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沉真的像一个助理一样,陪同了两个月。

    期间桔姐帮他推了好几个通告,都生气把他拉黑了。

    二月份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一些工作人员开始请假,就连悦一沉的电话也没有停过。

    “吴裳导演说后天放假两天呢。”司栗从虞纪的房间跑回来,趴在他膝头和他说,“我才发现已经快过年了!”

    悦一沉刚刚挂了电话,正要出去找她,看到她回来,立刻弯腰把她抱起来,“恩,过年了。”

    司栗瞧着他的神色,福至心灵,“啊,你要回去是吗?”

    悦一沉的父母过年会回国,所以他过年从来不接通告,再忙也会推掉。

    男人神色有些抱歉,但更多的是不舍,“我父母明天就回去了。”

    司栗急了,“那你赶紧买票,听他们说这段时间回国的票很难买呢。”

    “桔姐买好了。”

    “噢,那就好。”她放心了。

    “司栗……”悦一沉温柔地摸着她的脑袋问她,“要不要和我回去?”

    第37章 Chapter37

    司栗摇摇头,“不了,我爸爸又不会回来,家里没人,我每年都自己过年的。”

    “今年和我一起过年好不好?”悦一沉用诱惑的口吻说,“我家过年也很热闹的,有很多好吃的,还能回去和桔姐见一面,和唯唯玩。”

    “不要。”司栗仍然摇头拒绝,“坐飞机好累好累的,而且刚刚虞纪说他也不回去,吴裳导演的女儿过来探班,还有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好多都不回去的,导演说到时候一起吃年夜饭,多热闹呀。”

    悦一沉觉得自己心都碎了。

    他瞬间也不想走了。能给小家伙买新衣服,做年夜饭给她吃,抱着她看春晚,然后和她一起守夜,多让人憧憬。

    他是第二天一早的飞机,早晨七点钟起来时他直接去敲了虞纪的门,把还在睡梦中的男人吵醒,和他确认他过年不回去之后又细细嘱咐了一番。

    “我不在的时候,麻烦你看好她。”悦一沉看对方还睡眼惺忪的,又道:“你也是知道你那个前经纪人司栗的,如果小家伙出了差错,她不会饶过你。”

    一说到司栗,对方立刻就精神了。

    “总之照顾好她,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她不能和家人过年,可能会有些想家,情绪方面你也要照顾到位。”

    “知道。”虞纪点头,知道男人是真不放心,便又认真了许多,“保证不会让她出任何问题。”

    “等会我走了之后你把她抱过来睡吧,她一个人睡那边我不放心。”

    “好。”虞纪忍不住笑,“所以当保姆有薪水领吗?”

    悦一沉看了他一眼,“不是你把她带过来的?照顾她是你的责任。”

    虞纪被堵了一下,摸摸鼻子,莫名觉得男神对他有些意见。

    悦一沉和他说完之后又去跟几个早起下去吃早餐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麻烦他们多留意,他始终不放心虞纪。

    “放心吧男神。”工作人员笑着说,“我们那么喜欢小可爱,就是你在我们也会留意,更不要说你不在。”

    “对啊,就是我们疏忽了,我们两个导演都不会疏忽呀。”

    他才彻底放了心。

    于是折回房收拾东西,拣来拣去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带。

    横竖过几天还要回来的。

    他叫了车,而后到司栗的房间去,她还没睡醒,一只脚放在被子外面,整个人几乎都睡到了枕头上。

    悦一沉不忍心叫醒她,但又舍不得就这样走,于是摸着小家伙的脸,狠心唤醒她,“司栗。”

    她几乎是立刻就睁眼了,茫然地看着他,“恩?这就要走了?”

    悦一沉恩了一声,“我刚刚去跟虞纪说了,这两天你就住他那边,跟着他,别乱跑。”

    “噢。”她晃晃悠悠地坐起来,“我送你。”

    悦一沉失笑,“算了,外面冷。”

    司栗还在挣扎要不要送他,就见男人张开了双臂,“来,抱一下,就当是送我了。”

    司栗毫不吝啬地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悦一沉身心满足……却更不想走了。

    “要听话。”

    “好啰嗦。”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

    起身从椅子上拿起她的外套给她罩上。

    司栗被他抱着走出房间,有些不解,“不是不让我送吗?”

    “不是送我,是送你。”

    “送我去哪?”

