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的训练相对白天会轻松些,还会腾出一块时间给新生练军歌,因为之后会有一个军歌比赛,每个排都要参加。

    这个时间段,篮球场的气氛就会变得格外好。

    除了《歌唱祖国》是必唱曲目,每个班还要另加一首关于军队的歌曲。

    有些班级是找个唱歌好听的带着唱,有些则是由教官带着唱,朴实嘹亮的歌声响遍整个篮球场。

    林兮迟单手托着腮帮子,听到十八连那边似乎在闹,她从隐隐传来的声音猜测,大概是在喊让副连来一曲。

    许放才不会唱呢,林兮迟想。

    果然。

    没过多久,许放不知跟他们说了些什么,直接往她的方向走来。很快,十八连又响起了整齐统一的歌声。

    许放站定在林兮迟的旁边,拿起她的水瓶,喝了几口水。

    林兮迟坐着,仰头看他:“喊你唱歌啊?”

    他用鼻腔轻轻应了一声。

    “屁屁,你唱吧。”林兮迟扯着他的手腕摇了摇,“你这歌声,唱了一定会让一百个想为你留灯的妹子,直接灭掉这一百零一盏灯。”

    许放抽开手,冷笑,用力捏了捏她的脸:“哪来多的一盏。”

    她笑眯眯地:“我啊。”

    “……”

    训练结束。

    林兮迟回了宿舍,因为是提早来的缘故,所以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在。

    而此时因为还不算正式开学,国防生那边管的宽松,许放也不用像之前那样每天十点半就关手机睡觉。

    林兮迟洗完澡之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天。

    去年林兮迟军训的时候,副连长是一个大三的国防生,比他们大了两届,长相却很嫩,长了颗小虎牙,笑起来格外可爱。

    当时不只是他们连队的女生,就连其他连的都在想着要他的联系方式。

    想到许放今天的模样,林兮迟突然觉得危机感太强了。

    但她也不能直接跟许放说这事情,免得他认识到自己的优秀,心生膨胀,突然发现她配不上他,就开始想尽方法地跟她提分手。

    很可怕。

    思绪停在这,林兮迟关掉了跟许放的聊天窗,转头就找了林兮耿。

    林兮迟:【耿耿。】

    林兮迟:【我感觉许放是不是被很多女生看上了。】

    林兮迟:【你们宿舍晚上睡前会谈论他吗?】

    林兮耿回复地很快:【会。】

    看到这话,林兮迟心里有点憋,又问了句“都谈些什么”,这次林兮耿没再回复。过了十来分钟,她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林兮迟纳闷着问:“谁啊。”

    打开门一看,就见林兮耿拿着一叠作文纸走了进来。

    每天训练完之后,新生还要写八百字的军训报告,这一天才算过去。

    林兮耿坐到林兮迟的位置上,飞快地在纸上写着流水账,边开始说:“真的,我们宿舍天天晚上都在提许放哥。”

    “要联系方式?”

    “要个屁!”林兮耿气炸了,很快又收敛了火气,“不过一开始确实是的,她们全部都在说许放哥好帅,比别的副连都要帅。”

    林兮迟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林兮耿的话锋一转:“但我们宿舍现在每天的日常就是骂他。”

    林兮迟懵了:“啊?为什么。”

    “超级严格,超级凶,超级可怕。”林兮耿的眼睛瞪大,语速极快,“我们私下都不喊他副连的,我们都叫他魔鬼。”

    “……”

    “林兮迟,你到底为什么会看上他,我他妈!我要被折磨死了呜呜呜呜……他比教官还烦人!天天就站在旁边盯着,你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让他少点过来啊。”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给许放说好话:“军训都是这么严的呀……”

    “林兮迟,我算是看出来了。”林兮耿格外小心眼,开始给她灌输着许放这人一点都不好的思想,“从这些细节来看,许放哥这人绝对不会疼女朋友的。”

    “……”

    “我看别的副连都会对女生好很多,但他完全不会啊。”说到这,林兮耿摸了摸额头,哭丧着脸,“我想转系了,转系是不是就能换副连了。”

    林兮迟:“……”

