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

    桔姐看得好笑,“司栗,小可爱真的不是你的女儿吗?”

    司栗啊了一声。

    “除了小可爱,我没见过他对谁这样。”

    司栗转头看了悦一沉一眼,对上他带笑的眉眼,心脏都被融化了。

    吃过饭之后桔姐就回去了,走之前不忘提醒她:“悦一沉明天要出席一个合作品牌的新品发布会,到时候你陪他去。”

    “桔姐你和我去。”悦一沉在后边说,“司栗她……”

    司栗推开他,“好的,我明天陪他去,你放心。”

    桔姐点头:“实在是明天我也有事,唯唯她们幼儿园开运动会,我不去不行。”

    桔姐走了之后司栗才发难:“干嘛不让我去?我现在还是你的助理吧?”

    悦一沉很无辜:“是助理也是女朋友啊。”

    司栗扬眉,“有什么问题?”

    悦一沉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摇摇头:“没有问题。”又摸摸她的脑袋,“有你在,肯定没问题。”

    “……”

    第二天司栗难得的比悦一沉起得早,而且神清气爽,亲自准备了早餐,然后上楼叫他。

    不是没见过他的睡颜,但每一次见都会心动一次。

    这人美得不像是自然产物。

    司栗狠下心摇了摇他,“悦一沉,起床了。”

    结果悦一沉被叫醒之后看了一眼手机又睡回去了。

    司栗还没见过他赖床的样子,被气笑了,“悦一沉,你故意的吧?”

    “我真的好困。”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像是真的没睡醒,“昨晚没睡好,你再让我睡一会,发布会不是下午么?这才几点?”

    “你还要试衣服,做造型。”司栗耐心地解释,就像以前他温柔地叫小可爱起床一样,“而且现场离这边有些远,怕路上堵车。”

    他翻了个身,“我再睡会,再睡会。”

    这就一点不像他的性格了,司栗知道这人就是在搞事情。

    “我叫你一声影帝你敢答应吗?”

    “不敢当不敢当。”

    司栗气得想咬他,“你想怎么着你说吧。”

    这才终于睁开那双金贵的漂亮眼睛,“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司栗笑了,“我是小可爱的时候都没有那么难叫吧?”

    “那是因为我在你没睡醒的时候就亲过你了。”

    实在是无言以对呢。

    他望着她,一副等鱼上钩的闲适模样。

    司栗后退一步,“不,我今天是你的助理,悦先生,请您自重。”

    悦一沉立刻闭上眼睛,怎么摇都不醒了。

    司栗懒得惯他,直接转身出去了,结果过了十五分钟他还是没起来。

    真是铁了心要和她耗到底了。

    司栗没他定力足,气势汹汹地抱着衣服折进去,拿衣架抽他:“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她抽得不重,但还是立刻被捉住了,悦一沉眼睛没睁,只手上用力一扯,就连人带衣架一起扑到他怀里了。

    司栗想爬起来,但他的手揽着她的腰,她动弹不得。

    司栗没辙了,何况美人当头,她也完全被诱惑了。

    “亲一下就起来?”

    悦一沉头点到一半,温暖的唇瓣便贴了上来,他张开嘴由着她侵略,司栗察觉不对,忍不住咬了咬他的舌尖。

    这人唇腔这么清新,明明就是刷过牙了,还赖在床上耍她。

    悦一沉渐渐有些不满足她轻描淡写的吻技,手臂刚要使力将她卷到身下,女人就先抽离了。

    “亲也亲过了,是不是该起了?”

    悦一沉轻轻扬眉,手卡着她的腰不让她起来,司栗越挣扎,他越按得紧,目光灼灼,看得司栗几乎要缴械投降。

    “这点程度,你也好意思程之为亲?”

