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两人回了林兮迟租的那个小房子,带上各自的证件,确认齐全之后,便动身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

    终于拿着两个小红本从里边出来的时候,林兮迟第一个浮起的念头就是——苦尽甘来。但其实未来还有分别的时间,那些难熬的时间其实也还没有彻底过去。

    可看到他们两个并列在上面的名字。

    突然觉得过去那些难过的时光,好像都不值得一提了。

    林兮迟弯着唇,走在前面,来来回回地看着那两个小红本。

    许放跟在她后面,心情也很好,刚想把结婚证拿过来放好的时候,前边的林兮迟突然刹住脚,回头问他:“屁屁,我要不要把这两个东西撕掉。”

    “……”许放的表情一僵,立刻抢了过来,语气十分不痛快,“撕个屁,要不要我先把你撕了?”

    林兮迟无辜地收回手,小声道:“我是这样想的。”

    许放扯着她的手往前走,没看她:“不用说,我不想听。”

    “就是。”林兮迟自顾自地说完,“法律不是会保护军婚吗?就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那个。”

    “我说了不想听。”

    “我感觉对我有点不公平。”

    “……”

    “然后我之前上网查过,办理离婚证必须带结婚证过去,那我们把结婚证撕掉了,不就没法办离婚了吗?”

    “……”就你他妈歪理多。

    许放把结婚证塞进兜里,冷着脸不搭理她。

    过了一会儿,许放还是主动问道:“我要不要去见见你爸妈。”

    “……”林兮迟的好心情瞬间没了,嘴唇动了动,“不用了。”

    许放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们现在结婚了呀,我就可以把我的户口迁到你的户口上面了,然后我就不是林家人了,我是许家的……”林兮迟说不下去了,突然有点丧气,“我不想让你见他们。”

    许放想了想,跟她说:“他们给我打电话道歉了。”

    闻言,林兮迟猛地抬起头,很认真地说:“对不起就三个字,谁都会说。”

    “……”

    “我以前一直是这样想的,如果没有他们领养我,我现在可能没法像现在一样过的那么好。”林兮迟抿了抿唇,轻声道,“可是其实不是这样的。他们领养了我,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我就是他们的孩子。我不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下的位置。”

    “我尊重他们,他们也应该尊重我,以及我的爱人。”林兮迟看向许放,“可是他们没有。”

    她从十五岁就从家里搬出来,到如今已经过了十年的时间。

    这十年的时间,已经将林兮迟曾经对他们那样浓厚的爱意给磨没了。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

    过去的那些年,让林兮迟明白,痛骂、痛斥、痛恨这些像是带着仇恨的情感,远远不及被忽视要来得可怕。

    “所以就不用见了。”林兮迟不疼不痒地说,“我们办酒席的时候,他们应该会过来的,到时候就会见到的。”

    许放也不提了,转了个话题:“我们什么时候办酒席,四月七号?”

    林兮迟的注意力立刻被转到这上面:“这个是什么日子?”

    “黄道吉日,宜嫁宜娶。”

    “……”林兮迟的神情变得古怪,“你还信这个。”

    许放倒也没觉得不自在:“嗯,找人查了很久。”

    “……”

    “还有。”

    “还有什么?”

    “过段时间我会交工作调动申请表,平调到溪城军区机关。还有办理家属随军。”

    林兮迟愣住:“溪城吗?”

    “嗯。”许放摸了摸后脑勺,猜测道,“可能还得联系一下那边,如果调动成功的话,应该就没有在基层那么忙。”

    “比如说。”

    “办理随军之后,如果家在军队驻地,可以每天都回家。”

    见林兮迟一副愣住了的模样,许放又补充道:“但不一定能调动成功,军区机关相对比基层的工作时间要规律……”

    林兮迟猛地抱住他,兴奋地几乎想跳起来,眼睛弯成一个小月牙。

    “真的吗!”

