁哒的一声打开后她用力开了车门,而后迅速爬上车关上门。

    虞纪在前面回头,一边笑一边问:“你和悦一沉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说你有私生女了?还是你真的和他在一起了?”声音又在看到那一小团东西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开了车厢内的灯,挑着眉笑着道:“上错车了小宝贝。”

    司栗没有想好要怎么跟他解释,只能奶声奶气的撒谎:“没有错呀,司栗姐姐就是说的这一辆车。”

    虞纪仍然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今天上新闻了,他们都说我是司栗的私生女,还有人说我是悦一沉的私生女,总之就是给悦一沉和司栗都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他点头,“这我知道,所以呢?”

    “这几天我可能都不方便继续在司栗和一沉这边呆着了,所以司栗把我托付给了你。”

    她现在远离悦一沉,就能将对他的影响降到最低了。媒体没有确切的证据,到现在为止都只是推测,她消失一段时间,媒体找不到她,找不到别的证据,就会渐渐淡忘了。如果还不走,今晚可能就会有狗仔查过来了。

    虞纪有些目瞪口呆,“我?我可不会照顾小孩。”而且显然这不是个小朋友,是个烫手山芋嘛,带回家没准明天上头条被指有私生女的就会是他了。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

    虞纪考虑了一分钟,而后问:“那悦一沉知道吗?”

    司栗呆萌呆萌的:“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比较听司栗的话。”

    前面的男人勾一勾唇,“巧了,我也是。”

    于是利落地踩油门离开。

    虞纪的车与悦一沉的车几乎是擦肩而过。

    司栗躲在车里看着他的车开进小区之后果断地关了机。

    悦一沉到家时有些茫然,李阿姨站在门口打电话,声音里带着哭腔:“悦先生,小可爱丢了我就上了个厕所出来她就不见了,对不起。”

    他用了好几秒才冷静下来,心里一直在提醒自己司栗不是小孩子,不可能真的走丢,但也压不住心底的恐慌。

    “别慌,打电话去保安处问一下,小区里到处都有监控。”

    “问了他们还在查。”

    他很后悔,刚刚就不应该和桔姐争论,而是应该立即赶回来陪她,她看到那些骂她的评论,肯定很不好受,没准还会以为是他安排网宣组这样处理的。

    悦一沉皱着眉,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鞋也不换地走进司栗的卧室,扫了一眼,然后确认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离家出走。

    因为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空了一半。

    半小时后桔姐给他的电话更是验证了这一点。

    “司栗给我发邮件辞职了。”桔姐的声音很疲倦,“我真不知道这事会扯到她身上,如果我知道小可爱和她有关系,我真的不会擅做主张。”

    悦一沉打断她,“你先别管司栗这边,司栗这边我来联系,你和网宣组尽量补救,拖住那些媒体解释,找水军,能做什么尽快做。”

    他挂了电话再打司栗的电话,仍然提示关机。李阿姨从外面回来,一脸焦急,“保安那边的监控隔壁就没有拍到她。”

    悦一沉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您别急,我来找就好。”

    “悦先生,要不要报警啊?”

    “不用了,您先回去,这两天暂时就不用过来了。”

    李阿姨又连连道歉,而后才离开。

    李阿姨走了之后屋子完全静了下来。

    没有司栗在家,他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但他还是不想走,好像过一会她就会回来似的。

    但他在客厅等到了凌晨两点,门口仍然没有动静。手机暗了又按亮,没有任何消息,她的电话更不可能打通。

    他隐约能明白司栗出走的缘由,却也只能叹气。

    悦一沉发了一条微博解释,说他和司栗是朋友,是上下属,两人认识不久,他很喜欢司栗,但是两人并不是情侣,小可爱也不是她的女儿,只是两人共同朋友的女儿。

    话题中心的人说的话一般没有人能看得到,看到了也会被误解。

    所以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一条一条的去回复底下的评论。

    他以前从来不和粉丝互动,这一次一下子回复了上千条评论,叫粉丝诧异不止。桔姐请了熟悉的大v整理了这些评论发出去,很快就博取了不少网名的同情,纷纷道这个时代造谣太容易,一条微博就能逼死人,辟谣却需要花几千条评论。

