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略了。但你一直很懂事,学习成绩很好,性格也好,什么都不需要我们操心,所以……”

    “我也没有很懂事。”林兮迟像是忍不住了,打断她的话,低下头,伸手去揪着衣服上的线头,“我也不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但是。”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一哽:“以前家里情况不是很好的时候,我听到奶奶跟你说,叫你别让我继续上学了,把学费留给耿耿,让耿耿去读。”

    “我怕你会听了她的话,真的不给我上学了。”林兮迟吸了吸鼻子,“那我就自己拿奖学金,然后继续读书啊。”

    “……”

    “林玎的状况不好,我也觉得不开心。你们想搬去B市那边,我也没有不同意。那边的医疗条件好,过去是很好的,但是,我也希望你们能在走之前跟我说一声。”

    “不能抽空过来找我,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是有的吧。”

    她的眼睛突然红了,很平静地重复了一遍:“我也没有很懂事。”

    “你们叫耿耿过去过年的时候,我也希望你们能叫上我,就算不能让我过去,我也很希望你们能跟我说句新年快乐。”

    “这又不是什么很难以做到的事情。”

    “如果当初你们没有领养我,我可能也没法过上现在这么好的生活。”林兮迟呜咽出声,又强忍着克制住,“但是我就是觉得你们一点都不好,我就是想……怪你们。”

    说完最后三个字,林兮迟沉默了下来,那边也没有说话。

    她挂了电话,沉默着用手心蹭了蹭眼泪。

    许放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见她把电话放下之后,便起身牵住了她的手,然后感受了她手上的湿润。他的动作一顿,低头看了她一眼,却什么没说。

    扯着她出了店外。

    夜市热闹非凡,一路上人来人往。

    林兮迟全程低着头,一点也没看路,只靠许放带着。

    走到人少的地段,许放的脚步才慢了下来,抿了抿唇,想跟她说点什么。

    他还没开口,身后的林兮迟突然停下了脚步,定在原地不动了,像是个大人不让买玩具就不肯走的小孩。

    “屁屁。”

    许放回头看。

    林兮迟的眼睛红红的,没有掉眼泪,说话时还带了浅浅的鼻音,又软又糯:“我都准备好了……”

    许放用指腹蹭了蹭她发红的眼角,低声问:“准备好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犹豫了一下,很小声地说:“你怎么还不说要跟我结婚。”

    第66章

    听到这话, 许放的动作僵住,眼眸低下,看着她略显紧张的表情。他的喉结轻滚着,突然就觉得自己像是个垃圾。

    她向来直白, 在他面前也基本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性子。

    除了是让她真正觉得难过的事情,才会自己一个人憋着不说。

    结婚这件事情,他从没跟她提过。

    但她也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从来没有催过他, 也没有问起过这件事情。

    像是完全不在意。

    所以许放也从来没想过,她会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安全感, 因为担心他是不情愿, 所以也一直没有主动跟他提及过这件事情。

    许放舔了舔唇, 微微俯下身子, 单手抵着她的后脑勺, 往怀里按。

    林兮迟的脸闷在他的胸膛前, 眨巴着眼, 因为一鼓作气说出来了, 此时胆子也大了起来, 锲而不舍地说:“你不要抱我一下就直接当作没听见我说的……”

    许放打断了她的话, 声音像是带了点笑意,还是照例的吊儿郎当。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许放的下巴在她脑袋上蹭了下, “不跟你结婚, 那我得未婚一辈子——”

    “这我可受不了。”

    林兮迟的脑袋慢吞吞地抬了起来,刚刚不安的心情一扫而光, 思考着他刚刚说的话:“所以如果我不肯跟你结婚的话,你就不结婚了吗?”

    许放的眉眼稍扬,乌黑如鸦羽的眼睫覆在眼睛上方,显得那双眼越发的深邃。他的声线略沉,神情也是难得地郑重:“不然?”

