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 直接推到白皙纤细的手指尾部。

    气氛瞬间被打破。

    许放闭了闭眼,几乎想把她抓过来狠打一顿。他的眼尾稍扬, 双眸被这黑夜衬得越发幽深,像是点缀着最浓郁的墨。

    “你见过有人自己戴求婚戒指的?”

    被他说的一愣,林兮迟神情呆滞,又懵懵地想把戒指摘下来。她像是还没缓过神来,小巧的脸上,圆眼亮晶晶的,眼尾泛红,被眼线笔勾勒上扬。

    许放被她弄得无可奈何,原本处心积虑弄出来的氛围完全消失,再想找回来也难。他按住她的动作,轻声道:“戴着。”

    “送你的东西我还拿回来用来跟你求婚,说出去我面子往哪搁。”许放的嘴角勾起,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个戒指盒,“当时没钱,买不起贵的。”

    他挠了挠头:“虽然现在也买不起太贵的。”

    与此同时,林兮迟开了口:“你等会儿,让我缓一缓。”

    随后,林兮迟抬手用手背盖着眼,轻轻蹭着,像是在擦眼泪,她似乎觉得怀里的玫瑰花碍事,还塞到了他的怀里。

    许放也觉得碍事,直接放到隔了一个过道的位置上。

    看到林兮迟的反应,许放突然有点憋屈,声音硬邦邦地:“我早跟你说过了,军人不是能大富大贵的职业,你现在哭也来不及了。”

    “……”

    林兮迟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又因他这话觉得自己的眼泪掉得太不值得了。她放下手,瞪他:“你是不是不懂什么叫做感动。”

    闻言,许放顿了下,拿指腹蹭了蹭她的眼角。

    “我没见过有人在被求婚后,过了五分钟之后才开始哭,一般都是边被求婚边哭的吧。”

    “你怎么知道。”她的声音带着鼻音,倒也没继续哭,唯有那双眼还红艳艳的,“你跟很多人求过婚吗?你怎么那么清楚。”

    许放此时没心思跟她计较,打开戒指盒,放在她的眼前。

    “嫁不嫁。”

    他变脸的速度太快了。

    刚刚还柔情蜜意地问她:“要不要嫁给我?”现在就能冷着一张脸,像是高利贷收债一样,冷冷地吐出三个字:“嫁不嫁。”

    林兮迟把手藏到身后,不可思议地问:“哪有你这样求婚的?”

    “我刚刚温柔的时候也不见你好好珍惜。”许放不想等了,朝她逼近,“再给你考虑三秒,三,二——”

    林兮迟有点不爽,很刻意地说:“你再让我考虑一下。”

    “考虑个屁。”许放扯过她另一只没戴着戒指的手,低着眼说,“你还想嫁给谁?你可以试一下啊,你看我会不会揍死他。”

    林兮迟想了想,也不继续刻意了:“我想嫁给屁屁。”

    许放眼也没抬:“我就是屁屁。”

    “哦。”林兮迟凑近去看他的眼,盯了几秒后,点点头,“那就是你了。”

    尽管知道绝对不会是否认的答案。

    听到这句话时,许放的心脏还是漏了半拍。

    他把戒指拿了起来,套入她的无名指中,缓缓地向里推。他弯起唇,眉眼舒展开来,低头吻了下那个戒指,声音缱绻带笑。

    “嗯,是我。”

    返程的路上,林兮迟终于看到了司机的面容,之前他带着帽子,她没注意看,所以也没认出来。

    不过倒也不是一个出乎意料的人。

    蒋正旭。

    两人坐到了前排的位置。

    林兮迟诧异道:“蒋正旭,你怎么还被许放从溪城拉过来了?”

    “……”蒋正旭一副没辙的样子,“许放除了我之外没别的朋友了啊。”

    许放瞥他一眼,补充了句:“都在部队里。”

    林兮迟连忙点头:“我也觉得他没什么朋友。”

    许放:“……”

    许放捏住她的腮帮子,表情很臭,似乎很不爽她联和其他人来攻击他,冷冷道:“别影响别人开车。”

    把车交还给租车公司之后,三人坐地铁到了高铁站,准备回溪城。

    许放事先定了三张连座的票,时间在今晚十点,此时才八点出头,所以三人也不着急,慢腾腾地取票,有一搭没搭地说着话。

    距离检票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下。

    林兮迟走了一天,此时也疲倦的很,原本还兴高采烈地跟他们说着话,坐着坐着眼皮就耷拉了下来,靠在许放的手臂上睡着了。

    许放的话不多。

    原本都是林兮迟和蒋正旭在说话,此时她睡着了,气氛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蒋正旭眉一挑,虽然已经确定了结果,但还是下意识问了一句。

    “成功了?”