    许放顿了下,也笑了,不再继续解释别的。

    “真的。”

    林兮迟想象中的一直是。

    如果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动地想哭出来。

    可是她没有。

    她高兴无比,此时只想尖叫,开心到将用自己的小身板把许放抱起来转一圈。

    她突然觉得。

    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她付出的东西,不是像丢入海水中的石子,无声而无息。所有的等待,一定都会有回报。

    一定会有。

    林兮迟现在住的房子已经到期了,房东想把房子卖掉,所以没有跟她续合同。而他们买的那套房子,才装修完一个月,此时也无法入住。

    因为林兮迟上班的地点就在这附近,许放干脆在这个小区里租了另一个房子。空间相对比这间大一些,两房一厅,精装修,所以房租也相对贵了一些。

    这天。

    两人开始收拾行李。

    林兮迟在这住了一年多的时间,所以东西零零散散的,并不少。而许放回溪城后,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这里,他的东西也不少。

    两人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

    许放收拾的很快,要的东西就丢进行李箱里,不要的就扔掉,没过多久就把整个客厅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他又进厨房看了一会儿,把林兮迟买的电器拿出来,放进箱子里。

    注意到林兮迟还在收拾房间的东西。

    许放干脆到浴室里,把两人的洗漱用品都拿出来。

    然后林兮迟还没好。

    许放洗了个手,走了进去,想帮她一起收拾。

    此时林兮迟就坐在房间的地上,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叠好,放进行李箱里,神态很认真,动作却慢的很。

    许放把她拉了起来,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把梳妆台的东西整理好,然后蹲下来帮她叠衣服。

    林兮迟走到梳妆台前,把桌上的化妆品一点一点地塞进化妆包里,然后翻了翻抽屉,把里面的东西也拿了出来。

    梳妆台下的空位还放了好几个盒子,林兮迟干脆坐了下来,翻了几下,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

    此时,许放也恰好帮她把衣服叠好了,走过来蹲在她的旁边。

    地上凌乱不堪,很多小玩意儿,大多都因为过了很久,缺了个什么部件。什么都有,耳机线,笔盖,手表的腕带,小风扇……

    还有几个本子。

    许放的目光被那最上面的本子吸引到,眼明手快地拿了起来,翻开第一页。

    ——攻略PP计划。

    林兮迟的目光下意识看向他,注意到他手中的东西,她突然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朝他扑去:“不行,这是我的秘密,你不准看!”

    许放把手举得很高,理直气壮道:“你跟我哪来的秘密。”

    听到这话,林兮迟的动作停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也是。”

    许放手依然高举着,继续往下翻,看着她写的内容。

    很快,林兮迟又朝他扑去,像是反应了过来:“但我不想给你看啊!”

    许放已经看到了她写的那个“送一箱水”,他的嘴角一抽,冷漠地吐槽:“谁教你这么攻略人的。”

    林兮迟的注意力又被他转开了,很骄傲地说:“不对吗?那我还不是攻略成功了。”

    许放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往下翻。

    林兮迟也不介意让他看了,还凑过去缩在他的怀里,跟他一起看。

    翻到其中一页的时候,许放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后翻。

    又翻了好几页。

    然后看到她的牵手和接吻计划。

    ——今年结束前牵手,十年内接吻。

    许放:“……”

    他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复地看了好几遍,顺带注意到被她划掉的“三年”和“五年”。

    许放低眼看她:“写这玩意儿的时候你几岁,十八?”

    林兮迟点点头。

    “写了这话,你还敢说老子保守?”

    “……”

    许放翻完了整本,得出一个结论:“要不是老子喜欢你,就你攻略第一天,我跟你连朋友都没得做。”

    林兮迟懵了:“有这么严重?”

    许放本来还想继续吐槽,但看到她这副模样,却忍不住笑出了声,低头亲了亲她的脸。

    “傻子。”

    林兮迟本以为许放要继续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突然又翻开了那个本子,翻到刚刚顿住的一页,放到她面前给她看。

    ——下楼梯的时候,许放偷偷亲了我的手。一定,肯定,绝对不是我的错觉。

    林兮迟莫名觉得有点羞耻,立刻合上本子,含糊不清地说:“别看了,快收拾东西吧……都……”

    下一刻,许放握住她的手,嘴唇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了一吻。随后他抬眼,漆瞳看