    虞纪回的是上一次他们去过的那个家,格外远,到的时候司栗都睡着了。

    虞纪轻手轻脚地下车,门都没敢用力关,生怕小家伙弄醒了。

    他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但是以前家里有个小表弟,因为有很严重的起床气,所以每次起来都会大哭大闹摔东西,因此他格外怕。

    他绕到后面把熟睡的小团子抱下车。

    车里开着暖气,有些干,所以小家伙一直张着嘴用嘴巴在呼吸,小嘴殷红,舌头小小的看起来就很软。

    真是个小可爱。

    他走进庭院的时候还刻意回避了光线好让怀里的人不被影响,但几秒钟之后她还是蹬了一下腿,噌地睁开了眼睛,茫然又警觉地望着他。

    虞纪被逗笑了,“醒了?”

    她这才彻底醒了过来。

    陌生的怀抱和气息让她睡不安稳,醒过来后才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那个人都变成了熟悉的怀抱和熟悉的气息了?

    看来远离他是非常有必要的。

    虞纪抱着她走了一小段路之后突然颠了颠她,司栗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紧了他,而后看到男人嘴角的坏笑,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他变态。

    连小女孩都戏弄。

    到了门口他没有按密码,而是抱着司栗弯腰,告诉她:“密码是0808。”

    司栗哦了一声,伸出小手指嘀嘀嘀嘀的按了密码。

    进门之后他就把她放下了,而后自顾自地去厨房倒水,喝了半杯之后才回头看还杵在门口的小家伙,笑了,“自便啊,洗澡睡觉的话就上楼,饿了就来冰箱找吃的,阿姨来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你要是想吃点热的东西,我也不会弄。”

    是真的不会照顾小孩,也没有悦一沉那么萝莉控。

    他说完就从冰箱拿出了一个橙子,倒还问了她一声,“要吃吗?”

    司栗乖乖摇头,看起来有些拘谨。

    虞纪顿了顿,感觉过意不去,“那你要喝牛奶吗?”

    “不用了,谢谢。”司栗觉得自己真是为难他了,“我想睡觉了。”

    “可以啊,你洗澡了吗?”

    “洗过了。”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帮你洗。”

    想得美啊!

    司栗回了房间,先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而后又换了睡衣,整理东西的时候拿着手机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决定塞进床头柜的抽屉深处。

    她一晚上没睡好,早上阿姨进门的时候她就醒了。磨磨蹭蹭洗漱完毕下楼,虞纪已经坐在餐桌前了,他在接电话,面前的粥还剩一小半,看样子应该是吃过了。

    “我真没去接她,我平白无故捡个小孩回来干什么,我还要拍戏呢,忙都忙死了。”

    司栗脚步一顿,抬头望去,男人在朝她挤眉弄眼。

    “真没有,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看到了就肯定会带回去给你的。”

    他挂了电话,而后又给司栗打电话,自然是不通的,最后只能跟她抱怨:“非要逼我跟我男神撒谎,太过分了。”

    她猜到了来电话的是谁,也早知道他会给他打电话。

    司栗冲他笑笑,“虞纪哥哥早呀。”

    她关机前给虞纪发的最后一条短信是:不要告诉悦一沉小家伙在你那里。

    虞纪不疑有他。

    但这个电话悦一沉肯定会怀疑,不过他那种君子,即便是确认了她就在这边,虞纪没有承认,她没有接电话前,他是断然不会找上门来的。

    她在虞纪家颓废了两天,他果然没有找过来,于是彻底放心。

    虞纪在对待小朋友这方面和悦一沉是完全不同的,他因为不懂得照顾小孩,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把她当成个大人看,而剩下的小部分时候,又完全把她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他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