    许放侧头看着林兮迟,低声应了下。

    “嗯。”

    “什么感觉啊。”

    闻言,许放的表情顿住,慢条斯理地抬起头,看向他。他的眼睛很明亮,剑眉薄唇,浑身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在这一刻,蒋正旭突然有种回到了高中的感觉。

    但其实许放的模样有了很多的变化。

    因为持续不断的训练,他的身体变得壮实,也因为部队的要求,头发剪得极短,肤色也比那时候要黑了几个度。

    已经不再是那时候稚气未脱的少年。

    他仅仅只是坐在这儿,一句话也不说,就会让人下意识地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是经历过很多事情,被过往打磨出来的光芒。

    可就是此刻,他眼里的情绪,突然就让蒋正旭想到了那个时候的许放。但也许,也可能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变化过。

    许放扯起嘴角,轻声说:“就是觉得,这个画面我以前见过。”

    “啊?在哪。”

    他又看向了林兮迟,视线定定地,声音轻不可闻。

    “梦到过。”

    七月底。

    按照通知,许放要到源港市那边的基地训练了。他选的军种是陆军,被分配到基层带兵,正连职。之后可能会调职,但也要看机遇和表现。

    许放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要带的东西不多。但林兮迟还是忙前忙后地给他收拾着东西,几乎想把自己也塞进去。

    半晌后,林兮迟抬头看他:“你结婚报告打了吗?”

    许放摸了摸鼻梁,嗯了一声。

    “批下来了吗?”

    “还没。”被她的双眼这么看着,许放莫名有点心虚,“没满25岁,被驳回了,我得等过了25岁之后再申请。”

    林兮迟瞪大眼:“不是今年就25了吗?”

    “十月底才到。”

    林兮迟沉默几秒,突然开始谴责他,“你为什么要十月份出生。”

    许放:“……”

    “你为什么不能学学我,一月份就出生。”林兮迟拿脚蹬他,说着无理取闹的话,“你为什么非得十月份出生。”

    许放面无表情地:“我也不知道。”

    林兮迟还想说什么。

    许放又道:“我帮你问问爸妈?”

    “……”

    隔天,林兮迟一大早起来,送许放去高铁站。

    此时虽然刚过七点,但候车室里已经坐了一大半的位置,很安静,大多人坐在位置上,都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只有一个女人在哄着正在哭闹的孩子。

    林兮迟牵着许放的手,陪着他去取票,边问着:“你这次去,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呀,应该没那么快吧。”

    “嗯。”许放思考了下,也不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林兮迟给了一个保守的答案:“过年的时候?”

    许放的喉结滚了滚:“不一定。”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突然问他:“屁屁,要不然我去源港市那边找工作,我可以去之前实习的那家医院……”

    “为什么去。”

    林兮迟仰头看他,没说话。

    “乖乖呆着溪城。”许放将她脸颊的发丝捋到耳后,盯着她的眼,“我以后可能还会被分配到别的地方,到时候你也要跟我一起到别的城市吗?”

    林兮迟低下头,小声说:“我觉得行。”

    “我觉得不行。”许放认真道,“好好呆在这儿。”

    他的声音一顿,亲了亲她的额头,轻声说:“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这是个好消息。

    林兮迟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她把许放送到了安检处,看着他在人群中排队,个高挺拔,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

    周围是人们说话的嘈杂声。

    许放深陷人海之中,面容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目光却依旧放在她的身上。

    林兮迟的心里莫名有点不安,她的心脏收紧,不受控制地跑过去站在他的旁边。

    队伍已经快排到他了。

    林兮迟抓住他的手,再度问了一遍:“屁屁,等你回来就结婚,是吗?”

    即将到来的是漫长的离别时间。

    许放轻笑一声,完全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将她扯到怀里,单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再次吻住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