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长达十分钟,桔姐的意思的,这一段必不可少,但也不能太露骨,所以意思意思就好了,但是她觉得反串的部分要拍出精彩,所以司栗上悦一沉的戏份要体现出来。

    就是说,她要在上,那什么悦一沉。

    天哪噜太羞耻了。

    她之前就和桔姐说好了,拍到这部分的时候换个女生来,给个背影就好,这样她就能放得开了,可是这会换机位的时候,司栗朝桔姐投去换人的目光,对方却压根没注意。

    像是完全忘了。

    也就算了吧,但是悦一沉还在旁边认真的和她讨论,哪个姿势比较好,还说要清场……不是说错位吗还清什么场啊!

    “就一个传教势一个后入势,清楚没有?”桔姐跟她说,“来我们一次过,然后这个部分拍完了后边的就很简单了,来来来灯光老师把光线调一下。”

    悦一沉盘腿坐在床上,和站在床尾的她对视,微微笑着,充满了,不可言喻的诱惑。

    司栗红着脸,同手同脚的爬上床,简直都不敢看悦一沉的眼睛了。

    悦一沉伸手拉了她一把,司栗不防,直接倒到他怀里了。

    桔姐在旁边笑,“等一下,我的小司栗,你不会是,没有经验吧?”

    她想撂担子不干了。

    悦一沉调整了一下坐姿,示意她跪坐在他腿间,两人的姿势一下子就暧昧得不行了,司栗觉得自己脑袋都在冒烟了。

    “悦一沉,我不行啊……”她完全失了方寸,转身就要跑,又被人拉回,她对上那双澄澈的眸子,说不出一句话。

    “很快就好,就这样坐着,别动。”他低声说,语调平静,配上那样的眸子,整个人无比的自然平静。

    显得她太龌龊了。

    只是拍个片,她也能脑补那么多,真的是够了。

    于是完全被安抚了,接下来的全程都由着他揽着自己的腰摆姿势,完全只取了两个静态的镜头。

    然后就完成了。

    司栗如释重负。

    好像比和虞纪拍戏还累。

    接下来的部分都走的是搞笑部分,非常好拍,一群人热热闹闹的,拍了非常多个小片段,一直玩到凌晨三点才收工。

    “非常好。”桔姐说,“我有预感这个片子要火遍全国。”

    悦一沉点头。

    接下来就看剪辑师的功力了。

    “诶。”桔姐问他,“你和司栗,真的没什么?”

    悦一沉揉揉眉心,“你觉得我们像是有什么?”

    拍完之后把钥匙丢给桔姐之后就自己打车回去了,中午吃饭也不敢和他坐一起,避他如蛇蝎,能有什么?

    桔姐啧啧了两声,“我就不多说了,反正你自己心里有数,对吧?我是觉得司栗挺好的,喜欢你那么久了,终于能有机会站在你身边,如果你们两成了,倒真的是一个励志故事了。”

    悦一沉睁眼,看起来很惊讶,一字一句的咀嚼她的话,“喜欢你那么久了?她喜欢我?”

    “恩?你不知道吗,哦,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她只是你万千迷妹中的一员,只不过她应该是唯一一个为了靠近你而去做的经纪人,又为了你,从大公司的金牌经纪人屈尊降贵来我们的小工作室做助理。”

    悦一沉久久不言。

    “喂。”桔姐叫了他一声,“我说真的,今天跟你说这些,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如果你对人家没有意思,还是早点辞了她吧,不然这样真的很耽误人。”

    悦一沉轻微的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恶搞《南色》的片子成片之后大家一起在会议室看了,一个个都笑得东倒西歪,只有司栗一个人义愤填膺。

    “片子里根本就没有吻戏床戏啊,为什么当初要拍啊!”

    桔姐憋着笑解释:“没放是因为效果太好了,看起来非常的魅惑,我们怕到时候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就没弄上去,不过片花里面有的啊,你看。”

    她示意放视频的人讲进度条往后拖,悦一沉都还没来得及阻止,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两人接吻交缠的画面。

    真的是,不堪入目。

    司栗羞红了脸。

    大家都是年轻人,自然忍不住起哄,

    悦一沉仍然带着笑,“这一段片花,还是别放出去了。”

    拷给他就好了。

    第53章 Chapter53

    晚上睡觉前桔姐在群里分享了一条链接,是他们的电影放到了视频网站上。

    悦一沉在群里问她:那段片花呢?

