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不甘心,还一副这么依依不舍的模样,许放忍不住说:“什么味道?我下次去给你找。”

    这话像是正中林兮迟的下怀,她的嘴角一翘,凑到他耳边,声音很轻,像是在跟他说一个很神秘的事情一样,还一字一顿地。

    “屁味。”

    许放:“……”

    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这样很浪漫?

    两人提着东西出了超市。

    虽然林兮迟没太受林玎的影响,但她还是有些犹豫,要不要跟父母说一声她看到林玎的事情。

    而且林玎好像也看到她了。

    想到这,林兮迟还是给林母编辑了条短信,点击发送。

    许放就站在她旁边,林兮迟也不避讳他,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短信上的内容,顿时明白过来她那一瞬间的不自然。

    许放捏着她的手,见她放下了手机才问:“饿不饿?”

    此时刚过晚上九点,夜市热闹,人来人往的,周围的霓虹灯亮起,小吃街的香气顺着风吹了过来。

    林兮迟本来不饿,闻到这气味就饿了。她摸着肚子,立刻点了点头:“饿,我们去吃东西吧。”

    “吃什么?”

    B市什么都多,尤其是吃的。

    此时林兮迟也犯了难,往周围看了一圈,然后目光定在一家法式披萨店上,眼里闪过一道光,像是想到了什么。

    许放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听到林兮迟开了口,说:“我想吃那个。”

    “屁萨。”

    “……”

    第65章

    许放已经被她弄得毫无脾气了, 一开始还要琢磨一下她说的是什么,到现在已经能立刻听懂了,他低眼,面无表情、无波无澜地说:“披萨?”

    林兮迟点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 许放把她扯了过去。

    林兮跟在他后头,眼睛弯成一道小月牙,神情兴高采烈的, 又带了点小郁闷:“屁屁, 你怎么没有一点——”

    说到这,她顿了下, 想了想才继续道:“被我撩到的反应。”

    许放:“……”

    因为确实没有。

    临近六月份, B市的夏天已然来临。白日里, 阳光毒辣照射, 地面滚烫似火, 就连夜里的气温都不显低凉, 空气里一片燥意。

    这家店的空间不算大, 角落里放置了两台柜式空调, 运作时会发出轻微的声响。

    只剩空调旁的那桌有位置, 林兮迟下意识就走过去那边。

    两人面对面坐下, 许放把菜单推到她的面前,随口道:“看看吃什么。”

    看着她认真看菜单的模样, 许放站起身, 走到空调旁,把扇叶往上掰, 等他坐回去的时候,林兮迟也选好了。

    许放直接拿过,把菜单递给了路过的服务员。

    林兮迟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水。

    许放看着她,突然想让她也感受一下被尬撩的滋味,他沉吟片刻,轻扯嘴角:“迟迟,你喝水的样子真可爱。”

    闻言,林兮迟立刻抬起了头,眼睛清澈干净,直视着他。

    许放深吸了口气,咬牙说完:“像只猫。”

    她的反应完全不在许放想象之中。

    听到这个形容,林兮迟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没有一种被尬撩到的感觉,当然也没有一种被撩到了的感觉。

    她居然是开始跟他科普:“屁屁,猫喝水是会伸出舌头的,在舌尖碰到水面的时候收迅速回,利用水的张力弄出一条水柱,它们就能直接喝到水。”

    许放也看向她,眼神狐疑:“所以?”

    林兮迟很认真:“我喝水的时候并没有伸出舌头。”

    “……”

    “你不懂的话就不要乱夸人。”林兮迟拍了拍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掌,像是好心提醒,“幸好是在我面前,不然在其他人面前你就出丑了。”

    许放:“……”

    之后林兮迟就边咬着披萨边跟他科普着其他动物的各种习性,直到兴致过了,才又开始继续吐槽他那没文化的夸奖。

    等注意到他的冷脸之后,她才迅速收住声。

    许放没有吃宵夜的习惯,此时也不饿,吃了几口就没动了。他拿纸巾擦了擦手,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对面的林兮迟。

    她似乎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额前留着薄刘海,头发刚过肩,细软蓬松,吃东西的时候不太注意形象,脸上蹭到了酱都不知道。

