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他早就去部队了吧。

    林兮迟还是不死心地试了下。

    0829。

    唉。

    她神情疲惫,把箱子扔到一旁。

    这个月,医院难得比往常都空闲了一些。

    林兮迟也不用过上之前那样每天加班的日子,每天准时六点下班,自己倒腾点东西吃,再洗个澡,还有一大堆的空闲时间。

    这天,林兮迟正躺在房间的床上,抱着台笔记本电脑在看综艺。她正想起身到厨房拿瓶酸奶来喝的时候,手机一响,是qq的提示音。

    林兮迟垂眸一看,发现是林兮耿给她发的消息。

    两人基本不用qq联系,此时林兮迟也有点好奇她想做什么。

    点开一看。

    林兮耿:【兮迟,我有个朋友向我借一万元钱,我现在手头上没这么多钱,你帮我转吧,过几天我把钱还你。】

    林兮迟:“……”

    她转头便在微信上跟林兮耿说:【朋友,qq被盗了。】

    林兮迟又打开qq瞅了眼,懒得回复那个盗号的,退出了聊天窗。她这个qq是在小学的时候注册的,到高中还在用。

    上了大学之后,因为有了微信,才闲置起来。

    所以分组里的好友多是她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同学。

    林兮迟随手点进自己的资料看了看,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昵称是:0710。

    她眨了眨眼,想了半天也记不起这个数字的含义。

    恰好林兮耿也回复她了:【……无语。】

    林兮耿:【居然还喊兮迟……】

    林兮耿:【我要吐了…………】

    “……”

    林兮迟懒得跟她计较,把自己的昵称截图给她,问:【这个0710啥意思。】

    林兮耿:【你非主流啊。】

    林兮迟:【???】

    林兮耿:【你以前还跟我炫耀过啊。】

    林兮耿:【你说0等于林,7等于兮,10等于迟,读音像。】

    林兮耿:【说我的耿没数字替换,很垃圾。】

    “……”

    她以前是这种人吗?

    林兮迟抬眼,再次注意到放在桌角的那个盒子。她的心脏一跳,突然有了种强烈的预感,起身走了过去。她把手里的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把盒子拿了起来。

    用指腹推动着滑轮。

    0,7,1,0。

    她的眼睛半分不眨,紧张地舔了舔唇角。

    伸手转动上面的旋转钮。

    咔哒一声。

    开了。

    恰在此时,像是抓到了她的行为一样,放在桌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是许放打过来的。

    林兮迟看了手机一眼,呼吸一滞,心虚地完全不敢看盒子里面的内容,胡乱地拨动滑轮重新锁上。

    她觉得许放这人真的是无所不知,一接起电话就是否认自己的行为:“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许放一愣,“你做了什么。”

    林兮迟怕被他骂,紧闭着嘴,不说话了。

    但许放也没追问,他的心情像是很好,语调都比平时高了几分,带着笑意:“毕业分配结果出来了。”

    林兮迟啊了一声:“分哪了。”

    许放:“源港市。”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有点没反应过来,“就隔壁城市吗?我们一起读本科的那个城市。”

    “嗯。”

    林兮迟又沉默了几秒,忽然说了句:“我现在有点激动,我能说句脏话吗?”

    “不能。”许放轻笑出声,一字一顿地说,“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他的声音哑了下来,像是在说一件期待已久的事情。

    “等我回来。”

    许放订的机票是十三号上午的,他到溪城的时候,林兮迟还在上班,没法过去接他。他倒也不在意,跟林兮迟说了一声便自己回了家。

    下班后,林兮迟出了医院,一下子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许放。

    距离上次见面没过多久,他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身姿站得笔挺,头发剪得很短,露出光洁的额头,硬朗分明。

    林兮迟小跑过去扑到他的怀里,笑嘻嘻道:“走,我请你吃晚饭。”

    他的眉眼一扬,也笑了:“我请你吧。”

    两人到附近的一家家常菜馆吃饭。

    全程许放一直在给她夹菜,神情高深莫测,一双眼又黑又亮,直直地盯着她,仿佛把她当成了晚饭:“吃多点。”

    林兮迟被他这副模样弄得毛骨悚然。

    回家后,等她脱完鞋子之后,许放弯腰,直接把她抱到了浴室,温温和和地说:“去洗澡。”

    林兮迟懵了,站在原地:“……我还没拿衣服啊。”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往上看。

    林兮迟抬头,突然发现架子上已经放好了她的换洗衣物。

    与此同时,许放也关上了浴室的门。

    ……什么鬼?