    等林兮耿走了之后,林兮迟才重新打开跟许放的聊天窗。

    她舔了舔嘴角,跟他说:【屁屁。】

    林兮迟:【我今天一看你这样,我有了个猜测。】

    许放:【什么。】

    林兮迟:【等军训完了,肯定没有女生来找你要微信号的,因为你长得不怎么样,你要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许放:【……】

    许放:【有病。】

    林兮迟:【我说真的,你要好好珍惜我。】

    林兮迟:【我,林兮迟,条件SSS级,按正常来讲,条件C级的许放是追不到SSS级的林兮迟的。】

    林兮迟:【我给你开了个后门,友情后门,俗称友情价,懂吗?】

    许放:“……”

    这家伙又发什么疯?

    许放那天跟林兮迟谈了以后的事情。

    林兮迟还是保持着逃避的态度,尽管她觉得许放说的话很有道理,但她仍然觉得那八年格外可怕,格外难以接受。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态度,之后许放也没再跟她提。

    林兮迟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刚刚林兮耿跟她说的话。

    许放很严格,他成为新生的副连,是在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

    林兮迟睁开眼,突然就没了睡意。

    突然想起他说:“所以我想做的事情,你也开心点支持我,行吗?”

    可她什么也没回。

    他可能,也是很难过的。

    许放从很久以前就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做的事情。

    不管是学习,还是打游戏,又或者是篮球队的事情,他的态度都懒懒散散的,总是没做多久就失了兴致。

    但之前林兮迟听余同说过。

    国防生在晚训的时候,因为都相互认识的关系,有种莫名的战友情。所以在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这些,数数的人总会刻意地跳着数。

    一,二,三,四,八,九,十,二十……

    可许放不会。

    他会自己数着做完全部,十分固执的,一个不落。

    从以前林兮迟就知道,许放是个特别特别耀眼的人,安静地站在人群中,也会让人第一个就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但也只是因为那副皮囊。

    他今天穿着那身衣服,站在那儿,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身上的光芒好像瞬间就散发到了极致。

    ——让人挪不开眼。

    昨晚林兮迟想了一晚上,半夜还爬起来查资料了,导致第二天睡眠极度不足,但心情看起来却格外好。

    吃早饭的时候,许放忍不住看多了她几眼,皱着眉问:“你昨晚干嘛去了。”

    “屁屁。”林兮迟没答,认真地问他,“你毕业之后分配的地区是怎么弄的?学校分还是自己选?”

    难得听她主动提起这个,许放一愣,过了几秒才回:“有固定的地区,先选了军种,再选地区。”

    “自己选?”

    “嗯。”许放想了想,“按排名顺序选。”

    “什么排名?”

    “综合排名,学业成绩和体能测试。”

    “屁屁,学校有国防生的研究生保送名额。”林兮迟舔了舔嘴角,跟他说起昨晚查的东西,“本科生和研究生出去的军衔不一样,而且如果去军校读研,也算军龄。”

    许放想起自己的成绩,喉结滚了滚,低下声来提醒她。

    “那名额少的可怜。”

    林兮迟的眼睛瞪圆了,像是恨铁不成钢,声音也扬了起来:“我本来还想让你把博士也读了。”

    许放:“……”

    “你自己说要努力的。”林兮迟在桌底下踹了他一脚,“你努力个屁!”

    “……”

    林兮迟抿了抿唇,固执地看着他:“你说保不保?”

    “……”

    这他妈是他想就能的?

    林兮迟重复了一遍:“保不保。”

    许放深吸了口气,想跟她解释一下拿到这个名额的难度,他看向林兮迟,注意到她那骨碌碌的眼睛,里头的情绪像是在说“你他妈不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我当场就打死你”。

    他瞬间把口中的话收回,闭了闭眼,改了口。

    “保。”

    第59章

    一旦有了个明确的目标, 所有事情好像都变得明朗了起来。

    林兮迟不再去想未来那八年的事情,因为那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再怎么想也无法改变。他们只能自己的通过努力,让那八年的时间, 能过的好一些, 过的比意想之中的更快一些。

    事在人为。

    大二学年,林兮迟退出了体育部, 没有再继续留任。于泽成了学生会的会长,体育部的部长通过选拔, 由叶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