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门遛弯,允许她看很久的电视,冰箱里的老实无限量的供应,甚至还嘱咐了阿姨要每天补货。但也比悦一沉更严厉,比如说不能挑食,不能剩饭。第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逼她吃芹菜时她就差点和他打起来。

    除此之外,司栗在这边待得还算舒服。

    晚上虞纪回来晚了,阿姨没有给他留吃的,他打电话叫了外卖,外卖到的时候司栗刚好下楼,闻到这刺激味蕾的香气,忍不住问:“你在吃什么?”

    “凉拌兔肉。”

    司栗跑过去,趴在凳子上看他,“你怎么能吃兔肉呢,兔肉辣么……”

    “不辣,你要试试么?”

    司栗被噎了一下,最后小声说:“那我就试一小块。”

    虞纪夹了一块投喂她,下一秒就被小家伙被辣到的表情完全逗笑。

    这段时间悦一沉一直都是清淡喂养,所以她突然吃到一块辣的,完全受不了。

    好在虞纪还算有良心,马上就递水过来给她喝了一口。

    司栗瞪了他一眼,但是小嘴红红嘟嘟的,眼睛又大又圆,看起来根本不像在瞪人,反而像是在卖萌。虞纪有些受不了,“真可爱,快过来给哥哥抱抱。”

    司栗跑走了。

    这人太可怕。

    晚一点的时候虞纪一直在给司栗打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而后又偏头问在看猫和老鼠的司栗:“你司栗姐姐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没有耶,怎么啦?”

    “她爸爸找她。”

    司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睡觉时间,司栗跑上楼关了门立刻就翻出手机开了机。

    在几百条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中确实有一条司国庆打过来的电话。

    第28章 Chapter28

    这个时候再拨回去肯定是打不通了的。

    她点开那条短信,而后瞬间泪崩。

    ——小栗子,最近好吗?工作忙吗?爸爸有点想你啦,不过这边的进展有些慢,可能都不能回去过年了。又,爸爸在电视上看到你男神的新闻,他那个私生女可像你小时候啦。

    她看到最后一句话,又笑了出来。

    她回了一大段,发了半天才发出去,就是不知道他在那边能不能接收到了。

    她发完了短信还在抽噎。

    其实这十几年司国庆在外她没有一天不想她的,只是从前的她,无论成年与否都太擅长隐藏情绪,每每司国庆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说想她,她都不置可否,或者干脆的说自己工作忙,一点都不想他。

    这一次她却发了几百字的短信,说出了以前从来没有说过的,想他,让他快点回来的话。

    然后就在抽噎中手机忽然又弹出来电。

    这一次是悦一沉打过来的,司栗迟疑了半秒,还未伸手掐断,那边就自动挂断了。

    这让她更莫名。

    另一边的悦一沉忽然打通了她的电话,不可置信的欣喜过后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知道她不会接自己电话,便识趣地挂断了,而后迅速发了短信过去。

    他怕她不仅会挂断他电话还会继续关机。

    悦一沉:司栗。

    她刚要关机,他的下一条又发了过来。

    悦一沉:先别关机,和你聊聊辞职的事。

    悦一沉:程序没走完。

    司栗:?

    悦一沉:你的辞职信上没有签字。

    真是她大意了!

    司栗回复:我回头签了再寄过去可以?

    悦一沉:不行,需要本人到财务室那边结算。

    但他明知道以她现在的情况不可能结算任何东西的。

    司栗:那工资我不要了。

    悦一沉:程序走不完没法给你办离职。

    司栗确定他就是在搞事。

    司栗又打算要关机了,结果他的信息又接二连三的跳出来。

    悦一沉:你现在是在虞纪那边对吧?他工作应该很忙,有人照顾你吗?我很担心你。

    悦一沉:家里那么多零食水果都没人吃了,还有你的那些漂亮裙子也没有带走。

    司栗瞬间又心软了。

    他没和她说工作上的糟心事,没跟她解释工作室的公关手段,只关心她现在的处境。

    司栗忽然觉得,他是理解自己的,理解自己离家出走的理由,就像她也理解工作室的那些紧急应对手法一样,完全不需要跟对方解释,不需要说抱歉。

    悦一沉确实理解,但即便是要消失,也应该由他来藏。

    悦一沉:我明天早上去接你好不好?