    桔姐:发你邮箱啦发你邮箱啦, 急什么。

    悦一沉没有再回答了。

    大家的话题立刻就转到了他们身上, 一个个都在质问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司栗怕他们多想, 连忙开玩笑般地解释:我是很喜欢他, 他是我男神,但是我们之间只是工作关系。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我们有别的关系, 但事实是,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大家都在哈哈哈, 他们也知道他们悦大和助理之间不会有什么, 只是逗她很好玩。

    司栗还在打字打算再解释一波, 忽然就看到群里弹出一句话。

    悦一沉:早点睡。@司栗

    群里的人都有些懵,一个两个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然后下一秒桔姐就发了一张截图到群里。

    是悦一沉刚刚发的朋友圈截图,他说:别睡太晚,别说太满。

    群里炸了。

    小孙:这是, 这是在反驳司栗刚刚说的话吗?

    意姑娘:哦,他们两个要真没什么, 我直播吃翔。

    桔姐:大家散了吧, 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

    连桔姐这种代表权威和官方的人都说了这种话,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不言而喻了。

    司栗整个人都是懵了,也忘了反驳, 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麻蛋的又失眠了。

    第二天顶着一个黑眼圈去了工作室。

    桔姐抱着文件从她身边经过,调侃道:“有人一晚上没睡好哟。”

    司栗:“……我,我睡得很好啊, 这是我的烟熏妆。”

    反正嘴硬。

    桔姐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我没有说你哦,我说的是悦老大,这会都还没起床呢。”

    恩?

    司栗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他的办公室里果然没人。

    他一整天都没有来。

    晚上工作室有个聚餐,桔姐说是庆功宴,让她打电话问一下悦一沉要不要过去接他。

    司栗没法,只能走到隔间给他打电话,那边隔了好一会才接,男人的声音很含糊,像是还没睡醒。

    “悦一沉,我是司栗。”

    “恩?”

    司栗莫名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才开口:“就晚上的聚餐,桔姐让我问你,要不要我去接你?”

    “你想来接我吗?”他反问。

    司栗一下子就哑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回答他:“我是你的助理,如果你需要,我会去的。”

    他笑了一下,“但我需要的是你……”他的声音又软又糯,像情人间的呢喃,透过手机传过来,叫她的耳朵瞬间就烫了起来。

    “那我一会就过去接你。”她假装没意会他那句话的意思,“五点半在门口等你。”

    她说完立刻就挂了电话。

    几分钟之后手机响了一声,他给她发信息。

    ——我自己过去。

    另一边桔姐也收到他的信息,说自己会晚到几分钟,给他留个位置就好。

    桔姐贱兮兮的回复:留什么样的位置?司栗旁边的吗?

    他很快就回复了:恩。

    坦然得让桔姐瞠目结舌。

    司栗不知道他会晚到,所以大家就坐的时候她没有看到他,立刻就出去给李阿姨打电话了。

    李阿姨告诉她悦一沉几分钟前刚刚出去,说是有朋友来拜访,所以两个人在家喝了一天的酒,这会也不知道酒醒了没有,叫了车就过来了。

    原来是喝醉了。

    难怪语气这么……

    她再回去的时候发现,两个大圆桌,就只剩下两个位置了。

    很显然是留给她和悦一沉的。

    她知道大家揶揄的意思,但也不好说什么,这种东西就是要装作不在意才显得没什么。

    开始上菜的时候悦一沉才到。

    司栗的位置斜对着门口,她得微微侧头才能看到,但不知道为什么,她都不需要转头,就知道他来了。

    服务员将他引进来,大家嚷嚷着要罚酒,他走过来,站到司栗和他的位置中间,然后伸手去拿酒杯。这个动作让两个人一下子靠得很近,司栗没有防备,感觉到他衬衣上的扣子都碰到她的耳朵了。

    好在他拿到杯子之后就站直了身子,而后朝大家举了举,一饮而尽。

    大家这才放过他。

    他扶着司栗的椅背坐下,她能闻到他身上夹带的酒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她帮他装了一碗粥和汤,他没动。刚刚给李阿姨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