    说完他便扯着林兮迟往前走。

    “我可不一定的。”林兮迟的眼睛弯了起来,还带着浅浅的水光,“你不早点跟我结婚,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多——的选择。”

    她还用另一只手比着手势,像是要引起他的重视。

    “……”许放往后看了一眼,语气变得刻板了起来,十分不爽:“你可以试试。”

    “那你在磨蹭什么,你现在就可以求了,我连鲜花戒指都不用,下跪也免了,你直接说一句就好了。”

    许放的视线往前看,拉着她往酒店的方向走,顿了一下才道:“再等一段时间,毕业后的分配下个月会出来,之后我会打结婚报告。”

    说到这,许放的声音顿了下,像是叹息了一声:“可能你觉得没有必要,但别人有的东西,我都一定要给你。”

    还想要给她惊喜,让她之后不会去羡慕其他人所拥有的东西。她所缺少的那些部分,他没有能力去替她补回。

    所以只能在其他方面,让她比其他人拥有的更多。

    “……”

    “所以这些话,你听了就过,只要记住一点。”许放扯着她走在前头,林兮迟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声音随着晚风传来,“我比你更想要结婚。”

    说到这,许放突然想起了刚刚林兮迟在店里的模样,红着眼眶,强忍着呜咽,字句清晰地说着:“我也没有很懂事……”

    许放低下眼,声音微带哑意:“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

    “你不需要懂事,也不需要想着主动去做些什么,喜欢惹我生气也好,爱闹脾气也好,一直长不大也没关系,想做什么事情都好。”

    “可能还需要让你再等我一段时间,但不会太久了。”

    夜空下,远离了繁华的夜市,小巷里幽深静谧,白亮的路灯照射在水泥地上,除了他们两个,看不到任何人。

    他的背影高大宽厚,像是能为她撑起一片天。

    这些年,他们虽然一直都是聚少离多。

    林兮迟虽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些什么,但因为不是时时刻刻都呆在一块,很多细枝末节的事情她不能察觉,也不知道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可他独自一人在别的城市,独自一人经历了许多的事情。

    在她的面前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依然像从前那样对她,会因为她的话而生气,也会在大吵后妥协地跟她示好;做什么都会第一个想起她,会给她安排好一切,就算不在她的身边也能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她的情绪。

    很神奇的。

    他就像是个宝物一样。

    只要在他的面前,林兮迟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长大。

    也永远都不需要长大。

    回了酒店。

    才在外边走了这点时间,林兮迟就像是精疲力竭了,一进房间就往床上倒,连鞋子都不脱,就懒洋洋地垂在床边。

    许放站在桌旁,把刚刚买的东西收拾好,之后才望向她所在的位置。

    看到她这副不成体统的模样,许放的眉头一皱,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边给她脱鞋边板着脸说:“赶紧去洗澡。”

    林兮迟埋在被子里的脸突然抬了起来,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笑眯眯地。

    “然后把自己送到你的床上吗?”

    许放:“……”

    她到底从哪学的这些?

    许放把她扯了起来,漆眸不带情绪,唇线抿直,指尖用力地扯了扯她的脸颊,像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要自作多情。”

    林兮迟轻哼一声,把他的手拍开:“屁屁,你这个狂野纵欲系的就不要假装自己是清冷禁欲系的好吗?”

    “……”

    “我都不想说你了。”林兮迟拿脚去踢他,“都认识多少年了,该懂的都懂了,你再怎么装我都能看清你的本质啊。”

    许放抓住她的脚踝,面无表情地说:“叫你少看点小说,没听?”

    “为什么不让我看。”林兮迟想拽回自己的脚,没拽回来,“你是不是怕我把你跟小说里的男主对比,然后嫌弃你。”

    “怕个屁。”许放的指腹略带薄茧,慢条斯理地摩挲着她的脚踝,“老子一个人吊打他们全部。”

    “……”

    林兮迟被他的厚颜无耻惊到了,刚想说点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嘟囔了句“要小说男主都像你这样那谁还看小说啊”,之后才接起了电话。

    许放:“……”

    许放坐在她旁边看着她打电话,想着她刚刚说的话,突然就被气笑了,起身拿了衣服便进浴室里洗澡,不再搭理她。

    来电话的是林兮耿。

    林兮迟提前跟她说过,端午节会到B市找许放,所以让她有空的话,就回家里跟外公一起过节。此时林兮耿就呆在家里给她打的电话:“你去那边遇到林玎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