    也依然是总喜欢惹他生气,然后再来哄他。

    像是乐此不疲。

    许放拿起旁边的纸巾,探了过去,给她擦着脸上的污渍,轻声说:“吃到脸上也不知道。”

    说着,他抬起了眼,漫不经心地跟她的视线对上,学着她刚刚的话:“幸好是在我面前,不然在其他人面前你就出丑了。”

    林兮迟刚吃完一块,又拿起一块,吃着披萨的小角,含糊不清地说:“可我在别人面前不这样啊。”

    许放手上的动作顿了下,眉眼一挑:“是吗。”

    林兮迟没再说话,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慢吞吞地啃着手里的东西。

    林兮迟点的披萨是八寸的,一般这个大小是双人份,可许放没怎么吃,她也吃不完,剩下一半的量。到后来,她吃东西的速度变得很慢。

    许放看了她几眼,也拿了块披萨开始吃。

    林兮迟好不容易把手上的那块吃完,松了口气,捧着水杯喝了一口,她实在是吃不下了,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百无聊赖了起来,双腿晃荡着去碰他桌下的脚。

    许放没躲,轻飘飘地看她一眼,吃东西的速度加快了。

    她还想去逗他玩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林兮迟脸上还挂着笑,侧头一看,发现来电显示是林母。她的眼睛眨了眨,想起刚刚发的短信,犹豫着接了起来。

    林母的声音一如平时,温和带着笑意:“迟迟,你来B市玩了?”

    林兮迟嗯了一声:“我来找许放。”

    “那你住哪?”林母的声音带了点责备,旁边还隐隐能听到林父的声音,“你怎么也不跟妈妈说一声。”

    林兮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讷讷道:“我住酒店。”

    “……”林母顿了顿,过了几秒才轻声说,“你刚刚看到玎玎就走了吗?你们两个也没说说话,她现在没像之前那样了,看了好几年的医生,已经好很多了。”

    林兮迟又嗯了一声:“那就好。”

    这些年,她们之间的沟通变得很少。

    跟林母打电话的时候,林兮迟不再会像从前那样,主动去跟她说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她说。

    林母也不是话多的人,常常说着说着就没话说了,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双方便草草地挂了电话。

    到后来,林母给她打电话的次数也少了。

    一般只有到她生日,或是什么大型的节假日才会给她打电话。

    此时又是那种,林母不知道说什么,林兮迟又不主动提话题的尴尬氛围。

    过了几秒,林母叹息了一声,似乎有些忧愁:“迟迟,你回家一趟吧,爸妈都好久没见你了。而且你一个人在外边住,我们也不放心。”

    林兮迟下意识看了许放一眼,支支吾吾地:“我已经订了酒店了……而且奶奶也住你们那,应该没有多余的位置给我睡。”

    “那就退掉。”林母替她决定下来,“你可以跟玎玎一间房,她的床不小。”

    林兮迟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低下眼,找不到理由了,只能诚实地答:“我不想。”

    林母以为自己听错了:“什……”

    电话似乎是外放的,此时林父也出了声,声音多了几分严厉:“不想回家住?那你是跟许放住一块吗?”

    林兮迟没说话。

    然后电话里是林母哄着林父,让他别生气了的话,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林母跟她说:“迟迟,你跟许放现在怎么样,你俩已经谈恋爱六年了吧?打算什么时候领证?”

    “应该快了吧。”

    “什么叫应该,他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林母叹了口气,语气带了劝哄,“妈妈有一句说一句,许家那孩子,我从以前就不看好,学习什么的一塌糊涂,不思进取,性子还不好,最近是要毕业了吧,之后还要在部队呆多少年。你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不想同意,但我当时没精力管——”

    林兮迟握着手机的力道慢慢收紧,她突然觉得有点好笑,立刻打断了她的话:“那你现在有精力了吗?”

    此时许放把面前剩余的东西吃完了,坐在她对面玩着手机,听到林兮迟说出这么不客气的话时,还愣愣地抬起了头。

    林父火了:“这说的什么话!”

    这次林母沉默了很长时间,很久之后才说:“迟迟,你是知道当时家里的情况的,玎玎当时状态不好,还赶上了耿耿的高考的时候,我们可能就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