    林兮迟就十分莫名其妙地洗完了这个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许放无缝衔接地进了浴室里,进去之前还捧着她的脑袋亲了一口:“等我。”

    林兮迟懵懵地回房间吹头发。

    把头发吹得半干后,许放还没出来。

    林兮迟便出了房间,恰好看到茶几上放着一袋东西,看上去是许放先前去了趟超市。她拨开袋子看了看,里边大多是她喜欢的零食。

    她刚好闲着,干脆把东西收拾好。

    林兮迟抱起袋子,走到电视柜旁,把里边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往里边塞。

    薯片。

    巧克力。

    奥利奥。

    ……

    ……

    威化饼干。

    避孕套。

    ……

    林兮迟的动作一僵,重新拿起刚刚的东西看了一眼,反反复复地看了三遍之后,才确信自己的眼神没有出现问题。

    十几天前,他好像才说过自己是保守派。

    那这玩意儿哪来的?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连许放出来了都没察觉到。

    此时许放就站在她的旁边,只穿了条短裤就出来了,光着上半身,露出弧度完美的腹肌,他单手撑着柜门,垂下头看她。

    “在看什么。”

    林兮迟张了张嘴,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看,想问问他是不是不小心拿错了的时候。

    许放的眉眼一扬,拖腔带调地说:“这个啊——”

    他的脑袋又低了些,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处,像是刻意的一样。

    “要不要一起用用?”

    第70章

    “……”林兮迟顿时把嘴里的话收了回来, 上下扫视着他,眉头微微皱起,“你被鬼上身了?”

    许放垂眼看她,小麦色的皮肤, 眼睫上还沾着细细的水珠,黑瞳沉沉,像是个无底洞, 除此之外没别的色彩。

    林兮迟干脆上手揪住他的脸, 像是要撕掉他的面具,用力向外扯。

    “还是说, 你是换了个人回来的?”

    许放没耐心了, 抓住她的手腕:“说完没有。”

    林兮迟的动作顿了下来, 还是不太敢相信, 她咽了咽口水, 语气不可思议:“你不是说不想在结婚之前做这种事情吗?”

    许放偏了偏脑袋, 迟疑道:“我说过这种话?”

    林兮迟:“……”

    你还要脸吗?

    林兮迟还记恨着他那句“不要总想方设法地得到我的肉体”,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阴阳怪气地说:“我个人不主张婚前性行为, 希望你尊重我。”

    “对不起。”许放把她揪了回来, 很平静地说,“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尊重人。”

    “……”

    林兮迟觉得许放今天真的是被鬼上身了。

    不然她怎么完全说不过他, 就连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林兮迟抿了抿唇, 懒得理他了。她把手里那盒东西塞进他的手里,绕过他, 脚步噔噔噔的,想跑回房间里。

    没跑几步就被许放抓了回来,整个人被他按在怀里。

    许放垂着脑袋,像是在笑,气息呵在她的颈窝,薄荷味凛冽,带来的感受却热情而滚烫。

    “跑什么?”

    林兮迟抬头,很认真地看他:“我觉得你今天有点不正常。”

    “嗯。”许放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嘴里还低声重复着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二十四岁了,不能再忍了,会生病的。”

    “……”

    林兮迟几乎要吐血了,头一回知道男人发起情来长这副模样。

    许放进了房间,抬脚用力一踢,把房门关上。他把林兮迟放到了床上,慢条斯理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视线却直直地放在她的身上。

    深邃的眼里,像是有什么情绪在翻涌,难以自持。

    林兮迟默默地缩进被子里,对他这种前几天还古板的像是六十岁的老头,现在就能风骚的像是混了几十年夜场的转变十分难以接受。

    “你什么情况……”

    许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