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耿的房间门都紧闭着。这个点她们肯定也已经睡着了。

    林兮迟到厕所里洗漱,再回房间时,她翻了翻手机,就看到许放给她发了条短信:【睡了没。】

    那时候林兮迟用的还是九宫格按键机,按一下键,会发出清脆的声音,还附带手机的音效。

    她格外喜欢听这个声音,干脆噼里啪啦地给他打了一长串话过去:【没有。我刚写完三科作业。我打算再写一科就睡觉,你记得也要写,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抄的。不过你会不会写?不然我明天去找你一起写作业吧。】

    许放忽略了她第一个句号后面所有的话:【那下来。】

    “……”

    林兮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也没有磨蹭,打开房门下了楼。从走廊下到一楼,整段路都是黑的。她不想吵醒父母,走路都比平时轻了几分,更别说开灯了。

    但林兮迟不怕黑,她就着手机微弱的光就走到了大门的位置。

    咔嚓一声,开了门。

    林兮迟伸出个脑袋往外看,粗略地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人。她仰头,往许放房间的方向望去,灯还大亮着,窗帘毫无顾忌地开着。

    刺眼的白光向外照射。

    林兮迟纳闷地往前走了两步,余光一瞥,突然发现旁边的树丛旁有个人影。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了两步,差点连脏话都要爆出来。

    但也几乎是同时,她就认出那个人是许放。

    林兮迟下意识松了口气,走回他面前,低下声音说:“你干嘛。”

    许放仰头,盯着她看了几秒,很快便站了起来,随口道:“现在几点。”

    “现在……”林兮迟看了眼手机,“差两分钟就十二点。”

    然后他又不说话了。

    林兮迟莫名其妙的:“你要干嘛?”

    “现在几点。”

    “……还是五十八分。”

    “……”

    林兮迟:“你叫我下来就是让我告诉你现在几点吗?”

    许放不置可否,懒洋洋地耷拉着眼皮,像是困极了。

    林兮迟觉得这家伙真的是太需要人操心了,学习要人操心,身体要人操心,现在连作息都需要人操心。她打了个哈欠,小声说:“快回去睡吧,不然你还要我送你回去吗?”

    而许放却像个复读机一样:“现在几点。”

    “……”林兮迟觉得他今天真他妈吓人。

    她又瞅了眼手机,也没跟他犟,妥协着说:“十二点了。”过了几秒她又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干嘛?”

    这下许放才掀起了眼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神情淡淡道:“回去吧。”

    林兮迟:“……”

    她被他气到了,骂了句“神经病”便小跑着回了家。

    回到房间后,林兮迟看着书桌上的书,本想继续写作业,却因这事分了心,想半天也没懂许放到底想做什么。

    林兮迟拉开窗帘往外看,发现许放的房间已经关上了灯。

    像是睡着了。

    之后的每年,一到这个时间,许放就故技重施。

    直到今年,两人到外边跨年,林兮迟终于不用再忍受那样的场景——黑夜风高,少年面无表情地站在你的面前,不管你说什么都只跟你重复同一句话。

    多吓人啊。

    林兮迟扭头看向许放。

    他还在因为刚刚自己的拆穿而不爽,背靠着椅背,没有跟她说话。公交车上已经陆陆续续有其他乘客上来,将前边的座位填满。

    林兮迟清了清嗓子,凑到他旁边,露出一副神秘的模样:“屁屁,你想亲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

    “那我的新年愿望你也得给我实现。”

    许放瞥她一眼,从手机相册里翻出一张聊天记录,读着上面的内容,声音淡漠无情绪:“我想吃新开的那家串串,想要一双新的运动鞋,想要一件情侣装。”

    顿了几秒,他开始念下个气泡里的内容:“这是我的新年愿望,但我知道,愿望就是愿望,不一定都会实现,我自己是懂这个道理的。所以你不用太在意,我就给你看看我的愿望而已。”

    “……”

    许放指了下她身上那件墨绿色外套,又指了指自己:“情侣装。”然后用鞋尖碰了碰她的鞋子:“新运动鞋。”

    他的身体倾了过去,掐住她的腮帮子:“今天的串串白吃了?”

