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正旭来接你。”许放没反对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挠了挠头,语气是很少有的温和耐心,“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你有事给他打电话就行。”

    林兮迟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找不出来,只能点头。

    想了想,许放又问:“你爸妈最近有没有找你?”

    “没有。”林兮迟没瞒着他,“就上次打了电话,跟我说他们在B市太忙了,最近安顿好了才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你如果觉得不开心。”许放的表情看上去也很烦,狠狠地啧了一声,“反正你别自己一个像之前一样去喝酒,叫你妹一起。”

    车子刚好到机场。

    两人下了车,许放到后备箱拿出自己的行李箱。

    林兮迟终于觉得哪儿不对劲了,讷讷道:“你干嘛,怎么整的我这一个月都联系不到你一样。”

    “差不多,过去要交手机。”许放走过去牵着她,又补充了句,“每周应该能给你打一次电话,还没确定。”

    林兮迟啊了一声,张了张嘴,没说话。

    许放拉着她往机场里走,没走几步路,后边的林兮迟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动了。

    许放回头看。

    就见林兮迟此时正低着头,掰着手指,不知道在算些什么,过了半分钟才抬起头来,不敢相信地问:“所以你去一个月,就只能给我打四次电话?”

    许放正想应下声来,林兮迟就整个人往他怀里扑,像是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

    瞬间,机场的门就是对于她来说就是地狱之门一样,林兮迟憋着气,将他往来的方向拖。

    “那你去个屁!”

    第53章

    机场门口人来人往的, 旁边是马路,能听到几声鸣笛。有些车靠边停着, 此时虽然还不到八点,但人流量仍旧很多。

    林兮迟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依然黏在许放的怀里, 双手缠着他的腰,死活不让他往机场那边走。

    她的本意是想直接拦辆车, 把许放塞上去,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她费了好一阵儿的劲, 还是扯不动他。

    如果她有个棍子就好了,林兮迟想。

    那她现在可能会直接把他打晕,绑着走。

    许放就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 垂着眼看她。

    良久, 林兮迟也不动了,突然就觉得有些委屈, 鼻子一酸,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前。

    许放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单手捏着她的下巴往前抬。

    两人的视线撞上。

    看到她的表情后,许放的心情突然变得更糟糕了。

    跟刚刚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林兮迟的表情垮了下来。她的嘴唇轻抿,嘴角微微向下耷拉,鼻翼小幅度的抽着,就连眼眶里也慢慢的浮起了一层水汽。

    像是要哭了。

    许放的眼神僵住, 板着一张脸,语气也格外生硬:“敢哭?”

    顿了顿,林兮迟吸了吸鼻子,眼睛一眨,像是跟他作对一样,豆大的眼泪一颗又一颗往下掉。

    “……”许放低声骂了句脏话,抬手帮她擦掉眼泪,“就这点破事儿,我就去一个月,八月份我就回来了。”

    林兮迟不吭声。

    “不是你说的吗?”许放想了想,提起她昨天说的话,“还有一个月一起玩。”

    闻言,林兮迟垂着头,声音低低的,还带着点儿哭腔。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她不看他,语气是难得的任性:“反正我不想让你去了。”

    许放完全没想过她的反应会这么大。

    先前林兮迟一副完全没关系的样子,他虽然内心有点别扭,但也因她的反应,他也还算是放得下心。

    此时她这副模样,许放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想狠下心提醒她。

    这一个月,比起他往后要在部队呆的那八年,仅仅只能算是沧海一粟。

    以后他们分开的时间,不会变少,只会成倍成倍的增加。

    那以后她又该怎么办。

    可许放说不出口,只能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这个是必须去的。我不去的话,我这一年大学就白读了。”

    听到这话,林兮迟沉默了几秒,很快便哦了一声,也不哭了,自己拿着纸巾擦眼泪。随后主动牵着他的手,闷闷地说:“那走吧。”

    许放低头看她,用了抓了抓脑袋。

    两人走进了机场里。

    林兮迟被他牵着,走在他的后边,依然一副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她的眼睫下垂,腮帮子稍稍鼓起,许放也看不出她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放用舌尖舔了舔嘴角,还想着怎么哄她的时候,

    林兮迟突然开口喊他:“屁屁。”

    “嗯?”