    语气已经有些魔怔了。

    司栗差点就被诱惑说好了,恰好桔姐的短信跳出来,提醒她这段时间暂时不要回来,工作室和她家周围到处都是狗仔,被拍到的话又要出大新闻了。

    然后跟她解释了工作室的公关手段是她自作主张,没有想到会把她牵连进来,觉得非常抱歉。

    又跟她抱怨,说悦一沉现在完全被迷得神魂颠倒了,为了一个小女孩,打算完全隐退娱乐圈,连工作室也要解散。

    司栗心里一片惊涛骇浪,消化了很久才返回和悦一沉的聊天界面,指尖停顿半秒,而后慢慢地打字回复:悦一沉,对不起啊,不辞而别是我不对,但是我已经决定换一种方式生活了,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以后我恢复正常之后再做牛做马报答你。

    她不能再麻烦他了,至少这段时间不能。

    关机前还看到他的最后一条短信,是让人克制不了的央求语气:回来好不好?我给你买最新款的香奈儿套装,允许你化妆吃宵夜好不好?

    司栗鼻子酸酸的,她也很委屈啊。

    她也很想男神啊,她也想一直跟男神在一起被照顾啊,该死的娱乐媒体!

    该死的小可爱。

    ***

    第二天早上虞纪把她从被窝里捞起来,揉着她的脸把她叫醒。

    “小可爱,快醒醒,我要把你送回你司栗姐姐那里去。”他开了灯看了她几眼,“咦,你昨晚哭过了?眼睛这么肿。”

    司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窗外还是墨蓝色的天,不知道是四点还是五点。

    “怎么了?”

    “我刚刚才接到通知,今天要去拍戏了,可能几个月都没法回来,不能带你了。”

    司栗瞬间清醒了,坐起来问:“现在就走了吗?”

    “九点钟的飞机。现在打不通你司栗姐姐的电话,只能哪里接你过来的就把你送回哪里去了。”

    “啊,可以不回去吗?你就把我留在家里,我很乖的。”

    虞纪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出了问题我可没法负责,话又说回来了,你父母呢?”

    司栗可怜巴巴地求他:“你就让我留在你家吧,不是还有阿姨吗?到时候我让司栗姐姐把请阿姨的费用和伙食费打给你好不好?”

    她现在哪都不能去,只在他家里安全一点。

    虞纪笑了,“你觉得我能缺钱吗?”

    司栗哑口。

    “赶紧起来刷牙洗脸,别耽误我赶飞机了。”

    司栗撅着嘴望着他。

    对方捏了捏她的小脸,“别哭啊,这招对我没用,十分钟之后我再过来,到时候你没有收拾好我也扛你下楼了。”

    “……”

    司栗洗漱后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站在客厅等他,还抽空吃了面包片,看到他下楼又连忙迎上去,表情很讨好,“我烤了面包,你要不要吃一点再走?”

    “哎哟,你还会用面包机呢。”虞纪捡了一块面包衔在嘴里,又提醒她换鞋,而后匆匆忙忙出了门。

    虞纪这两年果然成长了许多,从前的他赶通告,就是火烧屁股了他都仍然是不紧不慢的出门,现在他不需要助理都可以自己规划好一切了。

    作为前助理,一个亲手把他带出来的女人,司栗觉得很欣慰。

    车子开往司栗家的方向会经过一个别墅区,她隐约记得自己有个朋友住这边,于是想也没想就让虞纪停车。

    “我姑姑家就在这里,我在这里下就好了。”

    虞纪却连车速都没有降一点,直接无视她,司栗急了,扑过去抱住座椅,巴巴地说:“在这里下就好了。”

    “坐好,开着车呢危险。”虞纪皱着眉说,“我都说了哪里接的你就要把你送回哪里去的。”

    “我不想去司栗姐姐家。”

    虞纪被气笑了,“不去司栗姐姐家,那去你爸爸那里?”

    司栗一怔,“我爸爸?”

    “悦一沉啊。”

    “他才不是我爸爸!”

    “所以司栗和悦一沉你选一个?”

    选哪一个的后果都会是悦一沉好吗。

    “虞纪哥哥”

    “叫我爸爸也没用。”

    “……”

    男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贱兮兮的笑了,“要不叫一声来听听?叫一声的话我就带你去片场。”

    司栗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解决办法,也觉得眼下节操根本就不重要,但是爸爸那两个字,她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虞纪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