    “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啊,是你让我亲的,亲完还给差评?你这可不厚道。”

    悦一沉勾唇,本来已经打算放过她了,一看到她炸毛就忍不住,手臂微微一带,两人局势颠倒,他扣着她的下巴低头,堵住那张要提醒他注意时间的嘴。

    恩,他花了二十分钟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吻。

    他松开她,慢悠悠地起来换衣服,司栗坐在他床上昏头昏脑,衣衫不整。

    最后双手作揖,冲着站在床边扣衬衫扣子的男人比了比:“领教了。”

    对方勾唇。

    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多小时,因为悦一沉对她做的早餐赞不绝口,吃得一干二净,一点也不顾频频看表的助理。

    好在造型师脾气好,他们晚到也没有丝毫怨言。

    她当然不知道是悦一沉提前和他打过招呼了。

    发布会无聊且冗长,一开始的走秀过了之后司栗就想到外面去等了,但悦一沉一直扯着她不放。

    司栗在手机上打字递过去:很无聊啊,我去车上等你。

    悦一沉看了一眼,打了字递过来。

    ——我也很无聊,你要是走了我更无聊。

    司栗立刻想转身就走,但衣角被人拽着,悦一沉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好助理,在这陪陪我。”

    他也知道她不会真的走,一会还要粉丝互动的环节,现场肯定会有点乱,她不可能放心得下。

    整场活动进展得非常顺利,快结束时主办方过来提醒他们先走,说门口聚集了很多粉丝,怕引起骚乱。

    司栗让悦一沉去侧门等她,她下去拿车,结果才刚刚拿出车钥匙,就被一阵闪光灯晃得睁不开眼睛。

    万万没想到她会被记者堵。

    “请问是司栗吗?您就是悦一沉的助理吧?之前悦一沉当众承认您是他的女朋友,近期又被发现您和他同居了,是否好事将近?”

    “根据资料显示,你做他的助理不过一年多时间,请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有网友爆料你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了,请问红极一时的小可爱是不是你们的女儿?”

    这些问题噼里啪啦的砸下来,砸得她眼冒金星,丧失了应对的能力,“麻烦让一让,不要挤。”

    “小可爱是不是你女儿?”

    “司栗,麻烦你回答一下……”

    司栗勉强开了车门,但根本挤不上去,又担心悦一沉等不到她下来找她造成更大的混乱,只能竭力冷静下来应付,“小可爱不是我们的女儿。”

    她的回应引发了更多的问题。

    司栗扶额,笑着说:“麻烦你们发稿前帮我修一下图。”而后才四两拨千斤的一一回应。

    开玩笑,虽然做小可爱的时候被悦一沉保护得密不透风,但她的职业素养还在那里,虞纪的新闻通稿都是她写的呢。

    记者们看实在挖不出东西了,又担心堵太久保安会寻来,被司栗哄了一通之后便稀里糊涂地放她走了。

    司栗松了一口气,上车后立刻开到前面去找悦一沉。

    悦一沉举着手机已经走到停车场出口了,眉心拧着,看到她的车之后立刻走过来,一边开车门一边问:“怎么这么久?”

    “放心,我没有被绑架的价值啦,只是刚刚被记者堵住了。”司栗不想说出来让他担心,但他早晚会看到新闻,干脆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

    悦一沉听完之后的反应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神情实在说得上是有些微妙:“等等,什么叫,没有正面回应?”

    “就是正常情况下助理的应对方法啊,这叫公关。”

    悦一沉望着她,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还是说我应该一口否认?”

    悦一沉转过头系上安全带,淡淡道:“没有,走吧。”

    这人是……不高兴了吗?

    回去的路上司栗一直在没话找话,他也还算接茬,但兴致缺缺,晚餐看起来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撂筷子了。

    这还是第一次他没等她吃完就先放碗筷上楼了。

    司栗还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所以不确定。

    于是悄悄给桔姐发信息,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斩钉截铁的答复她:“绝对是生气了。”

    第76章 Chapter76(end)

    司栗倒是很无辜, “我觉得我做的没错啊,大家都知道明星会谈恋爱, 但是都不能接受啊,你看有多少男星会公布恋情的?”

    之前他公开的时候她的微博就沦陷了, 是悦一沉强制给她关了评论,废了很大的劲才公关过去。

    悦一沉的铁粉太多,那些喜欢了他十几年的粉丝, 是最难接受男神恋爱的, 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助理。

    “我知道, 作为他的助理,你做的没错, 但作为他的女朋友, 你这样做就有点伤他的心了。”桔姐笑着说, “人家公布你的时候可什么都没想, 你这样瞻前顾后不是打他的脸么, 别跟我说什么星途事业,他要是在意这些,这几年会连个影帝都拿不到么?”

    “是我错了,职业病犯了。”司栗捂脸,很是头疼, “所以我最讨厌和明星谈恋爱了嘛。”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