    林兮迟盯着他看,很快便开始谴责他:“你记得好清楚。”

    “……”

    “你好计较。”

    “……”

    许放的额角一抽,唇瓣抿了起来。

    两人四目对视,僵持了半刻后。许放别过头,深吸了口气,忍着骂她一顿的冲动,说:“什么愿望。”

    林兮迟真的极其喜欢这种他想骂他又因为地位的关系不敢骂,让她有种当了他长辈的感觉。她心满意足地收回视线,说:“过两周不是期末考了吗?”

    “嗯。”

    “如果我考了年级前五,你就给我——”

    许放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沉声道:“换个别的。”

    “哦。”林兮迟低头琢磨着,“那换什么好……”

    许放没应。

    林兮迟纠结了半天,咬着牙道:“那就考到年级前三?”

    闻言,许放侧头看她,眉心动了动:“你想做什么。”

    她很认真道:“我想翻身当地主。”

    许放:“……”

    林兮迟舔了舔唇,眼睛弯成一个小月牙,看着他:“反正我如果考到了年级前三,在十七号快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你就来我家楼下找我。”

    许放一愣。

    一月十八号是她的生日。

    所以就算她不说这个,其实许放也会去找她。

    许放疑惑地挠了挠头,淡声应了下来:“就这?”

    “啊?”林兮迟瞪大眼,莫名其妙道,“我还没说愿望呀。”

    “……”

    “就是,以前跨年夜的时候,你不是总叫我下楼吗?然后什么话都不说,我说什么你都只回了一句‘现在几点’,你不觉得很恐怖吗?”

    “……”

    他那是想提醒她时间。

    让她清楚且明白,他们两个是一起跨年的。

    她不会过了三年都没懂吧?

    林兮迟只觉得他肯定是故意重复同样的话,目的就是为了把她吓得半死。她现在一定要翻身,只要他把话改了,不仅能让他吃瘪,而且她也不会觉得恐怖了。

    一举两得。

    “如果我考到年级前三,你就把这个‘现在几点’,改成说‘屁屁爱你’,怎么样?”

    “……”

    见他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直接别开脸不理她,林兮迟抓了抓脸,也有点不知所措了。过了几秒,她胡乱地改了口:“那把这台词改成——”

    “‘爸爸’?”

    许放:“……”

    第47章

    许放的嘴角抽搐了下, 把她的脑袋推了回去:“我没兴趣。”

    “那我就不把这当新年愿望了。”林兮迟死皮赖脸地抱着他的胳膊,决定不贪心了, “这是我的生日愿望。”

    听到这话,许放的嘴唇动了动, 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就被她打断了。

    “我数三秒,如果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还没等她开始喊, 许放便慢条斯理地把手从她怀里抽了出来,一副要跟她划清界限的模样:“我没兴趣当你爸爸。”

    林兮迟:“……”

    林兮迟的神情一顿, 呆呆地啊了一声,转着脑子思考他的话,但还是没懂为什么突然就颠倒过来了:“你在说什么?”

    “我说——啧。行吧,就这一次。”许放似乎不想再纠结在这这件事情上面了, 他靠回椅背, 懒懒散散地眯起了眼,“爸爸爱你。”

    “……”

    这下林兮迟足足在原地愣了一分钟。

    许放垂眸看了眼手机, 等他抬起眼时,她依然保持着那副呆愣的模样。他挑了挑眉,用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激动成这样?”

    林兮迟回过神,拍掉他的手, 皱着眉说:“你怎么理解成这样的,我是让你喊‘爸爸’,没让你喊‘爸爸爱你’。”

    许放当没听见。

    林兮迟一脸严肃:“你不要擅自加戏。”

    车子恰好到站,许放拿起包, 把她扯了起来,像聋了一样,完全不回应她的话。

    “走了。”

    林兮迟:“……”

    林兮迟心血来潮的这么一个想法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但她心血来潮的事情多了去了,尤其是对许放,什么都不过脑子就一顿胡说。所以此刻她也没再继续想这事情,下了车便扯着许放往学校的方向走。

    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

    宿舍过了门禁时间,两人没法回去,便决定在学校附近的宾馆住一晚。大概是因为跨年夜的缘故,出来过夜的人并不少。

    两人找了三家民宿,只有最后一间有空房。

    一间标准双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