    悦一沉打开门,“送你到虞纪那去。”

    “大早上的去打扰人家干嘛?”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一屋睡觉。”悦一沉敲了敲虞纪的房门,对方很快就来开门了,一边从他手里接过小家伙,一边笑着说:“哟,还没睡醒呢。”

    司栗还在哼哼唧唧,“他把我当皮球踢呢。”

    悦一沉失笑,拍了拍她的屁股,“我走了。”

    虞纪恩了一声,“好走。”又捏捏司栗的小脸,“跟你一沉叔叔说再见。”

    司栗闭眼靠在虞纪肩头,没有转头看悦一沉。男人最后摸了摸她,“行了,让她睡吧,我先走了。”

    “好,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好吃的。”

    “恩。”

    司栗听到男人走远的脚步声,心头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舍,这种不舍让她不敢看他的背影,怕自己忍不住开口挽留。

    虞纪关了门,笑眯眯的揉着司栗的脸,“小可爱又是我的尾巴啦。”

    “……我要睡觉。”

    “一起睡一起睡,难得今天休息。”虞纪抱着她就往自己房间走,一把将她丢在床上。

    司栗叫了一声,“我才不和你睡!”然后迅速爬下床往客卧跑。

    开玩笑,她都没和悦一沉睡过呢。

    她和虞纪在房间呆了一天,两个人都顶能睡,一觉到中午,叫了客房送餐上来,而后又依偎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是一部战争片,司栗无聊到打瞌睡,虞纪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晚上虞纪带她出去吃饭,顺便去逛了一下。她有些兴致缺缺,被男人看出来了。

    “不想逛了吗?”虞纪把她抱起来问,“要不我们回去?”

    “回去也好无聊。”

    “那你想去哪玩?游乐场吗?”

    司栗扬眉,“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了?”

    “因为你是小可爱啊。”

    哟,现在这是怎么了?还记得刚来这边那会,别说带她来逛街,买个衣服都是随手买的。

    “去吗?游乐场,你去过吗?”

    “不想去,要不我们去看电影吧?”

    “恩?你想看什么?”

    “我想看悦一沉之前配音的那一部。”

    “现在应该下架了。”

    司栗不死心,虞纪只能带着她跑了几个电影院,结果不言而喻。

    小家伙很失望,“怎么这么快就下架了啊。”

    晚上回酒店之后司栗在网上找资源,找了半个多小时才在某论坛发现一部枪版的电影,发布电影的网友是悦一沉的死忠粉,说发这个电影上来只是为了让留学党听悦男神的声音,并呼吁大家去电影院支持正版。

    酒店的网络不算好,一个g的电影大概需要下载三十多分钟,她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又晃晃悠悠地拿着手机看了一会下载的漫画,都不敢刷微博,怕抢占了网速,结果半小时之后过去看了一眼,差点摔掉平板。

    她站在床上摇晃手里的平板,无声地质问:进度条君,你是死了吗?你为什么一动不动?半个小时过去了,你这才下载了百分之十是几个意思?

    司栗想了想觉得不不对劲,丢下平板跑出去,虞纪抱着电脑戴着耳机坐在沙发上,司栗凑过去看了一眼,差点爆炸。

    这混蛋居然在打游戏……居然不叫她!

    莫名有些怀念以前和他开黑的日子。

    司栗趴在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虞纪打得认真,忽然从屏幕的倒影里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模糊人脸,吓得鼠标都要丢出去了。

    “去去去。”虞纪赶她,“小朋友快点去睡觉,不要打扰我。”

    “你死了。”司栗指着屏幕说。

    虞纪:“……”

    他烦躁地关了电脑,弹了弹她的脑门,“都怪你。”

    司栗疼得缩了缩,直瞅他,“自己技术不好。”

    “……去睡觉。”他关了电脑,回房洗澡。

    司栗再回房的时候发现进度条果然快了许多。

    司栗趴在床上看着进度条往前蹿,很快就到了百分之九十八。

    正当她虔诚地跪坐在床头等那最后的百分之二时,手机铃声闹了起来。

    手机是悦一沉过来的时候给她带过来的一个新手机,新号码,手机壳上挂着一条绳子,末端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球球。

    司栗觉得太孩子气了,不太想用,但是她手小,摘掉绳子之后不到一个小时手机就摔了两次。她只好默默的挂上了。

    andy倒是很喜欢她的绳子,还问她是在哪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