    “你——”林兮迟的音调稍扬,听起来有点凶,但又突然顿住,有种急刹车的感觉,话锋突然转到了别的上面,“你长得好看,过去那边不要拈花惹草。”

    许放:“……”

    那边应该全部都是男人。

    她的声音还带着浅浅的鼻音,又软又糯,面上却板着,秀气的眉毛也蹙了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他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应道:“知道了。”

    办理完托运后,林兮迟跟着许放一起到了安检口。

    许放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等我回来。”

    林兮迟回了家。

    外公此时正在客厅看电视,林兮迟跟他打了声招呼后,便跑回房间,窝进被子里。

    闷在里头半分钟后,又开始掉眼泪。

    等被子里的空气变得稀薄了,林兮迟才露出脸,边哽咽着边说:“气死我了。”

    林兮迟把被子蹬开,爬了起来,走到书桌前,从左侧的柜子翻出一个本子。她的眼里还含着泪,止住了哭声,把本子翻到最新一页。

    以前的每一页,林兮迟都是认认真真地,一笔一划地,整整齐齐地写下今天跟许放发生的事情。

    但今天不一样。

    从她的自己不能再看出少女的恋爱情怀,只有满腔的怒火。

    她的字迹不再小巧娟秀,而是拉到最大,力道也不轻,几乎要把纸张刮破。

    像是鬼画符一样的写:

    【许放是狗。】

    写完后,林兮迟盯着那四个字看了半晌,又觉得骂的力度不够,补充了两个字上去:

    【许放是臭狗屎。】

    林兮迟想起许放之前在别人面前说的那句“吃屎的迟”,倏地更想哭了,抽着鼻子在一旁加着字——

    【我才不吃。】

    2012年7月13日,在一起的第262天。

    今天许放去集训了,下个月10号才回来。

    虽然我从放假开始就知道他要去集训,但我不知道那边会这么严,连手机都不让用。重点是他也没有跟我提过,完全没有。

    要是他早跟我提,我上个星期就会少睡点觉,多花时间去找他玩,甚至昨天晚上,我肯定也会偷偷爬到他的床上去找他聊天的。

    我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让自己睡觉这上面。

    刚刚在机场,我是想骂他的,但我忍着了。

    我反而夸他长得好看了。

    我真是宽宏大量。

    我跟他要分开一个月,这一个月他只能碰到四次手机,我不能花这个时间来跟他吵架,这太浪费了——

    我决定等他回来了再吵。

    下了飞机,许放给父母和林兮迟发了条短信,之后按着学校给的信息,到附近上了辆大巴车。

    位置很偏,坐过去还要好几个小时,一路上磕磕绊绊的,车子也摇摆的厉害。

    窗外的黄沙飞尘铺天盖地,天空像是蒙了一层雾,迷迷蒙蒙的。大巴有些闷热,格外安静,乘客多是在睡觉和玩手机。

    想到他走前,林兮迟独自一人站在原地,身陷人海之中,所有的热闹好像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往后也还会有这样的时候。

    许放低着眼,声音轻的像是叹息:“怎么办啊……”

    还没等他深想,手机铃声响起。

    林兮迟给他打了电话。

    许放回过神,插上耳机,接了起来。

    林兮迟的声音顺着电话传来,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了,说话时的尾音会像平时那样稍稍扬起,话很多,每句话都像是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心情就十分愉快。

    “屁屁,你现在在哪呀。”

    “车上。”

    “啊——”林兮迟的声音压低下来,“那别人是不是有人在在睡觉?”

    “嗯,我带了耳机。”

    “那你就别说话了!听我说就好了。”林兮迟笑嘻嘻地,“我跟你说,我收到那个救助站的短信了,让我明天下午过去。”

    “嗯。”

    “我明天去看看!”她的声音很兴奋,“然后回来我给你打电话,噢不对,我给你发短信,然后你有时间就能看到了,我就不用挤在同一天跟你说所有的事情。”

    许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